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和齐桂显所在的城市限购,买房首套首付百分之三十,二套百分之六十,且在贷款利息上也有一些差别。一套房子下来,首套和二套,能差上几十万。

夫妻俩攒了一些钱,想再买一套房,可是二套首付肯定不够。为此,俩人动了假离婚的心思。这建议还是连城提的。假离婚这事,由女人提比男人好一点,女人提,一般都是真为过日子。男人提,多数是骗局。

连城是真相信齐桂显。俩人恋爱结婚六年,都认定彼此一生该不离不弃。生活中不排除有些戏精男人演得好,能把女人唬得团团转,但一般女人,第六感强烈,男人爱不爱自己,她心里清楚。

俩人经过商量,做了一番妥善安置,又等了一年,把离婚满一年买房才算首套的期限挨过去,才把二套房买了。

这一年风平浪静,俩人完全没有因为“离婚”有啥分歧,日子该过过,小架也该吵吵,爱也该做做。连孩子都感觉不出来。

二人相约这件事瞒着所有人,房子弄好,就偷偷把婚复了。

新家在一个重点学区,买过来就租出去,房子在齐桂显一人名下。

齐桂显是父母的养子,当年母亲不生养,抱养了他,结果一抱养他,就怀孕生了弟弟齐桂龙。齐桂龙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除了惹事,没别的本事。

一切顺遂,可没想到,就在房子刚下来的第二个月,齐桂显出事了。

齐桂显跟着单位去郊游,没赶上单位的统一班车,自己开车往郊区赶。路上因为着急,追了大货车的尾,后又被另一辆大货车追了尾。

他的小速腾,像纸糊的一般,在两个庞然大物中间,一挤就扁了。

人都没用往医院送,法医过来,把零碎骨肉捡起来直接装到了一个黑色袋子里。

火葬场,工作人员喊:家属过来办手续。

连城哭得昏天黑地,刚要站起来,弟媳喊她公公:“爸,爸,你快去,你才是家属呀!”

公公哭得已经鼻涕连着眼泪了,六十多的老人,风烛残年,白发人送黑发人,男儿有泪不轻弹那一套此刻完全失了作用,虽是养子,到底有情。

刚才弟媳妇的话,连城身子一震,稍微一清醒,脑袋里电光火石。

这是出了状况?

公公擤了擤鼻涕,眨巴了几下红肿的眼睛,看了连城一眼,径直走向工作人员。

“我是死者父亲。”

连城跟过来,对工作人员说:“我是死者爱人。”

弟媳也跟了过来:“他们离婚了,这个老人才是死者的直系亲属,最近的人。”

火葬场的人见识何其广,一看有问题,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拿证件来办理吧。”

弟弟齐桂龙连忙回家去取户口本,连城没有动,她知道他们假离婚的事,齐家人知道了。她不用回去取什么。

弟媳开门见山:“大嫂,你们已经离婚了,大哥的后事就由我们办理吧。”

“我们那是假离婚。”连城说。

“那可没听说,上次大哥在家吃饭,我们跟他借钱,他说没有,刚买了房子,我心想哪有那么多首付……原来是你们离婚了。”

这是一个把借钱也说得理直气壮的人。

“就是为了买那个房子,办的假离婚。”

“可证是真的。”

连城知道,肯定是齐桂显在婆家不小心说漏嘴了,弟弟两口子常年借钱,他拿不出来总得说个理由。

弟弟那里,齐桂显已经花了不少钱了,供他读完了一个大专,买房结婚又掏了20万。

按理说已经不少,可齐桂显还是常在齐家人面前露出软弱一面,他们只要说,要不是父母养了他,他就不知道在哪儿喝风饮露,他就没办法。

连城实在是不喜欢这个弟媳妇,这女人庸俗市井,愚蠢自私,年纪轻轻一肚子寄生虫心思。她当年嫁给齐桂龙就是因为看上有个好大伯哥,以后生活有人罩着。齐桂龙也没什么正经工作,拿滴滴打车当营生,猫一天狗一天的,弟媳做微商,每天想着一口吃个胖子。有了产品准是先惦记忽悠大嫂一单。

就这,弟弟还搞起了外遇,跟一个卖茶叶的小姑娘好上了。弟媳闹了好长时间,也没什么办法,在“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的掩护下,凑合着过日子。

弟弟一人外遇,好像齐家全家都欠她,弟媳妇动不动就在婆婆面前诉委屈,说嫁给他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