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畈有位名叫赵洁的年轻人,他在五岁时不小心从屋外的小路边坠入4米多高的秧田中,整个脑袋全在泥中,幸亏抢救及时,命是保住了,可大脑不太好使,成了一个半傻的人。

赵洁虽然是个半傻人,但是位长得挺帅的小伙子。只要不犯糊涂病时,与正常人没什么两样,活儿干得不错、又很勤劳。犯病时,有时自言自语,有时学别人的话说。

到了该谈婚时,赵洁的父母求人说媒,终于给儿子说上了一个有三分傻的女人做媳妇,两位大人放了一半的心。

媳妇终于怀孕了,赵洁到了清醒时,也跟父母一样,乐呵呵的。

转眼到了分娩时,儿媳被公婆送到了县保健站,就是为了确保大人和孩子的安全。

孩子安全地降生了,是个大胖小子,爷爷、奶奶乐得合不拢嘴。赵洁一高兴,犯糊涂了,说:”我给妻子生了个大胖小子,我给妻子生了个在胖小子……”

赵洁按照母亲的吩咐,一手提着大公鸡,另一只手提着两包红糖,高高兴兴地上丈夫娘家报喜。

当他来到丈母娘的大门前高声喊道:”娘,我给您的女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特地来报喜了!”

丈母娘一听傻女婿的话,急急忙忙跑出来迎接傻女婿,高兴地纠正道:”你说错了,应该是我的女儿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

“对,你说错了,应该是我的女儿给你生了个大胖小子。”

丈母娘问道:”你哪来的女儿?你哪能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赵洁走进门,接过丈母娘的话又说:”是呀,你哪来的女儿?你哪会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

丈母娘提醒道:”我有女儿,你的妻子就是我的女儿,是你没有女儿。”

“你的妻子就是我的女儿,是你没有女儿。”赵洁说完将带来的公鸡放在地上,两包红糖放在桌子上,坐下了。

丈母娘边倒水,边提高声音说:”我是你的丈母娘,女人,哪会有妻子?我的女儿就是你的妻子。明白吗?”

赵洁傻乎乎地点着头说:”明白了,明白了!我是你的丈母娘,我的女儿就是你的妻子,明白了!”

丈母娘一听傻女婿的话,就说:”对对对!你是我的丈母娘,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妻子!”说完,一想,说:”不对!真把我说糊涂了。你呀,工夫不大,教好了一个’傻’徒弟–”

赵洁望着丈母娘嘿嘿地笑着问道:”谁教傻徒弟呀?”

丈母娘望着傻女婿笑着说:”是你教我这个傻徒弟!”

“你是我的傻徒弟?”赵洁用手指着丈母娘笑着问道。

丈母娘笑着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