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李小乐是个乞丐,从他有记忆以来就是个乞丐。他每天都走在城市的角落,从垃圾箱里翻寻着过期的食物,废弃的矿泉水瓶,以此来度过一天漫长的时光。这天,他在一个阴暗的胡同前面停下了。里面躺着个女人,修长的大白腿裸露在外,像公共电视里的见过那个女明星。上身是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裙子已经被退到了脸上,红色的小内裤露了出来。他感觉体内一股沉睡了许久的本能被唤醒了,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走向前去,像一只狗一样趴在那女子的身上疯狂的嗅了起来。”真好闻,这么大的酒味,估计是喝醉了趴在这里了,嘿嘿。”他忍不住褪下了裤子,猴急的将裙子往下拉了一点。忽的,他愣住了:女子的脖子间被切了一个小口!暗红色的血染红了她的裙子,也染遍了她的脸。李小乐一下子就萎了,他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面色惊恐:”快来人啊,杀人啦!”

(一)连环杀人案件

我叫白飞,是一名警察,而且最近还混上了个局长,嘿嘿。此刻我正坐在办公室里,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手下爱将–李大壮,字小胖。

小胖被我盯得浑身一阵发毛,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白局,口渴不?我给你倒杯茶?””不用。”想抽烟不?我这有白将。””不,我只抽中华。”我脸色越发严肃了。他看着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哥,亲哥,我哪里惹你了,你这样看我让我感觉很害怕。”我一个爆栗打在了他的头上。”你个王八蛋,枉我平日里对你这么好,有事没事帮你撮合撮合小警花,你却连你会道术这件事都瞒着我,说,除了这件事,你还有别的事瞒着我没?”

小胖一脸委屈,连连摆手:”谁让你也没问我啊!我是会些道术不假,可是也只是粗通皮毛,抗打能力强一点,能看见几只鬼,可你不是也行吗?”我气的几乎笑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能看见鬼?””废话,一看你那双眼明白人就都知道。瞳孔发黑,周围隐有血丝缠绕,这是灵觉强大的表现。要不是你这么废,我还真以为你是个高人呢!”听了这话我反而愣了下,灵觉,那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正当我想进一步问下的时候,如霜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就出现了。”白局,刚刚有人报案,在城西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我一听这话,也顾不得问小胖其他的问题了。”通知一队,出发!”

坐在警车上我有些郁闷,因为s市是一个小市,所以一个警局里也只有几十号人,再去掉那些文职管理人员,能够随时在任的警员就更少了。结果当上了局长还是要鞍前马后的跑来跑去。别人的周围都是香车美女,我却只有一个猪队友和一个冰山脸,唉。小胖的呼噜声传来,我的怨念更深了。

到了案发现场,推开了人群,我走到了尸体旁,死者是一名很年轻的女子,脸上画着浓浓的妆,一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满是痛苦,尤其是那一双大眼睛,简直快要凸出眼眶了。如霜愤怒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这凶手真不是个东西,竟然选择割开人的喉管!”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人的生命其实很脆弱,在某些情况下并不比一个花瓶坚硬多少。而割开喉管,算是一种比较残忍的方式了。因为喉管被割开以后,人并不会马上死去,鲜血会流入伤者的呼吸道,使人呼吸不到空气从而窒息。这个时间最短会有一分钟,体验着生命一点点流逝的感觉,足以让大多数人发疯。死者脖子上的掐痕,估计是因为她想堵住那个伤口自己弄的。想到这,我叹息了一声,用裙子遮住了死者的脸。

继续向下看去,我的目光凝聚在了那件内裤上,上面有一层白色的干涸物,是精斑。这难道是一起QJ杀人案件吗?想到这,我扭头对小胖说道:”将这具尸体送往法医那儿,别忘了拍下照片和提取血迹,尽快查出死者身份。”小胖嗯了一声,转身找人一起去抬尸体了。我转过身去,正想仔细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作案痕迹饿的时候,小胖的声音却又传了过来。他哭丧着一张脸,说道:”白局,局里又来新消息了。城东也发现了一具女尸,而且尸体的死状相同!”我愣住了,看来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件啊!

(二)真凶何在

办公室里,我抽着烟,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两张照片。照片上的两个女孩同样靓丽,活泼。一段段关于她们的信息在我脑海中浮过。”倪萌,23岁,s大在校学生。性格活泼,人缘好。未听说过有过争吵现象””王青,女,24岁,s大在校学生,家境贫寒。”我掐灭了手中的烟,百思不得其解。从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这两个女孩除了学校一样,其他的并无关联。她们两个的死,是偶然,还是必然?最令我纳闷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法医张阿姨对我说的那番话:”内裤上的痕迹毫无疑问的是JY的残留物,但奇怪的是,却并没有发现这两个女孩有被QJ的迹象,倒是王青的下体有被利物捅过的痕迹,已经不忍直视。而且在她们的身上,没有发现药物的残留,也并没有发现挣扎的痕迹!换句话说,她们是自愿被杀的!”

我当时听了感到极度不可思议。人对生命的保护,是一种本能,连一头猪看见屠夫拿刀走过来都会死命挣扎奔跑,更何况是一个人?而凶手的做法更令我不解,如果他只是为了QJ,那么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手法来杀死两个不反抗的人呢?而且死者内裤上的JY是怎么来的?凶手对着死者SY吗?一想到这种情况,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墙上的挂钟不断传来时间溜走的声音,桌上的香烟也已经快消失殆尽,我翻开了曾经的案例,一一查看着近几十年的QJ杀人案。时间可能会改变人的性格,却不会改变人的本能。忽的,一个案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何xx,男,性无能,其妻不满出轨,该男子杀妻子和情妇全家。逮捕于1996年。”一个念头击中了我,并且再也挥之不去,这名凶手,会不会也是一名性无能者呢?

第二天下午,s大。经过了昨晚一晚的思考,我决定还是再来一遍学校问询一下这两个女孩的情况,不是我不相信其他人的能力,是我更相信我自己。一定还有某些地方被我们遗漏了。同为s大的学生,她们两个之间一定还有什么联系。可是结果明显让人失望,眼前的死者舍友,纷纷表示双方之间互无交集。正当我失望的想离开时,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却低声嘟囔着:”你们说,会不会是刘琴琴的鬼魂想回来复仇啊?”旁边的几个女孩脸色纷纷变了,一个稍微年长的女孩子皱起了眉,”别乱说!现在是科学社会,那里有什么鬼不鬼的!”我记得她,她是倪萌的班长。”可是,人家真的看到过她的鬼魂了啊!”我原本消失的兴趣,一下子上来了。”奥。是真的嘛?刘琴琴是谁?”女班长犹豫了会,说道:”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隐秘事。三年前,S大有一名女生跳楼自杀了,死因不明,不过….”说到这,她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压低了一下声音”大家都说是倪萌逼死她的!因为她死后不久,倪萌就抢走了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校草,叶锋!后来,大家就都在传刘琴琴的鬼魂回来复仇了,她经常站在那座楼顶,注视着倪萌这个贱人!”听到这,小胖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哎,小姑娘,你当看小说来。说变鬼就变鬼。看这学校的风水,啊哈哈哈”我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却忽然看到了一个身影正在窗外看着我们!因为角落比较阴暗,不注意看,谁都难以发现!我暗骂一声,追了出去,那身影看我动,也跑了起来。

等我追到教学楼前,看着眼前密密麻麻刚下课学生,哪里还分辨的出来!我狠狠地攥了一下拳头,刚想离开。忽的,一面白旗从5l直接挂到了一楼,血红的字在黄昏下分外狰狞: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刘琴琴”

我无力的松开了拳头,苦笑了一声。这次,又是鬼神作案吗?

–变态淫魔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