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不服气

望着镜子里精神十足的样子,李宝声十分的满足,不住的露出了得意的笑。

今天肉铺不准备开门了,因为他受到了别人的邀请,一个可以被称之为死敌人,不过现在看来,真的是快要离死不远了,哈哈哈,想到这,李宝声心中就不住的得意。

“老李啊!买一斤猪肉!”刚一开门,碰到了前来卖肉的老熟客。

“妹子啊!本店今天不营业,请多多原谅!”李宝声还是一脸和气的说道。

那位买肉的熟客瞧着李宝声精神振奋的样子,好奇道,”老李,遇上啥好事了啊!不会是发了什么大财,准备关店享福吧!”

“哪里,哪里啊!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想什么发大财啊!王根才那老头,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请我到他家去一趟,这不我正赶着要去吗?”说完话,便丢下了一脸奇怪神情的熟客,兴冲冲的走了。

“老李去见王根才那老头,不会吧?”他们俩可是一直都是谁都不服谁的啊!相互间常常吵得是热火朝天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啊!那位熟客望着前面李宝声兴冲冲的样子,不住的疑惑着。

“咚咚咚!”王根才家的门被敲响了,他费劲的从床上爬起来,杵着拐杖慢慢的走到了门前,吱呀一声的打开了门。

“宝声,好久不见了啊,咳咳!”王根才一边咳嗽着,一边满脸笑意的招呼着李宝声进门坐。

弄的李宝声一年诧异,这老头到底搞什么把戏啊?今个儿见了我咋这么客气呢!

“宝声啊,感谢你还能来看看我啊,你真是个好人啊!”王根才躺在了床上,一边咳嗽着,一边费劲的说着话,显示出了一副离死不远的病态。

“老,老王啊!”见到自己的死敌如今这幅模样,李宝声刚来的得意之情渐渐消失了,”你,你找我到底有啥事啊?”李宝声终于好奇的问道。

“你也知道,咳咳,我算是打了一辈子的光棍,无儿无女,到现在这副模样,哎!”王根才不断的叹着气。

李宝声轻声问道,”你就直说吧!到底有啥事放不下啊!”虽然没有明说,其实已经这副模样了,就算不说都知道人是快不行了。

“我,咳咳,我也知道我快不行了,不过在我走之前,我还有些事情放不下,所以我就想到了你,希望你可以帮我个忙,虽然说,咱们算是斗了一辈子了,你卖猪肉,我卖羊肉,一生都争执不休,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呢!”王根才深情的说道。

这倒是真的,自从年轻时,这两个都是卖肉的生意人,就是一直互相打击,谁都不服谁,不过现在看来,王根才到了现在这样,应该算是已经放下了那些积怨。

“你说吧,我会帮你完成你的愿望的!”李宝声同情的说道。

“虽说我是打了一辈子的光棍,但是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爱上过一位姑娘,准确来说,应该只是暗恋吧!她却并不知道我喜欢她!如今一晃已经是四十多年了,她现在应该也已经是上了岁数的人了,我知道自己快要走了,我希望临走前,可以拜托你,把这封信送到她手里,让他她知道。”王根才哀求着李宝声。

看来也是个痴情种啊,都过了四十年了,到老了还忘不了,不过也对,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谁不怀旧呢!

“老王,你也知道已经过了四十年了,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死呢!”李宝声说出了疑惑。

“没死,肯定没死!信封外面是她的住址,只是麻烦你跑一趟了!”王根才坚定的说道。

瞧了眼信封上的地址,沙柳镇白沙路44号!的确还挺远的,坐火车得一天的工夫,”好吧!我帮你把信送她手上!”见王根才老弱病残的样子,李宝声应声答应了。

“求你了!一定要送到她手上!”李宝声出门前,躺在床上的王根才发出了衰弱的哀求声。

握着那封情书,李宝声已经坐上了去往沙柳镇的火车,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答应死敌王根才的要求,并且帮他大老远的跑去沙柳镇送情书,想想,李宝声无奈的笑了。

也许是长时间的火车煎熬,李宝声突然间对这封情书有些好奇了,他想,那个卖羊肉的老王头会在信上写什么呢!应该不会是什么肉麻的情话吧,都一大把年纪了。

不自觉的双手慢慢的打开了那封令李宝声好奇的信,慢慢的翻开了信纸,李宝声顿时瞪住了。

信纸上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李宝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王根才那老头不会是故意捉弄自己吧!仔细一想,瞧他那深深哀求的模样,应该不会还是假的,但是大老远的让自己送一封白纸,用意何在呢!

一路上李宝声的脑子里都充满着疑惑,也正因此,火车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到达了终点。

瞧了眼昏暗的天空,李宝声伸了伸懒腰,做了一天的火车,的确很累。

–死不服气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