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耿是个民警,两个多月前,他在一个迪厅抓嫖娼的,有个小子很嚣张,老耿给了他两巴掌,谁知这小子是一个副市长的儿子,结果人家告了老耿,老耿就被下了岗。

闲着也是闲着,这天,老耿骑自行车到郊外一个葡萄园去买葡萄,其实,买葡萄是假,散心是真。

老耿出了市区,拐上一条黄泥小道,骑出不远,身边喇叭一响,一个声音喊道:”哟呵,这不是咱们的老耿同志嘛!”

老耿一瞅,是个大胖子,开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有些面熟,仔细一想,这不是三年前自己抓的那个贪污的局长吗?

胖子外号张胖子,以前是工商局局长,三年前被举报贪污,调查后进了公安局,由老耿等几个人审讯。老耿手腕很硬,给了张胖子”几下”,这”几下”就让胖子交代了,并且记住了老耿。

老耿看一眼张胖子,没搭话。张胖子放慢速度,跟老耿并排开着,皮笑肉不笑地说:”听说你刚被下了岗啊!唉,像老耿这种人才,怎么会被下岗呢?这世道哇……”这话正戳到老耿的痛处,他脸上不由得一热。老耿心里不是个滋味,面对张胖子的冷嘲热讽,也无话可说。

张胖子继续得意地说道:”我坐两年牢出来后,虽然局长不干了,但自己办了洗衣粉厂,嘿嘿,老天爷保佑,还弄得不错。哼,风光不减当年!对了,厂里缺个看大门的,老耿哇,像你这种年纪出去找工作也没戏了,不如就先凑合去我那里干着吧?””不必了!”老耿冷冷道。

“哈哈哈!我说……哎哟!”张胖子只顾得意了,没留意路边一块砖头,摩托车辗在砖头上,朝路边一滑,”哗啦”一声,连人带车摔进了路边的小沟里。老耿吓一跳,忙下了自行车跳进沟里。只见张胖子上半身露在外面,下半身被摩托车压着,右大腿还咕嘟咕嘟往外涌着血。

张胖子刚刚不可一世的一张脸已经变得苍白,有气无力地哀求道:”求求你,老耿,救我一命!我、我给你钱……”老耿正要弯腰去抬张胖子腿上的摩托车,听他这么说,就直起身子,问:”你这条命值多少钱?”张胖子一边呻吟,一边哼哼道:”我出一万块,只要……只要你救我,求求你了!”老耿冷冷地嘲讽道:”你这条命原来只值一万块钱呀?”张胖子忙道:”我知道少了点!是少了点!我出三万,不不,五万!”

老耿这才抓住摩托车,发一声喊,从张胖子身上掀了起来。张胖子喘着气,讨好道:”老耿,你可是人民的好警察、好公仆,不能见死不救呀!”老耿眼睛一瞪,说:”我下岗了!”

“我刚才的话你、你别介意!”张胖子忍着剧痛,想赔笑却笑不出。

老耿撕下张胖子的一片衣襟,缠在他的腿上,边缠边说:”你是不是以为只要花钱,什么事都能办成?”

张胖子脱口而出:”那还用说!”他又一咬牙,拍着老耿的肩膀说,”好吧,老耿,我知道趁这次机会,你不宰我一刀是不可能的!这样好了,我出十万,只要你现在把我送进医院!”老耿眉头一皱,手里用力一系,张胖子痛得一咧嘴。老耿瞟了张胖子一眼:”你身上有那么多现金吗?”

“这个……”张胖子傻眼了,现在身上确实只带了几百块钱,但他毕竟头子活络,拍着胸脯说,”我知道现在这年头,空口承诺你是不会信的,这样吧,我打一张十万块的借条给你!”

老耿一点头,道:”好!”

老耿从张胖子的包里找出纸和笔,张胖子哆嗦着手写道:我欠警察耿天鸣十万块人民币!在欠条下面张胖子签上自己的名字,没等老耿说什么,张胖子自觉地用手指沾了一下血迹,摁了一个指印。

张胖子多精明,他的钱哪有那么好赚?他本来也不肯写这个借条,等路过的人来救自己。但他转念一想,这条小路白天的过路人本来就少,加上现在大部分人都是见事儿躲着走,会有人管自己吗?自己腿上伤口却耽误不得,万一失血过多再来个感染什么的可麻烦了,思来想去,他也只能使用缓兵之计,先打十万块的欠条给老耿,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老耿收起欠条,骑着自行车飞速朝市区骑去。

不大一会儿,一辆出租车急驶而来。老耿跳下来,把张胖子抬上了车。坐到出租车上,张胖子一颗心才算放下了一大半,也开始心疼起刚才开出的借条来了。十万块?这钱也赚得太容易了吧!如果不给,自己亲手打的欠条可在老耿手里,白纸黑字加上红手印,要想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出租车起价6块,到人民医院一共用了10块钱,老耿付了车钱,陪张胖子进去检查。医生检查下来,张胖子腿骨骨折,需要动手术。张胖子的手机被那一摔给摔烂了,所以临上手术台前,他给老耿一张名片,让老耿打个电话通知他家里人。刚进手术室,张胖子忽然暗叫不好:如果老耿找到自己家,亮出那张欠条的话,事情或许便要糟了!连急带疼,他嗷的一声就昏过去了。

再说老耿,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凳上,手里拿着张胖子的名片,和他打下的欠条,皱着眉,抽着烟。一根烟抽完,老耿仿佛下了决心似的,把烟头扔在地上,用皮鞋踩灭,大步朝外走去。

老耿按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张胖子家,张胖子的老婆正睡午觉呢,穿着睡衣打开门。老耿把张胖子的欠条递给她,说:”张胖子欠我的钱,这是欠条。”张胖子老婆看了看欠条,说:”不错,这是张胖子的笔迹,你现在就要钱吗?”老耿点点头:”是的!”张胖子老婆疑惑地看着老耿,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你等着。”她进了屋,很快出来把钱递给老耿。

“张胖子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老耿扔下一句话,拿着钱转身就走。

“真是个怪人!”张胖子老婆看着老耿的背影,喃喃说道,随即赶向了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张胖子的腿已经处理好了,身体其他地方并无大碍。看到老婆赶来,张胖子第一句话就焦急问道:”有个五十来岁,衣服土得掉渣的瘦老头来找过你吗?”

“他去咱家了,就是他告诉我你在这里的呀。”老婆说,”还拿着你的借条问我要钱来着。”

张胖子心急火燎地问:”钱呢?你给他钱了吗?”

老婆痛快地说:”给了,你的字迹我认识,就帮你还了钱。”

“我的天啊!”张胖子眼前一黑,气得差点晕倒,随即怒骂道,”什么狗屁警察!都是他妈的假正经,其实干警察不也是为了赚钱……”

老婆见张胖子这么生气,不解地问:”你怎么了?不就十块钱吗?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

张胖子一愣:”什么?十块钱?”

“是呀,给,你看欠条。”说着,老婆把欠条递给了张胖子。

张胖子接过欠条一看,没错,就是自己打的那张带血的欠条,只是在”十”字后面有一个香烟烧过的焦黄的疤痕,刚好烧去了那个”万”字,再一看欠条的角落处写着两个字:车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