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在山东这一块儿,也自然是大陆的气候冬天冷的要命,夏天恨不得钻进冰箱里。可在我的记忆里,十八岁的那个夏天,过的比冬天还要寒冷。

这是一个炎热的季节,放暑假了,我自然也要回老家待一阵子。七月到八月之间的那几天不太安宁,虽然阳光照耀在这个村子的每一片土地上,不过还是觉得阴森森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也自然不会信什么鬼神,但在大夏天有一种钻心的凉真的无法解释了。

我的家族人丁不是很昌盛,我有两个哥哥。哥哥们打工创业自然少不了,家里只能下一辈子平庸老实的父母。我一回到家,父亲母亲就拿出了一大些零食饮料,心里也有了欣慰。在外面一学期了,回到家享受一下家里的感觉确实很不错。我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电视,父亲这时走来,端着一盘子水果,放在了我的面前,慈祥地笑道:“凡儿啊,最近书读的怎样?”“挺好的啊,这次的期末考试我还拿了班里的前十名呢。”我带有撒娇的语气回答父亲。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那就好……在车上也累了吧,多吃点水果。”笑谈之间,我突然看到了爸爸的手臂上缠着一根雪白雪白的绳子,我转头看向秀十字绣的母亲,她的手臂上也有一根这种的绳子。我心里纳闷,问道:“爸爸,咱家……为啥都系着这绳子?而且还是白色的,难不成家里出事了?”闻言,父亲的脸色接着变了,厉声道:“小孩子别问这个。”我也识趣,就没多问。父亲也在我的手臂上系了一根,也没有跟我解释为什么。

可是年少的我还是蛮有好奇心的,好奇心驱使着我早晚要弄明白这件事。接下来的这半个月,每天都睡到很晚,起来写一点作业就躺在床上,偶尔出去玩耍。这才是真正的暑假生活。他们都夸我长大了,又帅了,个子也长了,我也都笑而不答。但是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村子里的每一个人都系着这样一根白绳子!可是我问这个村子里的一个大人,有的摇摇头一言不发,还有的看上去余恐未消。我才明白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我儿时在这个村子里有一个玩伴,叫做秦然,他家世代都是以耕地为生,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我跟他一起长大的,说句不好听的,小时候什么“缺德”的事情都干过。小时候我们一群孩子一起玩,我跟他就充当孩子王。差不多就这意思吧。他听说我回到村子了,特别高兴,邀请我几天后和他一起过生日。其实我早就想去找他玩了,可是知道他家是靠这个来吃饭的,每天都有农活。我就没有打扰。既然他邀请了我,当然就要好好的去疯玩一阵了。

几天后,我接近中午的时候准备好了,换上了一身不算太干净的衣服准备出门。因为我知道,如果穿干净以后疯玩一天觉得会洗不出来。小时候就因为脏衣服这时被我妈打了不少次。我刚想出门,没想到被我妈拦住了。“干什么去。”“我……去给秦然过生日。”“不行,今天是7月31号,你不许出去。”“为什么七月三十一号就不准出去啊,我都答应人家了,我不去显得多不好。”我赌气道。我妈的脾气一向不好,但是去玩一玩都不让也太过分了吧。“孩子想去就让他去吧。不过,今天傍晚之前必须回来。”父亲走来,严厉道。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说:“放心,一定。”说完,冲出去家。当时我只顾着兴奋了,根本就没有想过后果。七月三十一号,这天是最阴气最重的一天,民间都会相传什么鬼故事,小时平常这天家里人也不让出门,别说我了,就算我两个哥哥也不会允许的。现在想想那天的事,还有许些后怕。

见了秦然,我心里异常的激动,这可是我好久没有见的发小。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小时。他的身体比以前更健壮了,皮肤也晒黑了,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他拉着我去附近一家的农家乐点了几个菜,两瓶饮料,笑谈起来。无非是谈着我去城里学校学习的趣事,他对这个特别好奇,我也就津津有味的跟他讲着,我也问了问家乡的事。他摇了摇头,道最近不是很吉利。我抬头一看,他的手臂上,农家乐老板娘的手臂上,居然都缠着一块白布!我觉得有些恐怖,打了个战栗,也就没多说。

我们吃完了饭,秦然和以前一样豪爽的付了账,我们便匆忙离开。老板娘看我们走去的方向不太对,农家乐就在村口,而我们向村子外走去,我们临走时老板娘还好心叮嘱我们今晚在太阳下山之前赶紧回家不要出来。我虽然觉得很荒谬,但还是谢过了她的好意,和秦然往村外走去。来到了村外的郊区

那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我嫌胳膊上系的这根白绳太碍事,就解开随手扔了,反正我也不迷信,扔了就扔了吧。爬树,掏鸟窝,干了许许多多小时候的事。天快黑了,我们也忘记了大人的嘱咐,到了一家废弃的化学工厂。在我们小的时候这个化学工厂还挺好的,村里人有人在这里上班,这里有一个非常大的院子,大人们在上班,则那一大块偌大的长满野草的空地则成了我们小孩子的乐园。可现在这家工厂已经废弃了好久,好像是我进城以后,一次大型的事故,导致了不少人的死伤,这里已经没有人来了,有传闻说路人在夜晚经过了这化工厂,在化工厂深处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和机器正常运转的声音,煞是渗人。不过真的没有有,也只是传闻,没有人听说过。

我和秦然走到这个化工厂那废弃的大门,没有锁住,可是一经过,就有一些发凉。“这里阴气重重,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我也有点害怕了,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是场景给人心理的感觉还是很不好受的。这家化工厂已经荒废了很久,大门上全是厚厚的灰尘,建筑物也都破旧不堪,野草在肆无忌惮的生长,显得更荒凉了,夕阳照射着这化工厂,一片红黄色,就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没事,好不容易来了就玩玩吧。说不定以后再也来不了了。”

我们两个走了进去。选了一块比较干净的地坐下来了。我还能认得出这块地曾经是石头象棋盘,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活泥巴,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真是物是人非。我放下了背包,脑子里全是甜甜的童年回忆,把包里的零食拿出来递给了秦然。秦然伸手接了过来,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胳膊。“怎么了?”“你胳膊上的白绳呢?”“扔了。”我无关紧要的说道。秦然的嘴角居然漏出了一丝诡异的笑,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笑,心里扑通一下,觉得有点慌。“秦然……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村里人都系着一根白绳子?我真的很好奇。”几分钟后,我打破了寂静,主动问道。秦然嘴角的笑消失了,面无表情道:“既然这么想知道,就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