苏儿今晚已经第三次从梦中惊醒。

先是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确定只有自己一个人以后,这才慢悠悠地打开床头灯,神色晦暗地挪到了另一个枕头上。

双人床,两个枕头,如今却只剩下她一个人。

每每看到这些,苏儿总也忍不住眼泪,非要大哭一场才能暂时压抑住内心的悲伤。至少不能让自己回到三个月前的颓废模样,每天除了哭泣就是拿刀子在腿上刻画,好像只有这样才算没有辜负阿山的真心。

苏儿当然知道这是心理问题,可是她宁愿当初没有治疗。毕竟那些疯疯癫癫的日子里,她最爱的阿山总会时不时地出现在自己的梦境,偶尔还会给她一个拥抱。可大量的抗抑郁药吃下去以后,苏儿觉得这个恍惚的世界终于清晰起来,然而这样的世界里,没有阿山。

阿山是苏儿的男朋友,青梅竹马暂且不提,便是连她的父母也及不上阿山对自己的好才是关键。好在苏儿也并不是寡情的女孩,即便长大后的阿山在各方面都并不是很优秀,但她还是很知足,觉得只要有阿山在的地方就是乐土。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初爱得有多深,如今失去了就会多痛苦。与其这样,倒不如当年不曾相知相恋,或许得不到爱情,至少能够在对方离开以后安之若素不是?

床头的手机突然播放起熟悉的歌曲,苏儿愣愣地拿起手机,有些好奇会是谁在这样的时间打来电话。

“18号,苏儿生日。”

屏幕上的日历没有温度,苏儿却莫名感到温暖。凌晨零点,从来都是阿山给自己道祝福的时间,既然现在没有变,以后也一定不会变的。

“阿山,我好想你。”

铃声不知疲倦地吵闹着,伴随着苏儿越来越大的啜泣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

阿山是在赴约的路上出车祸离开人世的。赴的是苏儿的约会,拿了戒指和玫瑰花,害怕求婚的时候忘词,居然还在口袋里装了情意绵绵的纸条以备不时之需。然而等到苏儿赶过去的时候,阿山变了形的尸体上满是鲜血,脸上温润的笑容却没有消退,让她怎么能接受!

“别哭。”

僵直惨白的手迟疑着,终于抚上了爱人的肩膀,艰难说出了安慰的言辞,却因为语气的冷硬失了本意。

苏儿当然也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虽然很想抬头去看,却害怕这又是自己的幻觉。一时间蜷缩着身子呆愣在那里,忘了哭泣。

“阿山,阿山是你回来了对不对?”

苏儿惊疑着开了口,在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以后,终于抬起头来。

依旧是记忆里熟悉的气息,只是青白的脸色和浑身的鲜血无不证实着男人曾经出过车祸的事实。再加上呆滞的面部表情,苏儿终于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幻想,而是死去的阿山听到她的呼唤,愿意回来看她了。

“阿山,你不要走了好不好?我们去结婚!你看我已经带了你送的戒指,你不能抛弃我!”

苏儿激动地扑进男人的怀里,一边呜咽,一边说着恶狠狠的情话,眼泪鼻涕更是不要命地往男人衣衫上涂抹,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证明男人的存在,从而让自己的心安定下来。

阿山张了张嘴,却只是将怀中的爱人抱得更紧,并没有说话。

其实不用看他也能猜到自己死去以后,苏儿的生活会变得多么混乱而糟糕。怎么说呢?苏儿的坏脾气和依赖都是他一手养成的,为的就是自己的贪婪和占有欲。毕竟一个漂亮女孩子将要面对的诱惑太多了,而他却是那么的普通平凡,所以他总想着只要让苏儿离不开自己。却没有想到这样的甜蜜,有一天居然会成为他的愧疚。

“苏儿,人鬼殊途。你要忘了我。”

依旧是冰冷不带感情的语调。

苏儿难以置信地抬头去看,却只能看到阿山面无表情的脸。

她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颓废是不是真的值得,不然阿山为什么会在好不容易的相见时刻说出如此绝情的话,那态度竟像是对待一普通的朋友。

但这念头只是一瞬间,她并不是轻易会被情绪左右的人,也理解阿山的话不过是善意的谎言,是希望她以后好好生活的假话。可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心痛。

“人鬼殊途!呵呵,既然阿山你不能陪着我,那苏儿也变成鬼不就好了?对,只要苏儿也变成鬼就能永远和阿山在一起了。”

苏儿紧紧地攥着阿山满是血污的衣摆,像是收到了什么心仪的礼物一般,笑得分外甜蜜。

阿山并没有拒绝,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苏儿的笑脸,一刻也舍不得挪开。他知道这就是自己的最后期限了,也明白苏儿下定决心的事情自己不可能撼动,只能求助带他来完成心愿的白无常,希望他能抹去苏儿的记忆,让她忘记自己的存在。

“你确定要这么做?”

白无常懒懒地倚靠在门边,有些吃惊地望着面无表情的男人,毕竟这样做对于苏儿是救赎,对于男人却是永世孤独。抹去人的记忆属于违背律法的事情,但凡有人这样做就必须接受相应的惩罚,而男人的惩罚就是永生永世留在忘川河中,当一块有感情却不能动的石头,供来往的鬼魂践踏。白无常一直觉得代价太大,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做,可当真有个傻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反而有些感动了。

男人并没有回答白无常的问话,只盯着怀里的爱人怔怔出神。

亲爱的,忘了我,只要忘了我你就不会再思念,就不会再痛苦。是我自私地占据了你的爱情,占据了你的生活,就该在离开的时候还你一个安宁。亲爱的,我爱你。

男人在心里默默地说着,终于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慢慢消失。

第二天。

苏儿猛然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红肿的双眼,有些诧异,但并未多想,只以为自己做了噩梦什么的。

对了,听说单身的人在床上放两个枕头不太好,还是收起来一个吧。也不知道过去的自己都是怎么了,明明单身到现在,屋子里居然什么东西都是双份,难不成想男朋友想疯了?真是可笑。

–所谓枕边人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