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公收妖

夏夏这里要给大家讲的故事,是端公收妖的故事。

端公是旧社会的称呼,指的是从事阴阳两事的男性,主要是收妖捉鬼,以前农村孩子生病,久治不好,就以为孩子遇鬼了,就会请来端公前来驱邪做法,其中男性叫做端公,女性叫做神婆或者观花娘娘,生活在农村的孩子,可能应该知道。

在旧社会,那时候还未解放,端公、神婆,每个村子都有。

话说有一位地主人家,老婆得了怪病,村中的蹩脚医生看了好几个都未曾见好,地主想到了端公,于是把端公请来,前来驱邪。

端公来了之后,把地主婆一看,地主婆躺在床上,瘦骨如柴,形销骨立,身上就只剩下一张皮了,看起来快要不行了。

端公也不马上谈价格,与地主婆简单的交流了一下,问了一些事情,从地主婆口中得知,这几个月下来,地主婆感到,一到夜晚就变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感觉与人行了房事。

端公听后,眉头一皱,也不说好坏,让地主取一只水碗来,里面注满了清水,口中急念一遍又一遍的咒语,用水碗翻金法,看地主婆到底怎么回事。

看完以后,端公对地主说道:”你老婆今年三十六,正好犯太岁,坐了大煞,地势极弱,而且你老婆被八种精怪吸了精气,不弱才怪,也是你们叫我来得及时,若是晚了一步,你老婆就被精怪弄死了。”

地主听端公一说,求着端公救他老婆,无论多少大洋都愿意出,后来以100个大洋谈妥。

谈妥以后,端公来到地主家查探了一番,只见地主家有很大一片院子,院子里种了一棵成年的芭蕉树,也不知是何年生了,并且在大院子里,还有一口大缸,大缸里注满了清水,不过在缸底有厚厚一层沉淀物,仔细一看,大缸中养了螺丝、贝壳,且在院子中,还种了不少花草。

端公看后,直接对地主说道:”一共有八种精怪吸你老婆的精气,你老婆不弱才怪。”

地主一脸横肉,听后眼神一共畏惧,瑟缩问道:”都是些什么精怪?”

“有棺材精、老鼠精、花蛇精、螺丝精、老鬼精、芭蕉精、花椒精、贝壳精。”

地主听后,可是傻眼了,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多种精怪。”

“一个精怪得了手,你老婆气运弱,其他的更容易得手。”

地主听后,心中有数,一脸惆怅说道:”端公,不怕跟你说,之前我请来一位神婆,神婆也是说,我老婆被精怪吸了精气,然后她又唱又跳,还给精怪上牌位,封神仙,封菩萨,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我这才找到了你!”

端公听后,冷笑一声,道:”那些牌位在那?”

“端公请跟我来。”

地主把端公带入一间卧室,只见卧室内的屋中,有着好几个牌位,上面写着xxx大仙、xxx菩萨,端公看后,一脚就把神位踢翻,一把火给烧了,气愤说道:”去他的,妖就是妖,害人的妖精我端公与他势不两立,那位神婆自己没本事,只能妥协,而且神婆修的是阴法,自身阴气都重,又喜欢埋死人,哪有什么真正的道行,真是胡来!”

端公首先收拾的芭蕉精,因为地主家院子里,只有一颗芭蕉树,这颗芭蕉树有些年生,栽种在院子外不说百年,也有七十八年,都说树久成精,芭蕉树常年吸收日月精华,又栽种在大院子里,几乎上了百年,而且女人一般来了月经后,洗后的水不注意就把水泼到树上,要知道精怪最喜血腥,吸收了女人的精血,更容易成精。

这话的确不假,就拿到现代来说,也发生过一件大树成精的故事。

话说有一男子,每天下班后,都要经过一条僻静的小路,哪里有一颗高大的梧桐树,他每经过此地,都喜爱在树上撒一泡尿,久而久之,梧桐树长得越来越繁密茂盛,而男子却久尿不出,肚子鼓的像一个足球,几乎都要爆炸了,去了各大医院,查了都无结果,男子也苦不堪言,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涨大。

后来好事的邻居就问,你们儿子是不是在大树下撒了尿。

母亲向儿子一问,男子一细想,就说他每天下班都要经过一片僻静之地,哪里有一颗梧桐树,他每路过就会撒下一泡尿。

母亲听后,就带了一些人,带着斧头,当场就把梧桐树给砍断,砍断之后,梧桐树流下许多浆液,而回去之后,男子竟然尿了一脸盆尿液,肚子也消了下来,怪病无药而愈。

话归正题,端公来到芭蕉树前,一阵做法念咒,对着芭蕉树使用了黑山收影法,让妖魂锁在了树内,只听芭蕉精在树内一阵大叫,然后对端公一阵求情。

端公完全不理会芭蕉精的恳求,知道它是害人的精怪,也就继续做法。

端公这一做法,可是引来地主家里的家仆、甚至是正在务农的村民全都跑来看,村民们亲眼看到整棵芭蕉树不断浮动,好似要从芭蕉树内冲出来一般。

端公也不怕芭蕉精逃走,马上使用一招炸山法,立即把妖魂压制在芭蕉树内,不能逃跑,而这颗芭蕉树也就停止了动静。

“端公,这就完了!”

地主问道。

端公看了看天,已经满头大汗了,道:”当然没完,再过半个小时就是正午,正午太阳猛烈,到时候你就叫人把芭蕉树给砍了,然后把根挖出来。”

芭蕉精一听,端公要对它下死手了,开始恳求端公,端公不予理会,又开始恳求地主,承诺让地主后代当大官,地主一听,也就心动了,问端公能不能绕过芭蕉精。

端公一听,一声冷笑道:”你还真相信精怪说的话,若是今天你信了芭蕉精的话,日后你家在出什么事,我可就不管了。”

地主一听,吓得三魂七魄不附体,也害怕芭蕉精日后报复,于是听从了端公的话。

正午时分,太阳猛烈,晒的人都要脱一层皮,地主吩咐家丁砍树,只见砍掉后,树身上竟然流出浓稠的鲜血。

这还不算完,端公又让地主命人把树根挖了出来,把树根砍烂,然后把砍下来的砍树根,连同叶子,丢到火坑里烧掉。

只见冲天的大火冲上了天际,在大火里仿佛听到一位男子凄厉的嚎叫声,而端公看着眼前的大火,一直等到芭蕉树全部烧完,这才说道:”芭蕉精已除,现在来收拾老鼠精。”

–民间鬼故事:端公收妖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