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心

“怎么会这样,一个死人为什么要缠上我?”望着眼前这座新坟上的墓碑,陈星身体犹如筛糠般抖动,用极其恐惧的语气问站在他身边的女孩道。

白羽想了一会儿才道:”要想知道问题的答案,我们就只能开棺一问了。”

事情发生在今天早上。陈星一觉醒来居然发现有一条红线不知何时跟自己的身体连在了一起。那条线的一端从右手中指深入胳膊,又从肩膀钻出来绕着脖子缠了几圈,最后没入胸口心脏的部位。而它的另一端则从寝室门的缝隙延伸到外面,不知道通向何处。

陈星本来以为这是室友们的恶作剧,但当他想要将红线剪断的时候才发现,剪刀根本无法触碰到这根线,而其他人更是连线都看不到。也就是说除了自己,那条线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存在的。

陈星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连着身体的红线在有规律地抖动,而且每抖一下都会让他感到撕心裂肺的痛,毕竟那根线连着他的心脏。为了活命,陈星只好去找懂道术的学妹白羽,在她的帮助下,两人顺着线一路追寻,最后来到了学校后山的乱葬岗。

现在陈星终于找到了红线的源头,它居然是从面前这座新坟的坟包里钻出来的。就在他们还在犹豫要不要将坟挖开的时候,他们脚下的地面开始猛烈震动起来,坟包上的泥土不断滚落,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

白羽急忙拿出桃木剑将陈星护在自己身后,一脸警惕地看着坟包。只见坟包上的泥土海潮般褪去,不一会儿便露出里面一具瘆人的红木棺材。只听”咔嚓”一声,棺材盖儿打开了一个缝隙,接着一股黑烟从里面冒了出来。

白羽眉头紧锁,但过了半晌,依旧没有发现棺材中有什么动静。她正在疑惑,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呜咽的声音。白羽愣住了,她发现这声音并不是从棺材里发出来的,而是来自背后。

白羽猛然转身,眼前的一幕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女鬼正骑在陈星肩上,两个鬼手抓着缠绕他脖子的红线往两端用力地拉扯。

可怜的陈星面色好像猪肝一般,用手捂着脖子无力地挣扎,眼看就要气绝身亡了。

白羽急忙将手腕上的念珠手链摘下来,用力拧断绳子,将珠子一起向女鬼抛撒过去,口中疾呼道:”诛邪,破!”

念珠好像雨点般打在了女鬼身上,与它接触的部分腾起阵阵白烟。女鬼惨叫一声,用恶毒的目光看了白羽一眼,接着无影无踪。白羽拉起跪在地上不停喘气的陈星,急声道:”快走,午夜阴气最盛,这段时间对女鬼十分有利,我们暂时避其锋芒,明天正午再来灭它不迟。”

陈星点点头,咬着牙站起身,跟着白羽向乱葬岗外面跑去。

小星快跑

乱葬岗的小路曲曲折折,仿佛没有尽头。白羽拉着陈星跑了十几分钟,却依旧没有跑出这只有几十座坟头的山。

“糟糕,是鬼打墙。”白羽停住脚步,露出凝重之色。

此时,陈星听到一阵鬼哭,他转身看去,只见一个阴森的鬼影正在向他们步步紧逼。

“怎么办?女鬼要追来了。”陈星急忙道。

白羽在四周扫视了一番,看到旁边的坟头上摆着一对纸做的童男童女,顿时眼睛一亮:”有了!”

白羽取出一根针,刺入了陈星的拇指,挤出一滴鲜血滴在人形符咒上。然后又对自己如法炮制,随后她将两道符贴在了两个纸人的额头上。

陈星皱了皱眉,刚想问白羽在做什么,就吃惊的发现两个纸人变成了陈星和白羽的模样。

“好神奇啊!”陈星赞叹道。

“只是简单的障眼法罢了。”说着,白羽拉着陈星躲到一座坟头的后面,对他做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只见那对纸人机械般地活动了一下手脚,接着好像听到了发令员的枪响般,撒腿向前跑去。鬼似乎没有发觉其中的异常,顺着两个纸人逃跑的方向一路追过去。看那个鬼已经走远了,两个人才松了口气,从坟头后面走出来。

“那个鬼被引走了吗?”陈星心有余悸地问。

“当然,这障眼法十分精妙,那个鬼看不穿的。”白羽一脸笃定地道。

白羽的话音刚落,身前的墓碑后面忽然传来一阵娇笑声。首先是一双惨白的鬼手伸了出来,接着是女鬼那颗恐怖的头颅。

“这脸打的’啪啪’响啊!”陈星嘟囔道。

白羽的脸微微一红,忽然反应过来,埋怨道:”我知道了,这个鬼是顺着你身上的线追过来的,所以我的障眼法才会失效。”

–开棺劫缘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