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浩戴着一副眼镜温文尔雅的在人事科当了12年科长,都说这个科长的职位最符合他的性格特点,最适合他。可是,在一个职位上干久了,难免会感到枯燥无聊,索然无味。

这不,新年上班没几天,他就向吴局长郑重提出要换个科室工作的想法。

几个星期过去了,见吴局长还没有换他到别的科室工作的意思,他就熬了一个通宵,熬红了眼睛,写了一份长长的辞职申请书,多达两千三百多个字。

吴局长看了辞职申请书后,说他辞职会后悔的。他斩钉截铁地说绝不后悔。经过反复权衡得失利弊后,吴局长个人最终同意了郝科长的请求。不过,能否最终辞职,还得提交党组会讨论。有了这么一个基本意见,郝科长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逢人就说他辞职了,不再当人事科长了。

第二天,郝浩在大街上碰到了一个老同学,就把辞职的事跟老同学一五一十地讲了,还说自己不在人事科负责了,真快活。老同学大吃一惊,两眼睁得比鹅蛋还大:”啊?你不在人事啦?”

郝浩听了觉得很别扭,我活得好好的,你竟然说我不在人世了。郝浩哭笑不得,立马找个借口跟老同学拜拜了。

走着,走着,他碰到一个熟人。熟人关切地问郝浩:”今年调整干部时你有没有动一下呀?”他老老实实地说他辞职了,不想再当人事科长,要不了多久,他将在别的科室工作。熟人听了目瞪口呆,好半天才说:”啊,你离开人事了?可惜可惜。”

郝浩一听心里更不舒服,刚才不在”人世”,现在又离开”人世”,还让不让我活呀?真是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跟熟人说了声再见后,继续赶路。没多大一会儿,他就碰到了高中时的物理老师。老师姓周,早退休了。寒暄后周老师乐呵呵地问:”郝浩,是你呀,你还当人事科长吗?”

郝浩见了周老师,格外开心,说:”我辞职了,不想再当人事科长了。”

“啊?”周老师满脸惊诧,”辞职了?那你从此不干人事啦?”这是什么话呀,我哪天干的不是人事呀?郝浩又着急又好笑,只得哭丧着脸。

这怎么得了!辞职申请没批下来,就遭到了这些”诅咒”!要是批下来,那还得了!郝浩想着想着,忽然毅然决然地转过身来,回到单位找到吴局长说:”我不想辞职了,我要收回我的辞职申请书!”说完,郝浩尴尬万分地想:出尔反尔,变化无常,领导肯定会骂我神经病的。

吴局长听了,果然表情严肃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郝浩急了,疑惑地问:”吴局长,你真的要我辞职?”吴局长点点头说:”是的,我想通了,你离开人事也好。”

郝浩已听了一天的”人世人世”,现在又听见局长要他”离开人世”,心里堵得慌:”我……我离开’人世’有什么好哇?”

吴局长当即反驳:”你离开’人世’咋不好?好让那些没干人事的人有机会干干人事呀!”

郝浩懵了:”不,我不想离开’人世’。”

吴局长平静地说:”现在说这话已经晚了,我跟班子很多成员都通了气,大家都知道你不想在’人世’了,我们怎么能继续把你留在’人世’呢?”

郝浩心里乱得像一团麻,”唉,看来,我这回是真的要离开人世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