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8点半,沈染独自坐在策划室构思新情景。一年前,她与何芥、苏笑一起从公司辞职,合资创办了这间情景策划公司。今晚何芥和苏笑分别去了各自负责的情景场地做布置,只留她在公司接手这笔新生意。

这次的客户是个浪漫又爱追求刺激的年轻男人,他想制造一个惊险而难忘的情景向女友求婚。客户再三向沈染强调,因为女友是怪谈协会的忠实会员,所以他希望这个求婚的情景可以是以惊悚开头,温馨收尾。

沈染的脑海里浮现出求婚情景策划的大致方案:客户和女友投宿一家地处偏僻的幽暗旅社,老板不收钱,只是怪声怪气地要他们讲一个鬼故事。客户说了个鬼故事得到了房间,两人进房后在浴室的镜子上看见一排血色的字──小心你说的故事……

“还得替客户编一个鬼故事。”沈染自言自语地说。这时,策划室的门外倏地浮现出一个身影,沈染当下有些紧张起来,因为公司里除了她便再无其他人。身影停顿了一下,接着是”咚咚”的敲门声,再然后门被吱呀呀地推开,沈染看见门外站着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女人。

“何先生让我来公司拿遗漏的道具,我刚到公司门口他又通知我不用拿了。但我看公司里还亮着灯,门也没有锁,就进来打声招呼。”女人主动开口解释她的突然出现。

帮忙布置情景场地的大多是些临时工,人员并不固定,沈染身为老板也未必全认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戴着帽子和口罩。

沈染点点头说:”辛苦你了。”

女人打完招呼并没有马上离去。沈染敏锐地觉察到女人的到来并不简单。果然,女人有些期待地开口问:”你们公司招情景策划吗?”

公司创办至今,情景的策划一直由他们三个合伙人亲力亲为,如今生意越来越好,多请一个策划也成了他们的共识。

沈染想了想,决定试试女人的策划能力。她把手中的这单生意简略地跟女人介绍了一下,然后问女人有什么想法。

女人思维敏捷地给出了她的大致方案,想法竟然与沈染不谋而合。沈染甚是满意,但狐疑地看了看女人的脸说:”能不能请你把帽子和口罩摘下来?”

女人点点头,却没有动手,只是说:”关于客户该讲个什么样的鬼故事,我心里也已经想好了。你要听听吗?”

沈染的注意力被女人口中的鬼故事吸引了过去。

于是女人开始说起了她的鬼故事──

那一晚轮到我在公司值夜班。11点半,我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等电梯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衣红鞋的老太婆突然从楼梯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刀。老太婆走得很急很快,步步逼近我,那张抹着鲜红色口红的嘴一张一合地说:”姑娘,你能来楼梯间帮我杀只鸡吗?”

我慌乱地拒绝,拼命地按电梯钮。可电梯却好像坏了一样,始终停在3楼的位置。

老太婆不死心地继续哀求我说:”就是杀只鸡而已。我年纪大了,手脚不灵便。我会付给你报酬。”

听到有好处,我的心动了一下。犹豫了一下,我跟着老太婆去了楼梯间。昏暗的楼梯间里弥漫着香烛纸钱的味道,平地上摆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很英俊。老太婆解释说:”当年我家老头子就是在这里心脏病发死去的,今天是他的祭日。”

原来是在祭祀,闻言我的心稍稍安下来。我快速地拿起刀,干净利落地向鸡脖子处抹去。鸡血流尽后,老太婆笑了,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仪式完成,明天我会把你的报酬给你。”

次日,我把昨晚遇见的怪事讲给一个同事听。同事听完大惊失色,急忙打开公司网站上的一张帖子给我看。帖子里说,这幢写字楼的怪事之一便是,每年5月期间都会有一个穿着红衣红鞋的老太婆在午夜时分出没,寻找替她杀鸡的女人。但每个替老太婆杀过鸡的女人都在不久后死去了,死因不详。帖子结尾处有一段醒目的话:老太婆其实要找的是愿意下去陪她亡夫的女人,要想避免此劫,谨记鸡不可杀。

我看完帖子,如临末日。

第二天仍是我值夜班,11点半,老太婆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我惶恐地转身就逃,慌乱中竟躲上了天台。老太婆追了上来,拿着一条名牌手链对我说:”姑娘,这是我昨天答应给你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