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雨第一次知道姐姐是这样理解她俩的关系:一直在战斗的敌人。

时光的魔手

陈晴一不如意,就归结于十几年前的决定,连带着全家人陪她懊悔,对她有愧。一次,当她又开始抱怨时,陈爸爸把杯子摔了:”上什么学是你自己选的!”陈晴张张嘴,想起当年陈爸爸说,家里只供得起姐俩中的一人上大学,又问她是上中专还是高中。”你说我怎么选?”陈晴带着哭音反问。

陈晴的人生就是从那一刻起与妹妹发生严重分歧的。好在,陈晴读的是幼儿师范,颇受大家羡慕-那时,成绩好的学生才能考上师范,更何况以后出来要当老师,这可是铁饭碗啊!陈晴的优越感维持了好几年,直至她工作、妹妹陈雨读高三。一日,陈爸爸说:”小雨,你就是全家人的希望。”陈雨从书堆里拔出头,又低下去。陈晴听了,想到她给幼儿园的孩子发饼干、擦屁股就是一天……还将是一辈子,顿时心都碎了。

陈雨以全省第三的高分考取了全国最好的大学。

一晃七年,陈雨硕士毕业,在北京做公务员。陈晴所在的幼儿园被承包,铁饭碗被打破了。陈晴的丈夫林海原来是军人,转业后不到一年单位就倒闭了,只好在一家修车行做维修。

时光像一只残酷的手,把”晴”的生活转阴,却让”雨”过天晴。陈晴的不满和委屈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如果我上了大学

陈雨一年回两次家,每次都大包小包-起码一半送给姐姐。诚然,姐姐生活不顺不是她造成的,但陈雨总过意不去。

但这并不意味着陈雨同意陈晴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论。她觉得姐姐过于纠结这个问题,凡事都以此开脱。你看,当父母催促陈晴要孩子时,每次都被陈晴堵回去:”俩打工的,养自己都难,再养个孩子?””如果我上了大学……如果我有好工作……”父母不知如何劝解,或者说反驳。毕竟,当初是他们逼得陈晴只有一条路可选。

父母和姐姐的冲突多了,陈雨决定找个机会与姐姐深谈。深谈的核心是:一、中专毕业再奋斗的人多了,不是没有成功案例;二、有一纸文凭又怎么样?人生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陈雨以自己为例,独居北京、事事靠自己,个中辛苦不足向外人道。再说了,学历高,找个合适的人都不容易。

没想到,陈晴直接过滤掉陈雨前面的话,抓住了她读取的核心。她把眼睛睁得老大,说:”啊?你真没找到合适的人?我还以为是你太挑。”

第二天,陈雨”找不到对象”的烦恼就被摆到了陈家的台面,它直接超越陈晴的生育问题,变成陈家的”第一愁”。陈雨恨姐姐多嘴,招来父母没完没了的唠叨。那次,她提前回京。

没想到陈晴却上了心,她先发动在北京的小学同学、闺蜜的表姐、邻居的三姑给陈雨寻摸对象,后来干脆在暑假直接上京。

一天,陈雨下班回到家,陈晴对她神秘地笑,又递给她几张纸。纸上的内容很像简历,却比简历多了”求偶诉求”一栏。电光火石间,陈雨明白了:”你你你,去了父母相亲会?”陈晴一副不识好人心的嗔怪样儿,她伸出手,打掉妹妹因受惊过度而一直对准她的手指。

原来她们一直在战斗

陈家双喜临门。

陈雨大婚。陈晴向众人介绍成功经验:没别的法宝,就一个字”配”!她按照陈雨的条件,认真比对、几经筛选,最后找到和陈雨经历、学历都差不多的李历。

而那次陈晴从北京回来,小别胜新婚,无防无守竟怀孕了。娘婆两家一片沸腾,唯独陈晴有些犹豫,怕一生孩子工作就危险了。这时,陈雨把胸脯擂得咚咚响:”别担心钱,有我呢!”陈晴感动得要哭,这才下了决心把孩子留下。

陈晴剖腹产,生下8斤的儿子土土。孩子满月,陈雨回老家,她包了红包,却在送出去前,被陈妈妈叫进房间。

“你打算给多少?””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