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里的命案

楔子

当头颈部的瘀滞感让眼前发黑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马上会死。但全身无力,手脚也已抬不起来,反抗的力气在之前就已经用尽。呼吸受限让她的大脑很快进入缺氧状态,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从来没想到死亡会来得这么突然,这一刻,除了恐惧与痛苦,她还感到深深的遗憾。

如果就这么死了,这世界上,她最对不起的就是那个孩子,自己最后甚至都没能见那孩子一眼,真的好遗憾。

身体像在渐渐沉入深谷,周围变得漆黑一片,遗憾就此断绝。

1.失踪的妻子

来到可视门铃前的林智强,习惯性地先通过摄像头观察来人。

靠前站着的是一个四五十岁,身材魁梧的男子,身高估计在一米八零左右,背着一个大号双肩包,顶着一头杂乱的中分发,浓眉,但眼神有些憔悴,下巴上残留着铁青色没刮干净的胡茬。配合他身上的棉布衬衫和工装裤,看上去就像个送水工人。

稍后的位置站着一个高挑的长发女子,短袖衫搭配格子短裙,给人一种高中女生的感觉。真是奇怪的组合。

中年男人的话声传了进来:”林先生吗?我们是应约来帮你解决问题的人。我叫詹龙,同来的还有我的搭档黎春。”

正是他在等的人,林智强松弛了一下紧绷的面部肌肉,按下开门键。

两人穿过院中的草坪来到客厅。

宽敞的大厅里铺着大理石地板,墙上的壁砖泛着富丽堂皇的金色,天花板上安着豪华吊灯,不过电视墙的位置却空荡荡的,各种连接线像藤蔓般散乱在地上,墙上留着一个个被摘走画框的白色方形印记。

林智强朝客厅中的沙发伸了伸手,示意他们坐。

詹龙在长沙发上正襟危坐,把双肩包卸下放在腿上,女高中生黎春大大咧咧随便一坐,连短裙下的双腿都没并拢,让身为已婚男人的林智强不忍直视。

两人似乎不是父女关系,詹龙对黎春的仪态视而不见,朝对面沙发上的林智强笑着说:”林先生,这次请我们来是为了……找人?”

“没错,我的妻子半个月前不明原因离家,至今未归,我已经报了警,但警察也没找到人。”

“是照片上那位女士吗?”詹龙指了指墙上仅剩的一张结婚照。照片上是西装笔挺的林智强和一个穿着婚纱、面容柔美的女子。

“对,那就是我老婆,名叫袁美。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听说你们找人的方法比较特殊……”

“没错,我们有特别的找人方法。”茶几对面的詹龙微笑着递过来自己的烟。

是十块钱一包的中南海,林智强皱了皱眉,但还是抽出一根点上:”介绍你们的人跟我说过一些,但我还是不太理解,你能给我详细说明一下怎么找吗?”

“嗯,解释起来是比较麻烦……简单地说,我这位搭档具有远距离感受他人情绪的能力,我们就是利用这个来定位搜索目标的。”

这突兀的话题让林智强一下愣住了,他扭头看了看沙发上身体靠后,正在躲避烟味的黎春,回头面对詹龙:”你在开玩笑吗?”xi;鬼omicron;大pi;爷rho;

“不不,我是认真的。黎春的体质不同于常人,只要穿上目标人物的衣服,就能感知到衣服主人比较激烈的情绪变化,持续下去的话,他的意识会进入半清醒状态,身体会下意识地接近目标情绪的发生地……”

“你的意思是说,这位小姐具有超能力?”林智强指着黎春问。

詹龙的表情忽然变得尴尬,连连摆手:”不不,其实不是……”

“我是男的。”沉默至今的黎春突然发出了醇厚的男声,两手伸到脑后把头发扎了个马尾,挽起头发后显得略宽的下颚显示出他的阳刚之气。

林智强惊得张大嘴一时说不出话来,手中的香烟烧掉一大截后才反应过来,瞪向詹龙:”你们这,这是在演哪一出?”

“别奇怪,他穿成这样也是工作需要,我们刚从另一家过来。”詹龙叼着烟喷着雾进行解释,”刚说了他穿上目标人物的衣服就能感受到对方在某地留下的情绪,但是只限女性。还有一点,她必须是个死人。”

说完,詹龙看向林智强,面带苦笑:”这么说可能不太吉利……假如这次黎春顺利使用能力找到您妻子的话,那她可能已经死了。”

“扯淡!”气愤中的林智强腾地一下站起身来,离开沙发背对两人。

惹恼了主顾的詹龙忙接着说:”当然谁都不愿意失踪的亲人出现意外,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黎春感受不到您妻子的情绪,那就说明她还活着。这样即便没找到人,多少也能让您放心,不是吗?”

林智强这才稍稍息怒,转身投过来疑惑的目光:”这种情况你们怎么收费?”

“这您可以放心,我们只有在找到人的情况下,才会跟您收钱。您也可以考虑一下,等决定后我们再来。”说着詹龙站起身来,招呼起黎春要走。

“等一下!”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智强已经做出决定。

–左眼里的命案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