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斯内斯是英国南部一个古老的小镇,有数百年历史,地处原野之中,宁静而美丽。苏珊雷诺德在镇上一家便利店工作,她是个单亲妈妈,自从丈夫10多年前无缘无故离开她之后,就一直独自带着一儿一女生活。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看似平和的表面之下,竟正酝酿着令人恐惧的暗流……

怪事重重

苏珊的女儿帕拉玛今年21岁,是个温柔可爱的姑娘,即将与镇上一家修车厂老板的儿子安德鲁订婚。儿子汤姆刚满17岁,正在镇上的中学读书。一家人日子虽然不甚富足,但在这个小镇上也算是过得平静幸福。

这天苏珊下夜班回到家,帕拉玛和汤姆都已经睡觉,房子里一片漆黑,苏珊把客厅和厨房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准备上楼睡觉。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阵女人哭声,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刺耳。苏珊吓了一跳,静下来听了半天,发现哭泣中还夹杂着一些人声,原来是邻居家在放电视,于是便放下心来不以为意。

第二天苏珊遇到邻居理查德和克劳伊夫妇,开玩笑地告诉他俩昨晚他家的电视可把自己吓得够呛,克劳伊却说他俩昨天驱车去了另一个镇子参加亲戚的葬礼,一路劳累,晚上八点到家后倒头就睡了,并没有开电视。苏珊有些奇怪,因为附近就只有这一个邻居,别的人家都住在至少五百米以外,不可能听得到他们家里传出的声音。这时理查德开口了:”那你可要小心了,咱们镇子可有闹鬼的传统,这说不定是有鬼在附近。”苏珊对这些传说有所耳闻,一想到这些不禁有些害怕。克劳伊责怪丈夫不应该这么吓人,并安慰苏珊说也许是半夜刮风吹到附近水渠引起的回声,夜深人静的时候听着可能会误以为是有人在哭。苏珊半信半疑。

眼看着帕拉玛订婚的日子就要到了,苏珊整个人都沉浸在幸福的氛围中。这天,苏珊置办齐了订婚仪式要用的物品,开车回到家,一开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家里从客厅到厨房一片狼藉,看起来像是刚刚被人洗劫过。苏珊忙在房子里找了一遍,不见帕拉玛和汤姆在家,便打电话报警。10多分钟后警察赶到,简单勘察了现场之后,没有发现强行入室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丢失财产,便请苏珊到警察局做笔录。

苏珊从警局回到家,发现儿子女儿正站在门口看着家里的狼藉发呆。苏珊急忙上前解释,却发现帕拉玛身上有几块青紫淤伤,连忙询问,帕拉玛听了感到十分奇怪,因为她自己并没有发现这些淤伤,每天洗漱照镜子的时候没有留意到,也不觉得疼痛。苏珊顿时感到诧异,可是一再追问之下帕拉玛还是表示一无所知。虽然感到疑惑,但是家里狼狈的样子和即将到来的订婚仪式让她不得不将精力转移,只好告诉女儿工作时要注意安全。

几天后,订婚仪式结束,帕拉玛跟安德鲁和一帮年轻朋友出门旅行,家里就只剩下苏珊和汤姆。一天早上,苏珊一出门便发出一声惨叫,汤姆闻声急忙从二楼奔下来,发现母亲正靠在门上惊魂未定。汤姆顺着母亲的眼神看过去,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只见前院漂亮的灌木丛上一只被拧掉脑袋的黑猫血淋淋地挂在那里,自家的自行车被大卸八块乱七八糟地甩在绿色的草地上,旁边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只死老鼠和死鸟,门廊上还扔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情状颇为恐怖。

母子俩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一家三口在镇上一向与人为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汤姆建议再次报警,苏珊虽然同意,心中却感到恐惧,她担心事情又会像上次那样,找不到任何线索证明这是人为的。果然,警察来后还是得不出任何结果,只好先备案。苏珊感到十分害怕,镇上闹鬼的传统莫非是真的?她颤声对儿子说出了心中的猜想,汤姆一听不以为然:”我们又没干什么坏事,就算真的是有恶灵,也不可能针对我们家啊!”苏珊见儿子不信,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恐惧却依然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恐惧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在她心中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