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教授死在他的实验室里,直到第三天才有人发现。当时,实验室里除了一个供他实验用的猫之外,什么人也没有。当第一个进入实验室里的人打开门时,猫就飞奔跑出了实验室,不见了。警方立刻对熊教授的死因展开了调查,通过种种的鉴定,断定他只是普普通通的老死。因为熊教授已经九十六岁了。

熊教授进行的实验,据说是一顶从没有过,一旦成功便会改变人类今后历史的实验。熊教授的助手龙飞,他不相信熊教授的死只是普普通通的老死,他要查出熊教授的真正死因。

龙飞来到了他的好朋友白金羽家里,白金羽是一个私家侦探,曾自己破了不少警方也破不了的奇案。龙飞把想法告诉了白金羽,白金羽对此案也深感兴趣,于是两人便商议如何调查此案。

第二天,两人买了几斤水果来到熊教授的家。他家只有他的女儿熊婷一人。熊婷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大学生,她的母亲早逝,一直以来都是和她的父亲熊教授相依为命。现在熊教授走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白金羽看见她迟疑不让进的样子,便说:”我们是熊教授的朋友,顺路过来看看你。”说完便自我介绍。熊婷一听说是自己父亲的好朋友,立刻两眼汪汪地说声请进,就让他们进来了。白金羽和龙飞一边坐了下来,一边打量着这屋里的一切,最起眼的是室内有熊教授的遗像,前面还有燃着的香和一些水果。白金羽问:”家里就只有你一人?”熊婷说:”是的,我家没有什么亲戚。”白金羽又问:”熊教授生前一般都和些什么人来往?”熊婷听了有点生气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白金羽见她误会了自己,连忙分辨说:”没有,听说熊教授进行一项很特别的实验,我只是好奇而已。”顿了一顿,熊婷才说:”我也不清楚,他回到家后,从来都不说工作上的事的,也没有其他人来过。”

两人觉得熊婷的确也是什么也不知道,便聊一会儿家常,便起身辞别了。熊婷听了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哎”。两人便停下来,见她欲言又止,不知她想说什么。白金羽说:”熊小姐,还有什么事吗?”熊婷有点害羞地说:”白先生,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吗?”原来是这么回事,白金羽和龙飞相视一下,笑了。说:”当然可以。”说完便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桌子上一本书上,说:”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忙的,给我一个电话,我就来了。”熊婷忐忑不安地说:”我打电话给你,你的妻子会不会……”两人听了哈哈大笑,白金羽说:”我现在还是光棍一条。”熊婷听了羞涩一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如何是好。

两人查了差不多有一个月了,还是一点结果也没有。直到有一天,白金羽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熊婷的。熊婷在电话里慌慌张张地说:”白先生,我……我……”白金羽不知她那儿发生了什么事,问:”发生什么事?”熊婷说:”我……我见到了我爸,我爸他回到了。”说完便呜呜地哭了。白金羽觉得很奇怪,便问:”熊教授他,他不是已经……他回来了?还在家吗?”熊婷哭着说:”白先生你能不能立刻到我家来?我好害怕啊。”

白金羽到了门口,敲几下门,屋里突然静了起来,白金羽大声喊:”是我!”熊婷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见到他立刻就扑了上去,呜呜地哭了起来。白金羽把她扶回屋里,过了好一会儿,熊婷才慢慢地冷静下来,理理乱发说:”我爸回来了,好可怕啊。”白金羽说:”别急,熊教授回来了,他还在家吗?”熊婷听了拼命地摇头,说:”不,他一回来就走进了他的房间去拿一文件,这文件没有找到,就出去了。他没有喊我,也没有和我说任何话。””找资料?什么资料?”熊婷一听又惊恐了起来,说:”在他到之前我就接到一个电话,叫我把那资料藏了起来再交给你。””交给我?”白金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问:”你接的那个电话是男的还是女的?”熊婷说:”我也听不出来,他的声音很怪,很尖,好像是猫叫,很恐怖。””猫?”白金羽感到更不可思议,又问:”那份资料呢?”熊婷从房间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白金羽。白金羽打开了看,发现里面全是一些实验数据和结论,还有许多看不懂的符号。暗想:这可能是他的实验的资料吧,让龙飞可能看得明白。但是,打电话给熊婷的到底是什么人?回来的到底是不是熊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