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太喜欢旅行,或者说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旅行,结果也就常常想不起来这些活动。直到”五一”的来临,同事小萍硬拉着我要出去旅行,经不住她的怂恿也只好答应了。

小萍高兴地叫道:”明天上午7点半出发,不许睡懒觉啊!”

“晕倒,这么早!”我心中直叫苦。明天正式开始放假,我本打算今晚疯狂地玩到深夜呢。何况,我已经约好了阿梅,先吃饭后唱歌,怎么也会折腾到一、二点钟的。

“去嵊泗岛的船很紧张的,如果晚去了,我怕我们买不上船票了。”

“去嵊泗岛?”

我迷茫地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小萍。对于宁波的地理环境,我还是有些不熟,不过听名字就知道,明天旅行的目标应该不会很远,还很可能在舟山那边。

闹钟这东西还真敬业,似乎从来没有误工过,不过现在我倒是有点讨厌它了。头还有点痛,昨天喝了不少酒。跟俏丽温柔的阿梅在一起,我感觉很开心。开心就一定会忘记时间,忘记时间的后果就是我昨天仅仅睡了四个小时的觉。

好不容易拖着疲惫困倦的身躯,坚持到洗漱间,只是牙才刚刷到一半,门铃就响了,没有等我回答,门外就响起小萍疯狂的呼喊:”懒猪,快起床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我望了望窗外还有些昏暗的天空,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哪里来的太阳啊!

我们用公司的车,开车的是同事杨晓天。现在我还真感觉到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原来出去旅行的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有公司的杨晓天及其夫人孩子、招商部经理许华。

我瞪了一眼身边的小萍,抱怨她没有告诉我关于这次旅行的人员。为了避免尴尬,我开始逗弄起杨晓天的孩子,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她可爱的小脸,结果她转过头去扑在了妈妈的怀抱中,开始大哭起来。

“天,这么小就有分辨色狼的能力了。”许华突然放肆地大笑起来,目光得意地扫过我的脸庞。

这本应该是一句玩笑话,只是从许华的嘴里说出来,全然变了味。我脸上一阵发烧,好心情一下子变得糟糕起来。我知道我目前深得公司老总的重用,的确得罪了一些位居高位的人。许华就是其中的一位,在我来之前,他还是公司的二号人物,经常呼来喝去的,耍耍威风。可是自从我来以后,这个公司的重要事务逐渐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甚至在每次会议中老总也越来越偏重于我主持。

另外,还有一件事令许华很不舒服,那就是小萍。许华很喜欢小萍,可是小萍却偏偏不喜欢他。过去呢,两人还经常见面开开玩笑、打打招呼,可是自从我来以后,小萍却很少跟他在一起了,有好几次我能够看得到他的目光穿过小萍与我的笑声,将恶毒的怨恨投射在我的脸上。

但我真的很无辜,因为我并无意伤害他的自尊与感情,更无意与小萍建立什么关系。我自有自己喜爱的女孩,那就是业务助理阿梅。阿梅很乖巧也很美,是同我一起进入到公司来的新人,是我过去的老部下。她跟着我跳槽,除了愿意与我共同工作的原因外,还因为我们已经彼此产生了一种难舍难分的感情,尽管这种感情还没有足够明朗化。

这时杨晓天突然停了车打开了车门,一个女孩背着旅行包走了进来。这个女孩令我非常惊讶,同时也非常困窘。昨天她还问我今天有什么安排的时候,我还向她撒了谎。我并不是故意要这么做,只不过当初以为只有我与小萍旅行,害怕她知道了会吃醋。可是现在,我好后悔……

可是有一个问题也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那就是到底是谁约了阿梅?我敢肯定昨天我们直到分开的时候,她还并不知道我们今天旅行的计划。我看见小萍的脸也突然沉了下来,两个女孩的目光在短瞬间进行了激烈的交战,然后又突然拉起手来,开始极度”热情”地打起招呼来。

我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许华,却发现他也正用一种得意、讥笑的目光看着我。”一定是他!”我愤恨地想着。

一路上非常安静,就连杨晓天的孩子也突然陷入了沉默。阿梅自始至终也没有同我说话,只是偶尔用那种幽怨的目光掠过我的脸庞。

我的心很痛,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与愤怒让我暴躁不已,我真有一种冲动,想翻过身狠狠给许华一个大嘴巴。可是我打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