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去考场的女儿

顾云现在实在担心,她担心她女儿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今天早上,顾云女儿的班主任打电话给顾云,说她女儿蒋小柔并没有去考场参加高考。接到电话的那一刻,顾云的心中隐约感到一阵不祥。

蒋小柔是听话的孩子,乖巧,懂事,成绩优异,也表示自己一定好好考试,要考上一个好大学。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竟然会在大考的早上失踪!

是被人绑架,还是被人杀了,顾云都不敢想,之后报了警,可是警方却说未到七十二个小时,都不能算是失踪,所以无法处理。

这是顾云的心,像是被揪住了一样。

之后便是漫长的七十二个小时,这七十二小时,对顾云而言,就像是七十二天一样。此时,高考已经结束了,但是成绩对于顾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她只希望她女儿可以平安回来。

七十二小时之后,警方开始展开了全市的搜查,他们几乎要把这个城市翻过来了,可是仍旧没有找到蒋小柔。

而且,也没有勒索信寄来。

哪去了……到底哪里去了。在慌张之中,顾云把电视上面看到的所有的不好的情况都想了一遍,她生怕自己女儿遭遇了这样那样的不幸。

甚至,她希望这是一次绑架,因为如果是绑架的话,至少还可以确定自己女儿活着,至少还有机会找到自己女儿。

可现在,茫茫人海,怎么找得到自己的女儿?

夜晚,顾云无心睡眠,她躺在床上,捧着自己女儿的照片,此时,她儿子蒋小文推门进来了,他看着自己妈妈说道:”妈妈,姐姐应该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了。”

“恩。”

蒋小文是顾云和她老公蒋元的第二个孩子,比蒋小柔小一岁多,他们姐弟平日里关系很要好,现在,蒋小文也很担心自己的姐姐。

但是他仍旧强压着自己的思绪,前来安慰自己的母亲。

“你也睡吧,很晚了,你爸爸会和警察他们找到你姐姐的。”顾云看着自己儿子说道,然后挥挥手,示意要他去睡。

“妈妈也早点睡,不要太担心,姐姐不会有事的。”说着,蒋小文就推开了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顾云心中百感交集,不知为何,她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痛,好像有人拿针在一下下的穿刺一样。

她拿起了手机,拨打了自己老公蒋元的电话。此时蒋元正在外面,和警察一起找寻蒋小柔的下落,本来顾云也要去的,但是蒋元怕她受累,便要她在家里休息。

电话很快接通了,可是蒋元那边,依旧没有找到蒋小柔的下落。蒋元安慰了顾云几句,于是便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顾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喘着气。不知道为何,她的心脏愈发的抽痛了,那种痛苦,又不是心脏病发作的痛苦,何况她也没有心脏病。

她总觉得,是不是自己女儿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想着想着,她进入了梦中。

睡到一半的时候,顾云听到了一阵窸窣的声响,听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人进入了家中一样,她下床,走到了客厅,发现是家里的大门被打开了。

而进门的,正是她失踪了的女儿蒋小柔!

顾云一下子冲了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然后不住的摇摆她,一边摇,一边说道:”你到哪里去了,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知不知道妈妈很担心你。”

但是蒋小柔却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

而就在此时,顾云感觉到了自己手上一股子的寒意传来,就像是摸到了超市里面的冷肉,那感觉,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为什么会那么冷?你的身子为什么会那么冷?”顾云松开了自己女儿,把她从自己怀里推了出去,然后看着她的脸。

只是一下,顾云就觉得自己心脏停顿了几秒,她是被蒋小柔的脸给吓到了。那哪里是一张活人的脸,冰冷的眼神,脸上泛着冷清,就连嘴唇,也是乌紫。

“你……怎么是这个样子……”顾云退了几步说道。

蒋小柔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她说:”我当然是这个样子,死人自然是这个样子,我已经死了……妈妈,我冷,抱抱我……”

然后她一步一步的走向顾云,顾云尖叫着挥手,不住的后退。猛然间,顾云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还睡在床上,而刚才的一切,不过是场梦。

但是那场梦实在太真实了,以至于顾云的身子一股黏腻,很明显,她出了一身的冷汗,把身子给浸湿了。

而此时,顾云床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拿起了一看,是蒋元的号码。可是顾云不敢接,因为刚才的那个梦,以及之前的心痛,她总觉得是种暗示。

母子连心,她觉得,是自己女儿出事了。

–蛰伏的杀机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