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魁回村

靠山村左靠云冒岭,右邻103国道。随着改革开放大潮的到来,村里的年轻人到外面打工的越来越多。玉堂是个头脑灵敏的青年,原来家里很穷,后来学了瓦工手艺,家境有了好转,二十七岁才娶了个漂亮媳妇。那媳妇翠珠只有二十岁,生得唇红齿白面如桃花,是十里八村出众的美人儿。

结婚以后两口子你敬我爱,小日子过得热火朝天。但玉堂不满足在家乡小打小闹,自己组建了一个小工程队,要到城里挣大钱。翠珠虽然舍不得丈夫远离自己,但憧憬家里的美好前景,还是同意丈夫离家挣钱。

村里的光棍汉子大魁,是玉堂的远房表哥。爹妈的娇生惯养,养成了他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恶习。爹妈一死他又沾染上赌博恶习,赌场上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输光了,在村里成了人见人恨的混混。他听说表弟玉堂带人出外挣钱,就粘粘乎乎地贴上了玉堂:”表弟,一个人的苦日子我熬够了,带上我出外打工吧!”

三天后,一行人带上简单的行李和工具,乘上公路大客车去了省城。

玉堂把大魁带走,村里人都很感激玉堂,就连村委会领导都觉得去了一块心病。因大魁在村里到处借钱,谁不借他就背地里报复人家,还三天两头给村委会领导出难题,所以他一走大家都高兴。

可是,20天后大魁却从城里回来了,当晚,大魁悄悄地来到玉堂家,把手里的一个包袱往炕上一放,神秘兮兮地说:”不要声张!”翠珠惊诧地问道:”表哥,你怎么回来了,玉堂的身子骨好吗?”大魁摆了摆手,压低声音说:”妹子,不要惦记玉堂,他很好,这是他让我给你捎回的东西。他让你在家好好过日子,千万不要给他打电话,以免给我们招来天大的麻烦!”翠珠立马颤抖地问:”表哥,你们到底碰到了什么麻烦?”

大魁望着面若桃花的翠珠,猛咽了两口唾沫,神色慌张地说:”妹子,表弟在外面摊事儿了!”接着他绘声绘色地讲了事情的经过。

本来他们在城郊一家工地干得好好的,可是那个星期天的下午,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窜到工地来玩儿,他钻到脚手架下逮蛐蛐儿。玉堂不慎把一块十几斤重的空心砖掉了下去,正好砸在孩子的脑袋上,那孩子立时气绝身亡!

玉堂和大魁吓呆了,这人命关天的大事,弄露了不吃枪子儿也得蹲一辈子大牢!玉堂的眼泪像下雨一样往下淌!

翠珠听了大魁的述说,脑子一片空白。一阵无声的哭泣之后,她哽咽着问:”玉堂眼下押在哪里?”大魁说:”也是老天有眼,当时没有别人在场,我赶忙拽过一张草袋把死孩子裹上,然后我就地挖了个大坑把他深深地埋上了!”翠珠担心地说:”那这事不是早晚得露馅吗?我打个电话让玉堂自首吧,或许能减轻罪过呢!”

大魁说完话,打开那个包袱,拿出一件新的女人上衣,一边抖弄一边往翠珠身上披:”玉堂可是真惦记你,你看给你买的这衣裳多好看,多合身!”

翠珠心里翻江倒海,哪有心思试新衣,大魁就热心地往她身上试衣服。一阵摆布之后,大魁动情地说:”妹子,你不用担心,事发了表哥情愿替玉堂挨枪子儿坐大牢,来报答表弟你们一家对我的关心!”

翠珠听了这些话,觉得大魁对玉堂真算可以。可还没等翠珠说出感激的话,大魁又说道:”表哥我为你家宁可献出性命不求回报,只是,只是要和妹子温存一回,表哥已经三十五岁了,只一回,死而无悔了!”

翠珠还没明白过来,大魁已像饿狼一样把她扑倒在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