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雅依然记得那个令她倍感难堪的早上。尽管头上扣着轰隆隆的耳机,可伴着公交的颠簸,窗外一成不变的风景还是把她催眠了。起初安雅的头只是咚咚地敲着玻璃,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头已经微微地偏到了左侧,下巴稳稳地压在一个男生的手臂上。安雅唰地直起腰,草草捋了捋沾在下巴上的头发便慌乱地在包里摸纸巾。

男生依然用手紧紧地抓着前座,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尽管衬衣的袖口已经被口水浸得冰凉。

安雅最终没能在包里翻出纸巾,倒是下车的时候,男生递了一包过来。安雅一边擦着下巴一边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后来在车上见面的时候,男生会简单地和安雅摆个手,安雅也只是戴着耳机向他点个头便坐在窗边看风景。

男生喜欢穿格子衬衣、浅蓝的牛仔裤,穿过叶隙的光斑在他的脸上明明灭灭,即使他低着头专注地玩手机,样子也是那么的好看。每次偷偷地望向男生,安雅的心都跳得厉害,感觉自己像个小蟊贼。

没用多长时间,安雅就记住了男生胸卡上的所有信息,甚至那串长长的手机号码,她也能倒背如流。

安雅给明浩发的第一条短信是”谢谢你”,很快,她收到了一个问号,然后是一个笑脸。对方没有追问她是谁,也没再问为什么,这一点,倒让安雅觉得很惬意。

后来安雅又发了几条过去,虽是些”今天天气不错”之类无关紧要的话,可明浩总会耐心地回过来。尽管每次的话语都不多,但安雅却很享受这种交流方式。

是的,像安雅这么自闭的女生,平日里哪说过这么多话呢?没用多久,两个人就在手机上熟络了起来。

而现实生活里,两个人依旧没有多少交集,只是每次下车的时候,明浩都会把胳膊撑在门侧做成一个小门让安雅钻过去,这样再怎么人多,安雅也不会受到拥挤。

其实,有好多次,安雅都会惴惴不安地在手机上写下那句话:”我就是你身后,戴着耳机的女孩。”而犹豫再三,安雅还是不敢把那几个字发出去。从小到大,安雅一直都很自卑,她认为老天绝不会让幸运降临到她这种女孩的头上。如果这种小小的幸福能够持续得长久一些,安雅宁愿做明浩生活里最熟悉的陌生人。

安雅依旧每天戴着大大的耳麦,把自己与这个喧嚣的世界隔绝开来,她那样安静地看着古老的长安城四季交替,看着明浩的脸由稚嫩变得俊朗。直到有一天,她发现明浩的身边多了个女孩儿,安雅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层波澜。

安雅知道,这一天,迟早都是要来的。女生戴着粉红色的毛线帽,个子要比明浩矮上一头。说话的时候,她会认真地仰着脸,忽闪忽闪地拍打着长长的睫毛,谈到兴奋的时候,还会嗒嗒地跺起脚,偶尔,也会伸手拂去从窗外飘到明浩肩上的叶屑。而明浩,亦会不时地正正女孩头上的帽子,然后微笑着,拍拍她的头。

那种时候,安雅的心总会感到很纠结,尽管她知道,对于那个小女生,她甚至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三年来,她给明浩发了无数条短信,而现实生活里,他们只不过是未曾说过一句话的路人甲和路人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