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下午,农历便是大年三十。正当全世界的中国人民在欢度新年时,A市城北一带警笛大作,许多人围在一条经过城北的运河旁。长长的警戒线把人们都挡在远离河岸的地方,这里一片嘈杂,议论声不绝于耳。”让开,让一下,对不起让一下。”又一队警察赶到,共有六人,中间一个身着西服有些焦急的走在最前面。这个人身材高大挺拔,英俊的脸庞略显苍白,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此时一脸凝重。刚走过警戒线,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干练的女警察立马迎了上来,俏脸上挂着悲伤又有些许愤恨,对那个走最前面的英俊男子喊道:”董昊你可来了,这个孩子……死的,死的太惨了……!”

事情得从两个月前说起。2013年11月12日,周二,A市第一中学下午放学后,一切都很正常。晚上,初三十班学生李天尚的家长给班主任打电话,询问李天尚的行踪。天尚一夜未归,第二天中午依然不见踪影,人们知道他失踪了。班主任立马派学生和李的父母在A市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李天尚的父亲立刻去报了警,警方也只是找到了一段有关的监控视频,再无线索……直到2014年1月30日,这天中午,几个在运河冬泳的”激情”青年,在水里扎猛子时,发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在水里漂浮,他们吓坏了,赶紧报了警。

“董昊你可来了,这个孩子……死的,死的太惨了!”董昊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干练漂亮的女警,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说道:”冰雪,你还真当警察了!额,等会再说,我先过去看看。”周围人山人海,更是有无数的记者,拼命往前挤,不停地按着快门。冰雪站在董昊一旁说道:”打捞很费力气,人在水里泡了两个多月了,唉,你先去看看吧。”董浩走到几个法医跟前,地上躺着一个身高约有一米六的男孩。脸已被水泡的看不清一点原貌,身上缠着一圈圈的麻绳,在河水的浸泡下,身体和衣服都被勒的凹陷进去,脱下衣服可以看到这已是一个残破腐败的身体,肉被绑的十分紧的绳子切成一块一块的,又被河水泡的发白,一触就破,景象惨不忍睹。处理工作在小心翼翼的进行着。董昊皱了皱眉头,又走到一堆坐在地上嚎哭的夫妇身边,正是李天尚的父母,经他们确认死者就是李天尚。天尚妈妈看到董昊走过来,一把扑住了他:”警察同志啊,我儿子死的好惨啊,你一定得把凶手找……”话还没说完,又哭的发不出声了。董昊蹲下身,说:”阿姨你节哀,放心吧,凶手跑不了的!”说罢,天尚母亲才把紧握着董昊衣服的手松开,瘫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泣着。而李天尚父亲一直坐在旁边,眼镜摔在地上,手捂住脸不住地呜咽着。董昊叹口气,又回到李天尚尸体身边凝神注视着。在那一圈圈绕在尸体上的绳子末端坠着足有半人高的石头,脖子中有一个十分粗大的圆形洞口,从喉咙正中间穿过。董昊注视好久,叫过来一个警察问道::”死者的情况调查完了吗?””已经完了”——死者李天尚,是A市第一中学初三一名学生,李天尚人还不错,但却太老实内向,在学校就是那种受欺负的对象。他爸爸李天也是第一中学高中部的一名老师,头发稀疏戴个黑框眼镜,脸很白净,颇有一副疯狂艺术家的味道。妈妈是一个普通的女工。可以说他们家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算不上富有,甚至算是贫穷。但天尚身为家里的独生子很不争气,成绩在班里是倒数,更是经常偷钱上网,买游戏机……老师同学大都不喜欢他。在他少有的几个朋友中,一个叫顾绍的这样说:”天尚人很好,却很自闭,我和他初二时是同桌,他常常告诉我说不爱学习,不想上学,也一直很颓废。他曾笑着告诉我他整天在家挨打,但脸上尽是悲伤,都快哭出来了!”

这个警察说完,把李天尚的基本资料又递过去,道:”还有一个细节,据顾绍说,李失踪前几周刚买的游戏机被老师没收了还被班主任叫了家长。失踪前几天又偷钱买了一个psp游戏机。””呵,那就去河里把psp捞上来”董昊笑着说。警员楞了一下,立即明了,开始派人搜寻去了。董昊低头看资料上的照片,李天尚和他父亲一般,脸很白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