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有鬼

“我怀孕了!”媚儿眉头紧锁地说。

正在吸烟的文博,脸色一下子变了。媚儿是文博的情人,他们通过网络认识,但他们各自都有家庭,每逢周末,他们便会偷偷地来公寓里幽会。这公寓是文博一位出国定居的朋友留下让他帮忙卖掉的,由于要价比较高一直没脱手,正好成为他们偷情的理想之地。这个周末也不例外,他们在激情过后文博光着身体靠在床头吸烟。

当媚儿说她怀孕时,他睁大双眼瞪着媚儿说:”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都是你,那次猴急?”媚儿嗔怪到”现在要怎么办呀?”

文博铁青着脸,说:”做掉。”

媚儿光着身子趴在文博怀里说:”要不咱们结婚吧!”

文博阴沉着脸一把推开了媚儿说,”你疯了,说好了不干涉彼此的婚姻,这孩子咱们不能要,做掉。”说完他穿上衣服,”咣当”一声摔门走了……

媚儿感觉鼻子酸酸的,没想到文博会这样绝情。她心情低落地趴在床上懒得起来,这时她听见了开门的声音,媚儿以为是文博又回来了。

“文博……”话还没有说完,媚儿的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看见她老公林伟推门走了进来。

林伟脸色铁青,语气硬邦邦的,像刀剁在案板上,”你以为你做的好事,永远不会有人发现吗?

“老公,你听我说……”

“闭嘴……你这个贱货。”林伟扬手一巴掌打在媚儿的脸上。

“大不了离婚好了?”媚儿尖声叫着。

“你敢……”林伟歇斯底里地狂叫,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烟灰缸,猛地砸向媚儿。可怜的媚儿睁大了双眼,根本不相信林伟会下死手。她头上的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出殷红的鲜血,迅速地染红了床单。”***!”鲜血更加刺激了林伟的神经,他暴怒继续用烟灰缸击打着媚儿的头,直到媚儿一动不动了,林伟才一个不稳,摔到在了地上……

从公寓出来,文博开着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是妻子来的电话。”喂!文博吗?你帮我去小飞的别墅取下他妻子以前穿的晚礼服,红色的那件,我刚给他们夫妇打完电话,告诉他们我想借穿一下。

“可我都快到家了……”文博不耐烦地说,”我明天要参加婚礼穿的,老公帮帮忙!”妻子哀求着说

文博无奈只好调转车头回别墅,他想媚儿也许早就走了。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想过离婚和媚儿在一起,只不过是两人你情我愿彼此玩玩而已。他紧皱着眉头心想真是倒霉怎么就不巧有了孩子,要赶紧劝她打掉才行。

文博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发现门没锁虚掩着的。当时他并没多想,直接就走了进去。屋子里扑面而来一股血腥味,”媚儿!”无人应答,又叫了好几声,结果还是一样。他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儿。直朝卧室走去。推开门他吓得惊叫了一声,只见媚儿赫然横躺在床上,眼睛鼓得老大,头被砸的稀巴烂,血流了一床。

文博被吓得魂飞魄散。他定了一下心神,俯身探一探媚儿的鼻息,发现已经没有了呼吸。这怎么可能呢,他来回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谁会在这么短的时间把媚儿杀了,可怜的她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他无力摊倒在地上,脸色像纸一样苍白,全身像筛糠一样颤抖着。

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四五个警察扑了上来,一下把文博压倒在地。其中一个警察掏出手铐,娴熟地把他铐了起来。文博拼命地挣扎着,嘴里大叫说:”不是我杀的,你们为什么铐住我?”

警察冷笑一声说:”杀了人你还狡辩?”

文博一边挣扎一边说:”真不是我杀的”

警察哪容他争辩,推推搡搡地把他塞进了警车。车子一拐,上了路。文博大叫冤枉,警察威严地说:”是不是你杀、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身后有鬼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