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前

“你一定要帮我!”征鸿定定地看着萧仪,眼睛一眨不眨的,”她真的很痛苦,我要帮她!”

萧仪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傻蛋,道:”我只是学过一点儿传统道法,不是医生好不好。再说她痛苦关你什么事?人家男朋友都还没心疼呢!”

“她的玉佩。最近她常带着一块古老的玉佩,很少离身。而就是从那玉佩出现后,她才变得反复无常,而且经常痛苦得呻吟落泪。我怀疑那块玉佩是邪物,它在害筱落–你一定要帮我!”征鸿冷硬地说道,根本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面对他的请求,萧仪除了答应还能怎么办?就算要救的人是她……

征鸿带着萧仪轻车熟路地跟踪他暗恋的女生筱落。她是一个长相甜美清纯的女生,征鸿曾向她表白过,无奈人家并不喜欢他这种类型,最后选择了一个粗壮黝黑,名叫马如尘的男生当男朋友。这让征鸿郁闷了好久,也让萧仪百思不得其解之余暗暗窃喜。

人家都说森林那么大,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可偏偏征鸿就硬要吊死在筱落这棵树上。尽管筱落已拒绝过他而又名花有主,真是不知道骂他死心眼好还是夸他专情好。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的是,她怎么一直都是一个人,她的男朋友呢,莫非是吵架了吗?那你就有机会了,正所谓名花有主你可松土……”萧仪出着馊主意。

“别光顾瞎扯啊,你看出来什么没有?”征鸿不好意思起来。

萧仪仔细观察了一下走在前面的筱落,道:”玉佩没见着,但是人身上都有三盏灯,筱落灭了两盏。这种状态是什么病不太好说,但绝对很容易惹到不干不净的东西。”

“是不是有鬼在害她?”征鸿焦急地问。

“我也不清楚,先开个阴眼看看吧。如果真有’好兄弟’在,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掏出一瓶符水,和征鸿一起洗了洗眼睛,无声地念了一句咒文,再抬头看时,两人都愣在当场,几乎要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明媚的阳光已消失了,天上浓重的黑云仿佛要压到人头上。更恐怖的是,本来空荡荡的校道上眨眼间变得阴沉而拥挤,一长列死状不一的”好兄弟”麻木地排着长队跟在筱落身后,简直像在饭堂排队打饭一样!

“这、这、这……”征鸿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萧仪同样看得目瞪口呆。

紧跟在筱落身后的一个鬼冷冷一笑,突然飘快两步,直直撞进筱落的身体里。筱落立刻眉头紧皱,痛苦地往前跌走几步,而后面的”好兄弟”全部紧紧跟上一步–原来这就是筱落痛苦的原因!alpha;鬼beta;大gamma;爷

萧仪隐约猜到了点儿什么,但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头脑发热的征鸿已经大叫一声冲了过去,萧仪拉都拉不住,只好咬着牙跟在他身后。

“滚开,你们都给我滚开!”征鸿冲到筱落身旁把她护在身后。一个个飘荡的野鬼躲开他胡乱挥舞的手,层层叠叠地把他们围在中间。看这架势,它们随时都能一拥而上,把这两个冒着阳气的活人撕成碎片。

征鸿这个冒失鬼,把这一群孤魂野鬼给惹毛了!阻鬼上路,就跟阻人发财一样,都是大忌!萧仪大急,连忙掏出随身携带的符纸来。

阴人的传承

“上天赐我威震万灵,地降震雷入吾腹盛,鬼闻脑裂,出语惊神!急急如律令!”萧仪捏着法诀,蛮牛冲撞般闯进鬼堆里,被她撞中的鬼纷纷惨叫着躲开。

“快带我们冲出去!”征鸿抱起已经昏迷的筱落喊道。

萧仪奋力挡开被激怒的两个鬼,回头吼道:”冲毛线啊,你难道还能跑得比鬼快?它们只是需要筱落,不会伤害她,倒是我们更危险一些,干脆扔下她跑了算了!”

征鸿立刻反对:”绝不能扔下她!”

这个笨蛋!萧仪又气又急,她的法力可不足以对付这么多鬼,这样下去他们两个迟早会被这些愤怒的鬼撕碎,而筱落还会是好好的!她左支右绌地护着征鸿,而征鸿反而紧紧地抱住最安全的筱落。

得想个办法,不然法力枯竭就得和这个傻瓜死在这儿了!对了,筱落的玉佩。应该就是她的玉佩导致她被一群鬼尾随的!萧仪想道。

“把她放下,找出她的玉佩给我,我引开这些鬼!”萧仪翻出两张黄符,狠狠地拍到一个狰狞飘至的鬼脸上。

征鸿连忙放下筱落,在萧仪口袋掏出了一个护身符放到她身上,然后才摸出筱落的玉佩扔给了萧仪。

“你一个人不会有事儿吧?”他略微有点儿担心地问。

萧仪”呸”了一声:”别说得好像你在就能帮上忙一样,我摆脱了这些鬼再跟你联系!”她捏着法诀闯出去,手里还紧握着那个青白色的古老玉佩,一众野鬼果然跟着她蜂拥而去。

萧仪沿着校道一直往校园的偏僻角落跑,那些鬼一直追在她身后。眼看到了一个死胡同,萧仪无奈转身,野鬼们纷纷脸色狰狞地扑了上去!

萧仪连忙扔出一大把符纸阻挡它们前进,捏着玉佩喝道:”你们这又是何苦。都不过是想安心上路,何必要害我?偏要跟我斗的话,我就先摔碎这块玉佩,再跟你们斗个鱼死网破、魂飞魄散!”

也许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也有可能是它们看她高举玉佩欲摔的模样有些害怕了,总之它们都怨恨地盯着萧仪,然后慢慢地消失了。

萧仪松了一口气,这招果然管用–看来玉佩就是这些鬼上路投胎的关键。

征鸿已经把筱落背回寝室,在她舍友的帮助下将她抬上床安睡。当萧仪找到征鸿时,征鸿正守在寝室外不愿离去,萧仪只好郁闷地蹲在一旁,默默想着筱落身上发生的事儿。

“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怎么解决?”征鸿转头问她,脸色平静。

萧仪叹了一口气:”你猜对了,是那块玉佩搞的鬼。那是一块带有阴间气息的信物,持有它的人将会与它联结成为阴人–这么说吧,世上有很多死后不得安身的孤魂野鬼,它们想去阴间投胎,却苦于无人接引、无门可入–而阴人就可以当做它们通往阴间的大门。它们被玉佩的气息吸引,然后跨过阴人进入阴间。”

“所以筱落现在成了那些鬼通往阴间的门,它们才一个接一个地排队跟着她,等待撞进她身体往阴间去?”

“不错,每次这样的过程对阴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那是来自灵魂与精神上的痛楚。所以每通过一个鬼都要缓一阵子,才能让下一个鬼通过。这样的信物一般是控制在降鬼世家手上,他们有代代传承的接引者。现在不知为何这玉佩却到了筱落手上,而且玉佩一旦与她连结,就再也不能丢弃,丢了也会有孤魂野鬼给她送回来。”

“这么说,筱落要一辈子这样痛苦下去,连你都没办法?”

“规则如此,我能有什么办法?”萧仪耸了耸肩。

“那如果我说,我要把玉佩拿过来,代替筱落成为下一任阴人呢?这样她不就摆脱了那些孤魂野鬼了吗?要痛苦的话,让我来代她承受好了。你不要劝我,就告诉我可行不可行!”征鸿斩钉截铁地说道。

萧仪被他这一套理论震在当场,良久才缓过神来,连忙阻止道:”可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阴人的,你看筱落身上三灯灭二,对鬼的排斥没那么大,才是当阴人的适合人选。你要硬来的话,一旦失败,绝对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征鸿似乎早料到她会这样说,笑了笑,说道:”但我还有你帮忙,你一定有办法帮我弄熄身上的灯,让我成为阴人的。对不对?等你有了爱人,你就会理解我的!当你真的爱一个人,你就会想为她付出一切!”

–玉佩断魂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