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树从来没有自由自在过,不是一根柱子靠着它的树干,就是附近的植物靠得太近。柳树确实不能自由生长,经常被剪枝,弄成残废。

可怜的柳树开始经常叹息。

“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一定要集中全力从这种奴隶地位中挣脱出来!”

柳树梦想着自由。它不是简单地想,而是确实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了解周围世界的所有植物,也了解每种植物的特殊要求,也许,我能找到一种一点也不需要依靠我的植物。”

柳树在苦思冥想中打发着日子,突然,思想的火花照亮了它的头脑。

“过去,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这脑袋呀!”

柳树乐得全身的枝条都抖动起来。它毫不怀疑,南瓜是最理想的伙伴,用它可以缠绕别人,而自己又不被缠绕。

有了对象,柳树就扬起枝条,希望能看见朋友–小鸟。这时,真有一只喜鹊飞来。柳树立刻呼唤它。

“尊贵的小鸟,”柳树说,”我希望你不要忘记前些日子我对你的帮助。一只饥饿的野蛮的游隼要吞了你,是我让你藏在我的枝条下。你还不要忘记,当你的双翅感到劳累,你是经常落在我的枝头休息。因此,尊贵的鸟儿,我希望你不要拒绝我的请求。请你找到南瓜,向它要几粒南瓜子。你告诉它们,不要怕我。当种子发芽和长出来时,我会像对待自己的子女那样对待它们。”

“还有什么?”喜鹊问。

“没有什么啦!你要寻找恰当的语言说服南瓜,答应我的请求,把南瓜子给我带回来。你是雄辩家,用不着我再教你喽!”

喜鹊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是提出了交换条件。最后,还是和柳树达成协议。柳树答应,不再招待蛇和貂,它的枝干上只允许喜鹊作巢。

喜鹊拍打双翅,尾巴作舵,飞到南瓜身边。

“我向您问候和致敬,噢,南瓜!”喜鹊这样道出开场白。

在讲了另外一些美妙动听的话之后,就向它要柳树十分想得到的南瓜子。喜鹊拿到种子,飞回到它的朋友柳树身边,柳树像过节似的欢迎喜鹊。

“现在,你应当把它们种上!”柳树对喜鹊说。

喜鹊扇着双翅,在柳树四周挖洞,接着,用嘴把种子一粒一粒地种好。

没多久,南瓜种子发芽了。它们开始猛长,并且爬到柳树干上,很快爬得到处都是。最后,南瓜的大叶子把柳树遮得严严实实,使它再也看不见太阳和天空。此外,还结出一些大南瓜,沉甸甸的,坠着柳树细嫩的枝条,拉扯着柳树的枝干,好似在给柳树上刑。柳树白白地摇晃,无法解脱。绝望之中,柳树也没有弄清楚,南瓜和它打成的结是多么牢靠,任何人,用多大力气也是解不开的!

风从这里吹过,柳树叫喊着向它述说自己的不幸,并请求帮助。风听见了,就用力地吹。

汁液和营养被南瓜吸干的柳树只剩下空壳,结果从根到干裂成两半,倒在地上。

柳树为自己的不幸痛苦。它想:

“哎,我的生辰不好。”

许多人希望在生活中不遭受任何困苦。但,这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是,在坏的当中选择好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