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俊是唐朝集团的总经理。唐朝集团是一个家族企业,是由唐俊的祖父一手创办的,从当年的一个小杂货店发展成了今天资产上亿元的大型集团。现在的董事长是唐俊的父亲唐耀祖。这个年近六旬的老人已经很少参与集团内部的事务了,更多的只是扮演一个顾问和参谋的角色。唐耀祖很欣赏这个勤奋、敬业的儿子,他希望唐俊能够继承他的事业,并将唐朝集团发展为超大型的跨国集团公司。

这天下午,唐俊正坐在他的超豪华办公室里思考一个关于本集团并购一家大型企业的利益最大化方案。女秘书馨月见总经理一脸的疲惫,便给他冲了一杯”薇吉伍德”送进去。”唐总,您先喝杯咖啡提提神吧!”馨月递上咖啡莞尔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皓齿。”嗯,味道苦了点,放糖了吗?”唐俊眉头微皱,问道。”还苦?我和平常一样,放了三匙糖。””哦,是吗?看来是我的舌头不听使唤了。””唐总,可能是您最近太累了,可要注意身体啊!”唐俊没说话,笑着,继续品着咖啡。

最近唐俊为了并购事宜以及本集团在海外上市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以至于身体透支得厉害,经常感到头晕目眩、神疲力乏,有时甚至出现幻觉。

工作了一个下午,唐俊感到有些头脑发胀,”咕咕”鸣叫的肚子提醒他应该吃饭了。唐俊走进了公司附近那家他常去的酒吧,准备在这随便吃点什么,顺便放松一下再回去工作。

幽暗的酒吧间里忽明忽暗闪着各色灯光,时尚的年轻人随着劲爆的舞曲扭动着身体。唐俊在吧台边坐下,向服务生要了几罐喜力啤酒和一些点心、小吃之类的。他喝着冰镇啤酒,欣赏舞池里摇曳的身影。

“先生,可以请我喝瓶酒吗?”一个妩媚动人的长发女郎走到他身边问道。”当然可以!”唐俊随手拿起一罐”喜力”递了过去。”就让我喝喜力啊?这种啤酒可是出了名的苦。服务生,给我来两罐’科罗娜’!”长发女郎将一罐”科罗娜”递给唐俊。”来,我请你,喝这个!也尝尝我们女人最爱喝的啤酒品牌。”唐俊拿着那罐”科罗娜”啤酒端详一阵,笑着说:”这不是’嘉士伯’吗?怎么会是’科罗娜’?”长发女郎正仰着脖子灌啤酒,一听他这话笑得差点将嘴里的啤酒喷出来。”先生,我说你是不是喝醉了?这明明是’科罗娜’,怎么会是’嘉士伯’呢。”唐俊大喝了几口那瓶酒,并在口中细细品味一阵。”没错啊,这就是’嘉士伯’啤酒,我经常喝的,就是这个味儿!”他指着手中的啤酒,望了望长发女郎,又望了望吧台里边的服务生。服务生尴尬地告诉他,那瓶啤酒的确是”科罗娜”,而不是”嘉士伯”。”我看你啊,不光是眼神不好使,连舌头都不能品出味儿了吧。跟你喝酒真是没劲儿,走了!”长发女郎灌着啤酒,走向吧台的另一边。

唐俊使劲地眯着眼睛,头甩得像拨浪鼓一样,两手不停地拍打着脑门,他试图让自己清醒起来。可他却感觉脑袋越发昏沉了,站起身时他不禁打了个趔趄,发觉自己的腿也不太听使唤了。

唐俊决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走出酒吧,冷风一吹,令他酒气上涌,有种想呕吐的感觉。唐俊知道,他现在如果再开着自己那辆法拉利上路的话,那将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好在百米开外的地下就是地铁站,他决定坐地铁回家。

唐俊刚刚买好车票,就听到了列车进站的声音,他赶紧奔过去。列车打开车门停在那里,唐俊钻进车厢的瞬间列车也启动了。他长吁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赶上了这趟车。

唐俊回过头来,向车窗外望去,站台上站着十几个表情从容的人,他们为什么不上车呢?他们的脸上为什么都露出一种诡异的、幸灾乐祸的笑容?列车渐行渐远,唐俊打量车厢,明亮的车厢里零零散散坐着一些奇异的乘客,他们的眼神透着魔鬼的贪婪,就像是一群恶狼遇上了一只小羊羔。唐俊被这群怪异的乘客看得心里发毛,不禁打了个寒颤。

“卖报啦,卖报啦!先生,您买份报纸吧!”一个卖报的少年走到六神无主的唐俊身边。唐俊见这少年稚气未脱且目光惹人怜悯,便买了他一份报纸。打开报纸,唐俊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报纸上的日期竟然是8月6日,星期三。而今天已经是8月8日,星期五了,也就是说,这是一份两天前的旧报纸。可报纸上标注的新闻内容的时间却是今天,甚至就是几个小时以前才发生的。难道这是一份可以预知未来的报纸?唐俊在车厢里搜寻那个卖报少年的身影,想一问究竟,可那少年就像从列车上蒸发一样,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