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炒面

在我们H市流传着一个”午夜炒面”的故事,据说有很多好奇的人模仿故事的情节,成为故事里的下一个主角。这些人刚开始看到”午夜炒面”的故事时,是不相信的,他们甚至充满讥笑,无知的模仿故事里的情节,但是,他们为自己的模仿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下面我带你进入”午夜炒面”的恐怖世界。(千万不要模仿,否则后果自负)

“王哲,听说过我们H市的那个恐怖传说的没?”我的室友周名,此刻,他正吊儿郎当的躺在宿舍的床上,捧着本书向我问着。

“呵呵,那个故事我早就听说过了,算个屁!”我躲在被窝里面正在补觉,昨晚打了一宿的游戏,没精打采的说着。

“行啊,你真的不害怕吗?”周名对我的胆大倒是有些惊讶,因为我从来不看恐怖片。

“我是怕啊,不过对于这种只是在停尸间吃碗炒面的故事,还是没兴趣的,太Low!”我看着周名鄙视的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Low,我觉得半夜在停尸间吃炒面,已经非常阴森恐怖了!你要是今晚敢去吃炒面,你这个月的饭钱我包了。”周名来了兴趣,扔下书坐到我的床边跟我打着赌。

“行啊,说话可得算数哦,你那一个月的饭钱可得准备好了。”我打着哈气回应完,也不管他在说些什么,直接蒙头睡觉。

一觉睡到了中午,总算把昨晚的疲惫一扫而空。大学时代的课程松散空闲,逃课也算是家常便饭,根本无所谓睡到几点。大概到了午夜12点,周名买了两盒炒面,跟我一起偷偷的潜入到医院里躲着,等着停尸房工作人员换班的时候,溜进了停尸房。

我看着周名瑟瑟发抖的样子,一把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当着他的面,对着一具死尸,”吧唧、吧唧”的吃完一碗炒面。周名看到没什么事后,也端起自己的那一份炒面吃了起来,我看着他吃面的样子笑道:”就你这胆量,还不如我呢,一个月的饭钱你得包了。”

回到宿舍时已经半夜2点,我睡眼惺忪的来到卫生间,准备洗漱。无意间憋到洗漱池旁的一本书,嘿嘿!有意思,谁在这里放一本书,不会是卫生间专用小黄书吧!我兴趣盎然的打开书翻看着,一行行血红的小字,密密麻麻的浮现在眼前,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闷的胸口喘不上气,”呼哧、呼哧”深呼吸几口空气,我有些心慌的把书撕碎扔进马桶,放水冲掉。

隔日清晨来到大教室里上课,跟同学们惬意的享受着大学时光,趴着课桌前,眼神涣散的看着讲台上兴奋的老师,现在的老师真有精神,讲个课也是蛮拼的,像一个道士在上面步罡踏斗的来回走着,想到这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我好饿…啊!你来停尸间陪我吃炒面吧,我好想看着你吃炒面啊!”毛骨悚然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啊”的一声打破了教室里宁静的气氛,同学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朝着他们尴尬的笑了笑,捂着心口恢复着紧张的情绪,原来只是一场梦。

我心有余悸的想着梦里的声音,就像亲耳听见一样,背部的冷汗直流。努力的思索着故事里的过程,”午夜炒面”的故事所有诡异的开始,都是从一个梦发生的,被害者会无缘无故的在梦里,被召唤进停尸间!

我忧心忡忡的回到寝室,看着周名正拿着我扔进马桶的那本血书,在津津有味的看着,不时的舔着手指头,嘻嘻的在那里邪笑。我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血书,气急败坏的骂到:”赶快扔了,这书太邪门。”

“快还给我。”周名双眼血红的一把夺过血书,看他的架势,如果我要是不还给他,估计要跟我拼命。

我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忽然想到刚刚做的梦,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周名,这上面写的什么啊?跟我说说呗,说完我就还给你。”

周名目光呆滞的看着我问道:”你真的想知道书里面说的是什么吗?”说完,周名裂开嘴角,诡异的朝我讥笑着。

看着周名跟之前判若两人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恐惧的说:”是啊,你跟我说说吧。”

“嘻嘻,写的可是我们的死亡经历哦。”

“那我们是怎么死的呢?什么时候会死?”

“明天午夜12点,停尸间!”说完,周名像是丢了魂,晕了过去。我得知确切消息后,心烦意乱的思索着求救的方法,到目前为止,被记载进血书的名字还没有活下来的。

我忽然想起在我们H市有一个传闻已久的大师,听说有助人逢凶化吉的能力,只不过普通人很少见到,一般出现在郊区的道观里,现在我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打车来到道观楼梯入口处,望向眼前威严缥缈的道馆,高深幽静,一缕缕青烟寥寥升起,周围的柏树随风飞扬,我深呼一口气,走过曲径幽折的莲花桥,虔诚的跪拜在三清祖师面前,希望得到救助。

“施主,恕我直言,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必定有难。”旁边端坐的一位道长,目光敏锐的盯着我坚定的说着。

我抬头看去,这位道长鹤发童颜,明眸皓齿,宛如一位仙人模样,心里顿时觉得清静下来,将我和室友的经历告诉道长,顺便把午夜炒面的故事也说了出来。

道长心慈仁厚,明知道午夜炒面的故事已有百年无人生还,他还是毫无畏惧的决定帮助我们。当晚,打电话联系周名,让他带两份炒面在停尸间门口等我们,我跟道长提前来到了停尸间门口。

停尸间午夜寒冷刺骨,比上一次来的时候更冷。我们偷偷的潜进停尸间不久,眉毛上已经结上了白霜,道长发现温度怪异之后,催促我跟周名现在当着之前的那具尸体,开始吃炒面。我跟周名刚吃没有两口,躲在暗处的道长突然惨叫一声,我吓了一跳,朝道长看去,只见一双血手从道长的胸口穿透,鲜血淋漓的洒满停尸间。

我跟周名急忙扔掉手里的炒面,朝停尸间的大门口跑去。”咣”的一声,大门像被用铁柱锁死一样,我们吓的缩成一团,停尸间的大门被紧紧的锁住!正在我们惊慌失措的时候,一具尸体站了起来,面部僵硬的朝我们笑着,我们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是哪啊?”我内心惶恐的看着四周漆黑的一片。突然,一只苍白手拍在我的肩膀上面,心里一慌,屏住呼吸转头向身后看去。

“嘘”周名捂住了我的嘴,拉着我的胳膊朝着远处一丝亮光爬去。离近之后发现,原来是停尸房的通风管道,我们缓缓的爬着,终于从一个铁栏隔板逃了出来。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我跟周名抱头通哭,破涕为笑的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我们终于活了下来。

一夜的紧张神经,在我们安全的回到宿舍时,像绷着弦的弓箭放松下来。我跟周名看着温馨的宿舍,准备今天好好的睡一觉,养足精神后,晚上去附近新开的网吧,好好的玩一宿的游戏。

“叮铃铃”耳边不停的传来闹钟的声音,我朦胧的睁开睡眼,看着床前突然出现血红色的闹钟,在闹钟旁边还有再次扔掉的血书,我慌乱的喊着周名赶快起床,周名起来后,看到血书后突然跟变了个人一般,着了魔似的走过去,拿起血书呆滞的说道:”今晚,12点,停尸房!”听到周名说完后,我不知不觉的晕了过去,最后看到闹钟的时间,11点55分。

………

我捂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停尸间里,周名此刻正在被一具尸体紧紧的按在地上撕咬着,看着他满脸的血渍,嘴里喷涌着大口的鲜血,渐渐的,他的眼睛里失去了生命的神采。

“周名!”我大声的嘶喊着,希望他能坚持住。啃咬周名的尸体听见我的叫喊后,抬起头,满脸鲜血的向我阴森恐怖的”嗷、嗷”怪叫着,忽然,周围死去的尸体站了起来,把我团团的围住抓了起来,他们轮流的从我的肚子里,掏出温热的肠子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像我在他们面前吃炒面时一样,吸溜吸溜的,一会我肚子里的肠子被他们分食一空,我绝望的看着空洞的肚子,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原来,肚子里的肠子才是”他们”可口的炒面。

–午夜炒面_灵异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