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秘密

又一个夏天到来,又是一个毕业季,然而预示着人生又迈向新起点的一个夏天,许多情侣却都没有逃过毕业季分手季的诅咒。

“对不起,玲,我不能和你去你们那里,我们分手吧。”辰冷眼看着前方,丝毫不理会眼前这个拼命的哭着陪伴了自己四年的女朋友。

“辰,我去你们那里,去你们那里不行吗?”玲哽咽到,以前的辰对自己特别的好,直到前两天辰回了一次家再回来领毕业证的时候辰忽然对自己提分手。

这对玲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曾经的海誓山盟真的就远去了。对玲来说打击太大。

玲没有看到的是说完这些辰转身离开,泪水终于控制不住的流下来,他没有擦,只是让泪水放肆的流出来。

两天前,辰回老家,得知自己的父亲因为贪污入狱。这怎么可能,父亲是从一个非常质朴的农民靠自己读书一步一步走到了局长的位子,父亲那么大年龄都没有穿过名牌家里还是简装修,酒都不碰一下的。而父亲只因为对母亲青梅竹马的爱在高升后娶了不识字的母亲。

辰知道这一切惊呆了,母亲没说什么,递给辰一封信后继续缝着手里的旧衣服。

辰看了一下信后知道了父亲是被陷害的,这才知道从小最宠爱的妹妹得了尿毒症,入狱之事仿佛父亲提前知道了一样。

“妈…妹妹得了尿毒症,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辰红着眼眶激动的问到,他知道这时候母亲也是需要安慰的,所以并没有发作。

“妈老了,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你的父亲入狱只因为之前你杨叔和你父亲争局长没挣上,你也知道,上次你带玲回家你杨叔的女儿莹莹看到后大闹咱们家一场,她从小是喜欢你的。你杨叔黑白两道通吃,这两件事加起来足以让他心头生恨,所以你快走吧,等出息了再回来,你妹妹的事你放心,娘想办法。”说到这里辰的妈妈眼泪止不住的流到了手里的衣服上。

辰愤恨的使劲一跺地,咬紧牙关说:”他不是我杨叔,让我叫他杨叔他不配!我去找莹莹。”

说完辰转身就走,他妈妈着急的从床上站起来准备拦住他,然而已经晚了。辰锁住了他家的门走出去。

“莹莹,我和那个王八蛋分手了,她背叛了我。”辰在莹莹家哭着,莹莹抱着辰安慰着他,莹莹不知道的是辰哭了是因为玲。

“你放心,你爸爸的事包在我身上,你妹妹的医药费你也不用操心。”莹莹心疼的说道。

辰点点头便告辞了,出了莹莹家辰狠狠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恨自己没用,对不起玲,虽然不喜欢莹莹但是毕竟莹莹是一个特别单纯的女孩,自己也骗了莹莹。

“妈,我要和莹莹结婚,玲是个好女孩,以前和我们家门当户对,现在我配不上她。”回到家后辰对母亲说了这些,母亲笑了笑,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心酸。

辰告诉过莹莹自己两天后回学校拿毕业证等回来就商量订婚的事。

殊不知当莹莹刚刚想办法把辰的爸爸保出来正在做着美梦的时候辰在学校天台向另一个女孩说着分手。

毕业证拿到,辰看了一眼角落中瘦弱的玲又坚定的回过了头。收拾行李,回家。

辰到家后得知妹妹的手术费有着落了也找到了肾源,辰立刻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躺在床上全身放松下来,想着明天妹妹要做手术,辰感觉或许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吧。又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玲。

手机一阵一阵的震动着,辰乏了,不想去看那些信息,但是感觉很烦又拿起手机准备调静音。

谁知,不经意的一瞥却看到一条足以让他后悔一生的消息。

“明天玲的葬礼你们谁去。””好远呢,不去了,有个工作要面试,改天有空去她坟上看看。”

看着班级群里的消息轰炸式的出现,辰的头也大了,赶忙在群里问:玲怎么了?

先是安静了两分钟,接着有人说”你不知道吗,你女朋友毕业那天下午两点跳楼身亡,十楼呐。”

毕业那天下午两点…那不正是自己刚从天台往下走的时候吗,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呢?那教室里的玲…

想到这里辰不敢再继续往下想,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玲,辰没有害怕,而是抱住玲:”你为什么那么傻。”忽然画风一遍,玲的脸变得血肉模糊了。

辰受到惊吓坐起来,已经是第二天,妹妹手术。

辰抓紧穿好衣服赶去奔向医院。

幸好,在妹妹被推入手术室之前赶到。

当所有人在焦急等待的时候,玲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辰,我真是好傻,跳下去的一刹那后悔了,你知道吗。你真的好自私,我要你妹妹换上我的肾源,这样你妹妹身体中有了我的一部分我要纠缠你最疼爱的妹妹一辈子。”

听到这里,辰疯狂的奔向手术室企图医生停止手术,大家一声惊呼辰好像被什么力量推了一把,向后倒在地上,等反应过来,辰才发现自己刚刚奔向的是窗户,十层楼…

辰更加惊慌,旁边的人也吓得不轻,辰抬头看到了血肉模糊的玲连连后退。

然而玲并没有往前走的意思,”辰,我发现还是那么爱你,我想让你陪我,但是我发现我还是做不到,我心疼你啊。你好好保重,你妹妹身体中有我的一部分我也没啥遗憾了,就这样吧,你保重。”

一行行血泪流下,辰没有害怕,想抱住玲却是扑了个空。

大家纷纷安慰着辰,都说妹妹不会有事的,但是泪水却在辰的脸上肆意纵横…

六十年后,一个暖暖的午后,辰眯着眼喊:”儿子,你过来,爸爸给你讲个爸爸年轻时候的故事…””哎呀爸,我知道了,您不就是想说姑姑的肾是一个大恩人给的,妈妈生我难产但是后来却如有神助奇迹般的把我生下来了吗,这故事听的我耳朵长茧子了都…”

“错,爸爸这次要告诉你,在邻市有个叫玲的人的墓,爸爸走后你一定要把爸爸安葬在那里,不然爸爸死后你们不得安宁。”

说完,辰两眼射出一道绿光,发出一声阴森的笑声后倒地不起,他儿子急忙把他送到医院,医院却说他很早之前已经是一个活死人了,大概已经有六十年了,内脏已空,只剩一副肉体…

–夏日的秘密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