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鬼婴:姐姐

阴阳鬼婴:姐姐

“呜呜呜……呜呜呜…”

“你怎么了小弟弟,怎么哭了”

“因为我太丑了,所以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更没人愿意和我玩”

“这样啊,他们真是过分,没关系,姐姐和你玩…”

“真的吗,姐姐……”

“我叫童贝贝,今年16岁,初三,我生活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A市,我在一所中等初中上学,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所以对他我并没有什么印象,从小到大都是妈妈带着我,可是在我上初三的时候遇见了那个男孩,就因为这个男孩,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一切都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叮~叮~叮~叮~

“同学们,下课”

“老师再见”

“同学们再见”

童贝贝把书本收拾好后,拿起书包准备离开,因为妈妈说今天要她早点回家做晚饭,而且最近电视报道学校附近失踪很多学生,所以也有一点不放心。

“童贝贝,你给我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童贝贝迈步的腿明显的一僵,呆在那,缓缓转过头,看向那个喊住自己的人,是啊,那个就是童贝贝一直以来的噩梦,最讨厌的人,苏欣,跟在她身边的是和她经常在一起欺负自己的刘佳美和林夕,她们经常欺负童贝贝,让童贝贝买东西给他们,帮她们整理老师让她们整理的东西,如果自己不做,就会被打,所以就因为如此,自己一直都妥协着,这让他们也越来越过分

“童贝贝,你是傻了么,我在叫你你听不到么”苏欣趾高气昂的看着童贝贝

因为教室里放学的都已经走了,就剩下她们四个人

“啊?没有,我听见了,怎么了么?”童贝贝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苏欣

“这是老师让我们拿到资料室整理的文件,你知道该怎么做吧”苏欣指着自己桌子上的两骡子文件,对童贝贝说

童贝贝睨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心里想着“那么多,如果自己一个人做要天黑才能做完吧,而且自己还要回去做完饭,哪怕外快,也不行吧,不想做,这次不想在妥协了”

“抱歉,我今天没有时间,我妈妈叫我早点回去做完饭,所以你们自己做吧”,童贝贝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

“呦,你还敢反抗了啊,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这是命令,懂吗”苏欣指着童贝贝说到

“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命令我,我为你们做的也够多了,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情,所以…”话还没说完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落在了童贝贝的小脸上,白皙的脸上落下清晰可见的五个指印,可想而见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打她的是刘美佳,刘美佳轻轻的吹了吹自己的手,说到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话,你有事,你有事我们还有事呢”

童贝贝恨,恨自己没用,更恨她们,心里一遍遍的念叨着,你们怎么不去死,你们死了就好了,怎么不去死…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划过那巴掌印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疼,脸上再疼心里更疼,这不是委屈的泪,是恨的泪,童贝贝猛的抬起头瞪向她们三人,三人接触到童贝贝的眼神时都明显一怵,这眼神好可怕,可是林夕马上反应过来,却不以为然,淡淡的说

“还不快去做,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做不完,明天有你好看的”

说完三人转身离开,在她们离开以后童贝贝默默地做着事

“诶!你说我们刚刚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苏欣看着旁边的两人问到

“过分,哼!难道你想待在那整理那些资料到天黑嘛”林夕睨了一眼苏欣

“就是就是,你没看电视报道么,最近有好多人失踪了,而且最后被发现了头颅不见了,7身体被碎尸了,好可怕呢”刘美佳双手抱肩上下划了划根本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诶!你别说了怪吓人”刘美佳四处望了望

林夕也觉得浑身周围凉嗖嗖,急说着

“诶呀,你俩都别说了,瘆得慌,快走吧,快走”三人匆匆的向远处走去,却不知道,身后一个没有影子带着一个帽子,身穿背带裤,一个黑色小衫的小男孩站在他们的不远处,盯着她们离去

一直忙到晚上六点半,才整理完,天已经给了,回家做完饭一定来不及了,童贝贝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肿起来的脸,笑了笑,是嘲笑,嘲笑自己,自己太懦弱,抬手捶了捶酸痛的肩膀,拿起书包往外走,走在长长的长廊,黑黑的,只有大大的月亮照进来的光亮,让人瘆得慌,童贝贝也一样,害怕的加快了脚步,直至走出校门外,马路旁的路灯,让黑夜亮了起来,童贝贝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家走去,在马上到家的不远处的小公园停了下来,坐在了一个路灯不远处的长椅上,淡淡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嘟囔道

“哎!现在回家也来不及了,就在这休息一下吧,好累啊,她们那么坏,怎么不去死”

话音刚落,就听见有孩童的呜咽声

“呜呜…呜呜…呜呜呜…”

童贝贝立马坐直了身体,害怕的四处望了望,这大半夜的谁家的孩子再哭,童贝贝,紧张的看了看四周,却在一个路灯下发现了一个瘦瘦的小男孩,蹲在那,抱着腿哭着,童贝贝紧张的抓着校服的衣摆,冲着那个小男孩说着

“小弟弟,你哭什么,这么晚了不回家,是不是迷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