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上午,柳芸芸早早来到锦湖市人才交流中心大厅碰碰运气。她还没有浏览完大屏幕上的工作列表,一个男人就过来跟她打招呼,问她愿不愿意当模特。男人说,他叫曹少铮,是《别墅魅影》和《终极绑架》这两本畅销书的作者。

眼前这个男人,竟是近两年来在文坛迅速蹿红的恐怖小说家曹少铮。他先后出版了两本书,总销量超过一百万册。柳芸芸并没有读过曹少铮的书,但网上的评论她略有耳闻。

曹少铮说:”我正在写第三本小说,可书中的女主角一直拿不准怎么写。我想找一个女孩子作为模特,有了参照,写起来才能得心应手。”柳芸芸问:”那我该做些什么工作呢?”曹少铮说:”很简单,就是做一些秘书的工作。也许我会要求你陪我吃顿饭,喝杯酒,每月支付你五千元。”

柳芸芸吓了一跳,五千元月薪,实在太诱人了!但是,曹少铮会不会提出些比吃饭喝酒更过分的要求呢?想了一下,她推辞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曹少铮让她先听听男朋友的意见。

柳芸芸就走到一边,拨通了男朋友黄子强的手机,将情况一说,黄子强居然很高兴地同意了,但他提醒柳芸芸,在签合约时,必须加上一句:”不跟对方发生任何亲密关系,否则一切免谈。”

柳芸芸回过头来,曹少铮已经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份早就拟好的合约递了过去。柳芸芸仔细一看,合约上写得很清楚:雇主和模特之间绝不发生任何强制性的亲密关系,合约期限为半年,薪水在每月的月底发放。她同意了。

合约一式两份,曹少铮交给柳芸芸一份,说:”工作从今天开始。现在,你去书店买那两本我写的书,回家仔细看,一个字都不允许遗漏。一个月后,我会打电话给你。”柳芸芸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你是说,让我看一个月小说,支付我五千元?”曹少铮点了点头。

一个月过去了,柳芸芸将曹少铮的两本小说读了几十遍。她不得不承认,曹少铮是写恐怖小说的天才,书里的每一个情节都充满了神秘、阴森和血腥。第一个星期,她几乎每一天都是在噩梦中惊醒。月底到了,曹少铮打来电话,约柳芸芸在一家咖啡厅里碰面。见面后,曹少铮递给柳芸芸一张银行卡,说:”这个月的工资我已经打进了卡里,密码是你手机号码的后六位数字。今后,每个月的工资我都会打进去的。”顿了顿,他又说,”从你看我的眼神里知道,你下了大工夫去读我的书,这很好。接下来这个月,你就陪我吃吃饭喝喝酒,有问题吗?”

柳芸芸说:”只要不违反合约,我服从你的安排。”曹少铮点点头:”今晚我带你去红双喜酒店参加一个酒局,你马上去买几件衣服。”

柳芸芸的脸顿时红了,她哪有那么多钱去买高档服装啊?她支支吾吾地说:”我……”曹少铮说:”这是工作需要,所有花费由我来支付。”柳芸芸”哦”了一声,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

到了商场,柳芸芸穿上新衣,往试衣镜前一站,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这些名牌服装穿在她身上,既有现代女性的时尚和前卫,又有社交名媛的高贵典雅,浑身透出一股摄人魂魄的魅力。

晚上,曹少铮将一身新装的柳芸芸带去酒店。在酒桌上,他的朋友们交口称赞曹少铮有艳福,居然找到柳芸芸这么好的女朋友。曹少铮只是笑笑,而柳芸芸中规中矩地低头浅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酒局结束后,曹少铮开车送柳芸芸回到她的住处。在楼下,柳芸芸心里开始打鼓,她很害怕曹少铮会提出上楼,那样她会不知所措。曹少铮却什么也没说,自顾开车离开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柳芸芸陪曹少铮出入宾馆酒楼、歌厅舞场等高级娱乐场所,她渐渐爱上了这个言语不多,外表冷漠的老板。只要曹少铮暗示喜欢她,她会毫不犹豫地投入他的怀抱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