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深夜12点。

北港高中的302男生宿舍却是一人未眠。宿舍的三个男生正在小声的说着什么。他们的声音很小,但是从他们几个慌张的神色,就可以看出他们正在商量着的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时候来装怂,刚才玩的时候你也不是这个鬼样子吗?”一个身材魁梧,个子颇高的男生说道。

“王浩,你怎么能这样,玩的时候你要是告诉我赌注是这个,打死我也不会同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10年前那间屋子的事”。乔桥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特么快去,别跟我在这磨叽,你不就是怕吗?我给你找个伴不就是了。”王浩给旁边的李博一使了个眼色。李博一心领神会。走到一张床,使劲的摇着上铺的那个男生,然后把他拽了下来。

“韦正,你和乔桥一起去10栋的实验楼”。王浩捣鼓着自己的指甲。

“我我我。。。”韦正支支吾吾。

“你什么你?”叫你去你就去!王浩已经不耐饭的不想在听他们说什么。

王浩是这个宿舍的霸王,更深层次的说,他是北港中学的霸王,谁的怕他。从出生起,他就和别人不一样,他有一个有钱有势的爹,全家人都惯着他,所以导致了他今天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性格。

乔桥和韦正知道自己今天是耗不过去了,所性也就起身离开。

夜晚凉风习习,但是乔桥和韦正没有感到丝毫的神清气爽,竟然在酷暑八月感动刺骨的寒冷。

他们的目的地就是至今人们提起还会吓的毛骨悚然的10年前发生命案的10号实验楼。

月光下的10号实验楼显得格外诡异阴森。

“走快点,到我前面来,你先开门!”乔桥转身对身后吓得瑟瑟发抖的韦正说。

“为……为什么要我走去前面?你……你大冒险玩输了,我逼不得已来陪你,我……我不要走前面……””特么的,给老子滚前面来!”乔桥说着把韦正狠狠地拽到了自己前面。”呵呵,还治不了你了?”乔桥不屑的的说。

韦正已经走到了门口,他伸出颤抖的双手,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一股福尔马林药水的气味扑面而来。

“天杀的王浩,让我来这个鬼地方,老子真想杀了你!”乔桥一边打开一瓶浸泡着身体器官的药水,一边打开相机准备和那个恶心的东西来张合照。没错这就是输了大冒险所付出的代价。

光线太暗,乔桥必须要调一下亮度,就在他专心调节的时候,却不知道身后的韦正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等他反应过来,一双手,已经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清脆的鸟鸣响起,翌日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大地。

北港公安局一早接到一起关于北港中学的报案。说昨天晚上12点左右两名男生夜闯禁楼,一名已经死亡,另外一名下落不明。

由于北港中学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高校,每一位学生的家长的担心孩子的安危,学校压力很大,所以警方的压力也是很大的。

不过更让所有人感到恐惧的事情是–10年前的噩梦再一次上演了。

顾言站在这里,作为一个资深的干警,他投入到了10年前的那起案件中,虽然最后凶手自裁了,但是其中之原因也是不了了之。

10年前,这栋实验楼里也发生过一起命案,一个宿舍的男生高木山把同宿的三个男生残忍杀害后自裁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今天,又有一个生命葬在了这里,还有一个也没有踪影。

王浩心情很郁闷,他在宿舍里独自喝着闷酒,身边坐着李博一,李博一虽然看着瘦弱矮小,但是一直由于深得王浩的欢心,也没有多少人敢欺负他。

他们两个的心情都很不好,王浩知道,乔桥的死和韦正的失踪和自己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他去那里,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他很自责,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了。

晚上,他和李一博各自满怀心事的回到了床上,从李一博满腹愁容的神态他知道,李一博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去,毕竟那天晚上的事李一博也是怂恿者。

夜,再一次静悄悄的降临了,不知是是今天晚上蚊子太多、过于闷热还是别的原因,王浩老师睡得不踏实,已经醒了四五次了,终于他又一次的醒了过来,感觉周围阴风阵阵,还感觉有一个东西断断续续的触摸自己脸。他睁眼一看,他的心脏已经快出来了,舍友李一博被吊在了天花板上,他的身体在空中摇晃,脚不断打到自己。他的脸被完全捣烂,浑身上下全是鲜血。

王浩来不及尖叫,就被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昏死过去了。

又是新的一天,顾言的头很疼,他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宿舍,好好地四个男生,怎么两个失踪,两个死亡。

此时的王浩身体很虚弱,他被绑在一个椅子上,他的眼睛被黑布蒙住了,什么都看不见

,他不知道坐在他身边的人正在望着他笑,:”平常那么强,今天怎么怂了?”

王浩听不出他的声音,因为他用了声音转化器,是一种很尖锐的声音,却不是人发出来的。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王浩哀求

“我也想啊,可是我心理痒啊。”怪人又说道。

顾言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助理高程在他耳边抱怨这什么:”都什么时候了,学校那边今天还打电话来说他们的学生资料可能被调换了,真是的,难道这个时候,我们警察还去帮他们查那些小事?”

听到高程这么一说,顾言打了一个冷惊,霎时她好像明白了什么,说了一句,我懂了快走,准备逮捕凶手。

“什么,凶手?”高程一脸纳闷,却还是跟着去了。

枪已经抵住了王浩的太阳穴,王浩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要死了,就在那个人准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门突然被踹开,”不许动,警察”

“果然是你!”顾言如释重负。

审讯室。

“你杀了乔桥,杀了韦正,绑架了王浩,你人不认罪?李一博?”

对面的李一博不屑的一笑。

“我为什么要认罪?你们凭什么抓我?”

“呵呵,那天被杀死在天花板上的根本就不是你吧,是韦正,你和他的身高差不多,你捣毁了他的脸,让人们自然而然的想到就是你,因为那天只有你在宿舍,而且你篡改了学校学生的资料对吗?”

“呵呵,竟然你们都知道了,好吧,没错,人都是我杀的,不过他们都该死,别看在外人面前我们的关系还不错,其实我早就想杀死他。王浩乔桥天天欺负我,本以为韦正和我一样同病相怜,结果他却天天去打小报告给王浩。我杀了他们都是罪有应得!

第二天,阳光出来了,南城中学的迷案也终于解决了,没错,李一博和高木山一样,都因为长期欺辱导致了精神压抑,在他们实在受不了迸发出来的一天,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是可恶的,但是他们同时也是可怜的。

这就是男宿的故事。

–短篇鬼故事:男宿惊魂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