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双眼睛盯着你

一,窗户上的脸

宽敞的别墅,上下两层的复式结构,每个房间装修华美,家具气派。尤其楼上的卧室,更是富丽堂皇,优雅舒适。一个小肚子微微凸起的女人正坐在高档的梳妆台前擦着孕期专用的护肤品。她一边轻拍着面颊,一边状似无意地对身后的保姆说:”小丽,你有看见我那条铂金钻石项链吗?——那条项链可是值不少钱呢。”

身后小保姆叠衣服的手停顿了一下,她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难堪,”太太,这句话,昨天晚上您已经问过我了。”她转身把叠好的一打衣服装进衣柜,关上柜门的声音微微有点响,她说:”我是真的没看见。”

“算了。”女人冷不丁地嗤笑出声,”反正马皓川也已经答应我,要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分给我,百分之十啊……”镜子中的女人摇了摇十根红如蔻丹的手指,”还不是因为我这肚子争气啊……”

身后保姆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她匆匆收拾好房间,转身离开了。

这个保姆叫许丽。她伺候的这个女主人叫苏文婧,是一个被当地富商豢养在郊区别墅的地下情人。许丽每天在这栋别墅里工作,一边忍受着来自苏文婧的猜疑,嘲讽和监视,一边每个月拿着比都市白领还要高的不菲薪水。不同于苏文婧豪侈奢靡的生活,许丽急需用钱,她结婚没多久,她的丈夫就出了车祸,现在正躺在重症监护室,每天都要花掉巨额的医疗费。

许丽揉着肩膀来回转着圈检查二楼的水源和电源,经过客厅的落地窗时,一股凉风突然袭来,阴嗖嗖地蹿上她的背脊。许丽望过去,白纱的窗帘已经快被凉风吹卷成一个圆筒状。她走过去,站在微微鼓动的窗帘前,伸出手来一把将窗帘掀开——推拉式的窗户没有关,严,冷风就是从这条小小的缝中灌进屋来。

此时,夜色正浓。透过落地窗向下看,后花园里的几棵大树被风吹的枝杈乱舞,窗下的那方大泳池此时正水波澜澜地荡漾开来——今天晚上的风真是不小。许丽将窗户关上,正要转身离开,突然,嘀嗒,嘀嗒……声音身后传来,她转过头……

“啊——”一声尖叫贯穿黑夜。

苏文婧打开卧室的门匆匆赶来的时候,许丽正瑟瑟发抖地蜷在角落里,她的双手捂住了大半张脸,嘴里不停地在说:”脸,一张发胀的脸……贴在窗户上,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水……”

苏文婧的脸瞬间惨白,她的嘴唇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一步一步向窗边靠近,苏文婧终于伸出手指颤颤巍巍地揭开窗帘:月光下,一双血一样红的高跟鞋静立在窗边一角……

二,游泳池里的歌声

最近几天,苏文婧的状态非常不好。那天晚上受了惊吓之后,她就开始断断续续地发起低烧来,连最近一直忙于工作没有时间来看她的马皓川这天晚上也不得不驱车来到这里。

看了一眼苏文婧略显憔悴的脸,马皓川坐在沙发上松了松脖子上的领结,说道:”去看医生吧。”

“不去。”苏文婧摸着自己的小肚子,”你又不是不清楚,这病,是由心生的。”

马皓川不以为然地看着她:”你呀,就是心思太敏感了,才……”

苏文婧突然别过头瞪了马皓川一眼,”马皓川,你别忘了,一年前的事你也算是半个凶手!”

马皓川被苏文婧倒泼盆冷水,他的表情讪讪的,过了一会儿,诺大的客厅里,突兀地,他冷笑出声。

晚上,许丽煲了冰糖血燕粥。听说,孕期三个月以内的女人喝这个对胎儿的大脑发育和免疫力系统好。炖盅的盖子一打开,蛋清香的浓郁气息立刻四散开来。马皓川和苏文婧坐在餐厅里,等着许丽为他们把粥盛来。

“你自己也盛一碗吧。”苏文婧瞧了一眼许丽,”看你这两天精神也不太好,吃点有营养的补一补。”

“不用了,谢谢太太。”许丽为苏文婧盛上粥,”这燕窝的腥味我不怎么吃惯。”

苏文婧冷哼一声,她的唇角高高勾起,”这可是泰国进口的无添加的纯正血燕,看见了吗,这一小碗……”苏文婧比划着自己精致的瓷碗,”这么大一小碗就得好几百呢!”

许丽没再作声,再抬头的时候就看见苏文婧一勺红澄澄的燕窝已经递到了自己跟前。许丽正犹豫着张嘴还是不张嘴,就听见苏文婧阴阳怪气地说道:”吃了吧,以你现在的家庭情况,即便家里能有几盏这样的上等血燕,也巴不得赶紧倒手卖出去吧。你若不吃,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许丽桌布下的拳头暗暗攥起,但她面子上仍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她把苏文婧的手推开,说了一句”这燕窝炖出来,怎么颜色跟血一样”,然后转身离开了。

苏文婧持着汤匙的手僵在半空,顿了一下,她把勺子重重地摔在了汤碗里。汤汁溅上了马皓川的袖口,马皓川眉头轻蹙,眼里却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怎么的,天天跟一个保姆较什么劲?”

“她偷了我的钻石项链,背地里还拿了我好几盏血燕!”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整天疑神疑鬼,才把自己给吓病的。”

苏文婧怒极反笑:”我疑神疑鬼?我的燕窝,可是有数的!”

这顿晚餐吃的并不愉快。晚饭后,窗外还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来。苏文婧喝了半碗粥就悻悻地上楼睡觉去了。马皓川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里看报纸。许丽在厨房里收拾餐具。

这是每天晚上许丽可以独自进餐的时刻,她的一勺米饭刚要伸进嘴里,厨房的门就被推开了。马皓川走进来,他的神情有些异样,”小丽,你有没有听见,咱们的房间里好像有个女人在唱歌,声音低低的,唱的好像……好像是粤语版的’你的眼神’。”

听马皓川这样说,许丽也紧张起来,她竖起耳朵仔细听,和着悉簌的雨声,好像真的听到一个女人在低低地唱:”淡淡然掠过,神秘又美丽,他仿似骤来的雨……”声音哀哀戚戚的,像是从窗外四面八方的雨幕中涌来。

许丽跟在马皓川身后,循着声音仔细寻找。不知不觉,两个人的脚步停在了别墅后花园的游泳池旁。池水湛蓝湛蓝的,幽幽的歌声像是从水底冒出,但是这一汪池水清透见底——泳池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马皓川的额角渗出细密的汗来,”这是那个女人生前最喜欢的一首歌,算起来,再过几天就是她的祭日。难道……真的是她回来了吗?”

身后”扑通”一声,许丽和马皓川别过头,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跟来的苏文婧已经瘫倒在地,她面露惊恐,浑身发抖:”是她,是她回来了,她是来找我复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