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悬浮的头

有倪菲的小摊在,戴欣的小摊显得很冷清。很多逛夜市的人围着倪菲,听她天花乱坠地介绍那些不值钱的小商品。倪菲在学校里就是个活跃分子,练摊造人气,她游刃有余。

百无聊赖的戴欣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咚咚!声音十分清晰,几乎盖过了夜市的嘈杂,就像有人拿木槌敲打戴欣的脑壳一样。戴欣朝后面看去,身后一个人也没有,距离她不远的地方是一家厂房的墙壁。难道是厂房里的机器发出的声音?

“帮我看着点儿!”戴欣捅了一下正在热情地向顾客兜售便宜货的倪菲。倪菲太忙了,没搭话。戴欣白了倪菲一眼,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接近厂房时,她才发现声音并不是来自厂房,而是来自脚下。她低头看去,脚边是下水道的井盖。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好像有人在下水道里撞击井盖,但井盖却没动。

戴欣心跳加速,她本想走开,可好奇心还是占据了上风。她蹲下,使劲把井盖掀了起来,只见距井口二十多厘米的地方有一个人。光线太暗了,戴欣只能看到那人的头顶和飘逸的长发,脸和身体的其他部位都隐藏在黑暗中。

“需要帮助吗?”戴欣稳了稳心神,问道。那人没有反应。戴欣咬了咬牙,把手伸进井里:”把你的手给我,我把你拉上来。”那人还是没动。

戴欣探身去抓那人的肩膀,她抓了个空,竟没摸到那人的肩膀。借着路灯昏黄的光仔细一看,戴欣看到那人头以下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头悬浮在井口……

倪菲喊得有些口干舌燥,顾客都在买她摊上的东西。”戴欣,来帮帮忙!”她喊了一声。没听到戴欣的回答,她侧脸一看,戴欣的小摊还摆在路边,人却早已不在。

倪菲四处张望寻找,看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穿着件旧牛仔装,正是戴欣的穿着。倪菲想喊,却没喊出声。戴欣是蓬松的短发,那人却是一头飘逸的长发。

倪菲身体一阵哆嗦,收起地摊,匆匆走了。戴欣的地摊却还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