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妈,最近身体怎么样?还好吧?朱赫手里拿着电话,在办公室来回踱步。

恩,好,妈身体好着呢,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啊?电话那边,朱妈眉开眼笑着。

恩,最近有个工程,催的紧,过一段时间吧。朱赫坐到办公桌前,点燃了一支烟。

儿子呀,一定要少抽烟啊,那东西对身体。不等朱妈说完朱赫不耐烦的打断。好了,妈,我还有个会议,先挂了。那好吧,注意休息啊。朱妈握紧电话恨不得再和儿子多说两句话。恩,知道了。朱赫挂了电话,看了看手里刚刚燃起的烟,送到嘴边,狠狠的抽了两口。

就算现在不在她身边,她却还是那么喜欢管教,可惜,她再也管不住他了。嘴角挂起一个弧度,让人想不通,快到30岁的人,为何对着母亲却还是有着如此叛逆的心思。

那边,挂了电话。朱妈不住的咳嗽,在厨房忙着的小保姆听到咳嗽声跑了出来,阿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都咳了半个月了,也不见好。您有坚持不去看病,这可真。

好了,小佳,我出去走走,放心吧,没事的。朱妈披了件外套,站起身。

您要去哪,我陪您。保姆小佳不放心的跟在身后。

唉,朱妈缓缓转过身,我这把老骨头了,还能去哪,还能飞到火星去?我就在巷子这转转,你趴窗户就能看见我,放心吧。说完,慢慢走了出去。

那好吧,小佳看出老人家心情不好,不好再坚持,转身回了厨房。过来半晌,到了中午,见朱妈还没回来,小佳便走到了窗前趴着窗户眺望,果然看见朱妈披着外套站在巷子转角,不住的张望着什么。看着老人单薄的背影,和被风吹散的花白头发,不知道为什么,眼睛一阵发酸,小佳闭了会眼睛,抹散了眼角的晶莹,走出屋子去叫回朱妈吃饭。

一连几天,朱妈都往外跑,站在巷子口,一呆就是好久。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差,晚上总是咳醒。一天,趁朱妈出去,小佳拿起电话给朱赫打了过去。

朱哥,能不能回来看看,阿姨很想你,她最近身子也不太好,老人家很是惦记你啊。朱赫握了握手中的电话,半晌才出声,知道了,再无别的话。

放下电话,小佳的目光有停留在了老人身上,朱赫是个年轻有为的男人,对老人的各方面都很关照,可是,总觉得和他母亲之间,少了些什么,似乎,感情很淡薄。

朱赫回去看望朱妈时,已经是第四天了,看着幽深的小巷子,儿时的记忆也清晰起来,朱爸因病去世早,3岁那年就病逝了。朱妈是个性格要强的女人,从小对朱赫要求非常严格,让小小的他觉得非常的吃力,不让他去玩,从不接送他上学放学,甚至家长会都极少去开,渐渐的,他对这个严厉的母亲,产生了一种疏离,总想着有一天要独立,可以摆脱她的管束。

现在,他做到了,可是,又觉得少了些什么一样。事业稳定后,他要给朱妈买新房子,朱妈不肯,一定要住在老宅,大概是想在这怀念朱爸吧。

进了屋子,朱妈还在午睡,躺在那里安安静静。朱赫把西装外套脱了,放在沙发上,看看床上的老人。他从不知道,自己母亲头发花白了这么多,身子也消瘦了不少,她在电话里不是很有精神的说自己身体很好吗?所以,他就信了。他低下了头,究竟是信了,还是在逃避着什么,而忽略的对她的关心。

这个他在世界上唯一至亲的人,现在就躺在离他几米远的床上,却感觉两人之间隔的那么遥远。坐了一会,起身告诉小佳,自己下午还有个会,就离开了。小佳不满的背后撅撅嘴,却也没再说什么。

走到巷子口,一个老伯从他挥了挥手,是朱家小子不?

您是?朱赫疑惑的抬起头。我是武伯,哈哈,臭小子,武伯笑呵呵的说。武伯,您好,朱赫礼貌的说。你回来看你母亲了?武伯拍了拍他的肩膀。是,朱赫说。唉,多回来陪陪她,她呀想你想的紧啊,武伯意味深重的说,这几天还天天守在这站着等,那样子就是在盼着见到你呢。还和以前一样,你每次上学,她就靠在这,看着你。放学前呢也站在这等半天,直到远远的看见你才回去。你妈不容易,从小带着你,一个女人家什么活都干,搬砖挖煤真是很能吃苦啊。她对你的严厉,只是表面,可你想想,她对你的照顾哪个不是体贴入微,其实她很关心你的。武伯的一番话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心中最脆弱的一面被人击破一样。

回去的路上,他不断的回想以前的事情,朱妈对他虽然严厉,但是生活各方面从没亏待他,家境虽然不好,但他从未吃过什么苦。可想而知,生活贫瘠的时候,那些苦都是谁吃的。

傍晚,刚刚吃完晚饭,朱妈坐在客厅里,知道儿子今天来过了,自己却因为不舒服在休息,心中不免有些懊恼,毕竟,她是多么想见到儿子啊。穿上外套,出了家门,慢慢走到了巷子口。今天的风有点凉,让朱妈有些吃不消,但她还是想着在这站一会。一辆车停在了不远处,车里的人看着朱妈在风中单薄的身影,眼睛酸涩,下了车,走到了老人面前。

朱妈已经老眼昏花,直到他走到面前才看清是自己儿子。老人不敢相信般瞪着眼睛,瞧了又瞧,脸上绽放出笑容。朱赫上前抱着朱妈,眼角的泪不经意的滑落。老人的幸福如此容易满足,他之前确是那么的自私和吝啬,拥着老人慢慢像巷子里走去。

妈,你最近很不听话啊,身体不好不去医院还总往外跑。朱妈小心的看着儿子,没底气的说,我身体挺好的,出来透透气。朱赫他停下脚步帮朱妈紧了紧衣服说,我最近都很清闲,负责监督你看病吃药养身体。朱妈看着儿子,眼中带泪。

身后的两个人手上提着朱赫的行李,跟在母子后边。他已经决定了,搬回来和母亲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