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

最好能早点出门。于是,叶一心简单地梳洗打扮,蹑手蹑脚地换上皮鞋,正欲离开男朋友钟尔达的公寓。

“我知道,你移情别恋了。”钟尔达偷偷从叶一心的背后摸上来,一把抱住她的腰,语气中三分埋怨,七分迷醉。

“是又怎样?吃醋了?”每次贴近这个帅气健壮的身躯,叶一心就会感到自己即将溶化在他的体温里。但她又恨恨地说:”该我吃醋才是啊。追你的美眉足有一打,你何必在我这棵树上吊死呢!”

钟尔达充满磁性的声音:”如果你移情别恋了,我才真的要吊死呢!”

“想见见你的情敌吗?今天下午陪我一起去吧。”叶一心把衣服下摆往下拉,遮住滑嫩白皙的细腰。

钟尔达放手,求饶:”你自己去吧,明天公司派我去海南,十天后才能回来。”

热恋中的人,小别也似永诀,竟难舍难分。叶一心收住心猿意马,轻盈地转身飘开:”就要你吃醋,我就是爱那些小猫,胜过爱你。””

叶一心是动物保护协会的会员。每天上午,她都去协会上班,照顾流浪动物。到了下午,她的工作是到市里的宠物店走访,了解待售宠物的生活状况。

昨天,也就是星期一下午,叶一心就发现了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开在她去协会的必经之路上。店面虽小,但小动物们都是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完全没有其它宠物店的刺鼻气味。

店主叫安可,一个机敏玲珑的小女子,一笑两个酒窝,很有亲和力,共同的爱好使她俩很快就引为知己。

安可的店里有七只小黑猫,是叶一心最喜欢的。它们被放在一个显眼的位置,除了一只小猫的耳朵上有一小撮白毛,别的都通体乌黑,毫无杂色,油亮顺滑,光可鉴人,憨态可掬。

安可说:”这是七胞胎,比较罕见。长相都一样,认不出谁是谁。”

叶一心说:”好可爱,耳朵上长白毛的那只好认,我给它取个名字吧。”抚摸着它的皮毛,想了一下,叶一心用风铃般的声音柔声唤道:”卡卡,我以后就叫你卡卡。”

小猫似乎能听懂,它眯缝的眼睛睁开,用扩张的瞳仁盯着叶一心,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叶一心的心脏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绣花针穿刺而过,猛地一震,惶惑不宁:它想对我说话,它会说些什么呢?

简直是日思夜想,不能成寐。叶一心起来上网,她点开钟尔达的收藏夹,一个叫”民间秘术”的网页吸引了她,打开一看,被里面的内容吓得不轻:”在我国南部山区,如果有人死在远方,又需要在酷热的夏天运回故土,就可以采用一种简便的方法:每天捉一只黑猫放在棺头,无论日夜兼程多少天,待到了目的地之后,尸体依旧清新如故,黑猫则势必喷出一股黑血而亡–原来一路上的腐毒全部吸纳进了黑猫体内。”

一阵抑制不住的战栗袭击全身。

次日上班,叶一心心不在焉,只盼快点下班。她心中涌起一股慈母般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