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平生最爱三件事:女人,钱,雪茄。

若从三者中只能选取一样,他只会选女人。因为女人给了他追逐人民币和一切美好体验的动力。

嗯,于他而言,人活一世,惟女人不可辜负。

这是王军前42年的人生信条。

对于有的男人一生只睡一个女人,他表示无法理解–一个女人再活色生香,也无法跟一溜女人花样百出的美好体验相较。

他觉得这类男人的人生,未免太单调了。

王军是个标准的钻石王老五,自己创办了家小公司,有钱,有闲。他对女人永远充满无穷的乐趣:

追逐女人,征服女人的过程让他时刻感觉到一种青春的激情与活力。

但当他在赵欢身上瘫软成泥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巨大的失落与空虚,倾刻间包裹住了自己。

以往那种猎艳时的新鲜感、惊险刺激感、征服快感统统消失了。

所有的飞入云端和酣畅淋漓,其实最后都是六个字:上来欢,下来酸。

他在收获这个体悟后,颓靡了好久。

有一回,王军在一个身家比他大得多的靳老板办公室看到幅对联。

上联是:鸟中笼中,恨关羽不能张飞

下联是:人活世上,要八戒更需悟空

他跟靳老板探讨了起来:老兄你事业发展如此顺遂,何来笼鸟之困?

靳老板看着他,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

事业只是男人存活于世的一个壳,但你得记住,入了世,还得出世,人活一生最后求的还是心性的修行啊!

他忽然就感了兴趣。跟着靳老板热烈地讨论起了人生。

聊半天,才知年过50的靳老板在修佛学,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靳老板拍着他的背,像个智慧的长者:

人活到了一定的年纪,得在思想上让自己开悟,世间一切事物其实不是求来的,而是由各种条件和合而生,虚幻不实,变灭不常。修行最首要的是你得戒淫,才终得悟空。

你是不是在情场上心有所困?对女人这东西都不感兴趣了?

王军一拍大腿:妈呀老兄你好毒,如何一眼就看穿了?

靳老板哈哈笑:

你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你是对在不同的女人身上打转不感兴趣,一句话就是,你丫玩累了,想收心了!

你目前这状态谈修行还为时尚早,给你一剂良药,赶紧娶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居家生娃过过烟火日子,包你烦恼百消。过上三年五载再来跟我谈人生。

王军觉得靳老板说得有道理,色字头上一把刀,见识的女人太多,难免麻木,从而失了感受纯粹的机能。

他决定结束这种放浪形骸的生活,打算挑个好女人娶回家。

他回到家就开始梳理跟周围一圈女人的信息。

这一梳理分类下来,却让他苦恼不已:

妈的,平时一大波莺莺燕燕缠绕左右,他从未有过缺女人的感觉,但搜罗一圈后却没有一个符合当妻子的好女人!

他头一回静下心来分析这些女人:

不是贪财就是贪爱,不是心机婊就是白莲花;要么妖媚骚浪要么卖萌装纯。

就是没一个纯良的。

王军此时才悲哀地感觉到,原来自己还真特么地缺女人,严重缺失好女人!别看他不缺钱,但找个好女人的渠道并不比穷小子多。

一个钻石王老五,在熟人社会里,是不太容易遇上好姑娘的–一个40多岁的男人,不缺钱不缺事业,单身这么多年,确定他身体心理没毛病?

他想过在职场上找,可也不是那么容易–从员工堆里找?他仔细一思考:员工嫁给老板一则图他的钱居多,二则对自己的工作规律一清二楚,缺乏自由度,三则不利于在别的员工面前树威。

他还想过从合作伙伴当中寻找,可反复分析后又否决了–那些前来找自己谈项目谈合作的女人,哪个不是头脑比兔子还精明?事业和金钱才是她们的春药,娶了这样的女人,最后怎么死的怕都不知道。

他最后想,要么征婚吧–可一上那些征婚网站,就感觉掉进了一个个温柔的陷阱里。那里面的女人要么是花容月貌,要么是富可敌国,要么是才艺满腹,她们在对征婚对象的要求里千遍一律地写着:不看重物质及其他条件,对我好、能成为灵魂伴侣就行!

他一个激灵,灵魂伴侣?实话说他没那个耐性,这难度系数太高了!

郁闷之下,在公司签下一个大单后,他去了黄山旅游散心。

一路上没啥可圈可点,惟有那个名叫张霞的导游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坐上去景点的大巴后,张霞开始拿起话筒介绍,开头一句就把大家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