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妻子当了厂长秘书以后,罗阳心里一直堵得慌,因为社会上关于厂长与女秘书之间的风流韵事传得太多。而且妻子又是长得那样小鸟依人,以前下班回家都是她烧饭做菜管孩子,现在却倒过来了,他倒成了”马大嫂”。这且不说,她还常在家里人等她回来吃晚饭时,挂一个电话回来,而且用的是厂长的手机,神气十足地说:”今晚我们有应酬,所以我不回来吃晚饭了。”多一句话也不说,便把手机给关了。”我们”是谁?还不是厂长和她两个人。

这次可好,她随厂长到香港去谈生意,一走就是半个多月,把家全丢给他了。说是和外商洽谈一个合作项目,厂长就看上她的伶牙俐齿,还特地加封她一个公关部经理的官衔,他想到厂长搂着她游山玩水、进出咖啡馆夜总会……由于白天想得太多,晚上经常被梦魇惊醒。

这晚他又醒来,脑子里正天马行空,忽听门锁”啪嗒”一响,妻子满脸春风走了进来,带过来一阵浓郁的香水味,”叭。”她浪漫地给了他一个响吻,一边”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以前他觉得她的笑声醉人,可今晚却感到”浪!”尤其看到她两片涂得红红的嘴唇,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那个项目我们谈妥了。”她眉飞色舞地谈开了,”厂长直夸我的谈判技巧,说我为厂里立了一大功,要重奖我。这不–“说着她打开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一套高级时装给他看,”正宗的法国货。还有……”她又拿出衬衫、披肩,甚至乳罩,展开来给他看,”我在百货公司里试过,厂长夸我胜过时装模特儿。”罗阳越听心里越恼火,气得腾地从床上跳下来:”厂长,厂长,你心中就你那个厂长。如果……”他把下面的话咽了下去,肚子里却仍继续说,”你不跟他有那层关系,他会待你这么好吗?”他抱起一床被子走到客厅,蒙头睡倒在沙发里。她这才发觉他情绪不对头,笑着摇头。

第二天早上,他被一只抚在他脸上纤小温柔的手惊醒了,睁眼一看是妻子跪在沙发旁。”啪。”他不客气地将她的手推开。她一点也不恼,反而笑望着他说:”我听厂长说她每次跟人家在宾馆谈生意回来,她丈夫都气得一个人睡沙发,看来男人都一样。”

“什么?你说什么?”罗阳一听惊得一骨碌从沙发上跳起来,瞪大了眼,”你、你们厂长是女、女的?”他说话都结巴了。”为什么厂长一定要是男的?”她反唇相讥。”你为啥不早点告诉我?””你啥时候问过我了?”她还是那种口气。”唉–“他悔恨得一把揪住自己的头发,”害得我白白地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她再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这叫自寻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