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

“喂,你到了?”我迷迷糊糊地顺手接了电话,忽然意识到这是办公用的手机,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可惜为时已晚。

“是我。”电话那边响起一个年轻的男声,他似乎有意压低了嗓门。”是自律师吗?”

“你是谁?”我不客气地问。

“听说你擅长处理杀人案件。”他含含糊糊道,”没错吧?”

“我不知道是谁给了你这个电话号码。”我粗暴地说,”但他应该提起过我的工作时间,虽说不需要预约,但晚上是我的私人时间,尤其这个时候。”

“事发仓促。”他的声音有点慌张,”我需要你的帮助。”

“找我的人都需要帮助。”我无动于衷,”不过我至少得知道自己在帮谁。”

“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他哆哆嗦嗦地说,”这并不影响我把报酬存到你的账户上。”

“听着,我是个律师,不是杀手。”我冷冷地提醒他,”我的确是为了赚钱而工作,可我的原则是先了解情况再决定是否受理。来历不明的钱收得容易,花的时候往往很烫手。”

“十几分钟前,有个人从窗户里爬了进来,我把他打死了。”他完全无视我的话语,梦呓般地自言自语,”我该怎么办?”

“报警。”我简明扼要地说。

“要是能报警我还找你干什么?!”他带着哭腔。

“他从窗户爬进了哪里,你的家?”

“是的。”

“我不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我强忍住挂断电话的冲动,”你打死了一个私闯民宅的家伙,这类事情应该交给警察处理。他们勘察现场后,如果确定是正当防卫,根本不会起诉你。要是他们认为你防卫过当,到那时再来找我吧。”

“别挂电话!”他几乎是叫了起来。随即又压低了声音,”请听我解释……我打死的是自己的女朋友。”

“有意思。”我嘟哝了一句。把椅子拉过来坐下,”她为什么放着好端端的门不走呢?”

“她喜欢恶作剧,平时经常以吓我为乐,估计这一次也是。”他轻声抽泣着。”我正好起来上厕所,路过厨房时发现有个黑影从窗里钻进来。最近我住的小区发生了不少夜间盗窃案件,我吃了一惊,以为是小偷,就抄起地上的电饭锅扔了过去,于是……”

“于是她就死了?”我叹息道。”她真是玩过火了,害人害己。”

“事情的经过你都知道了,给我出个主意。”

“我还是觉得你该报警。”我温和地说,”这种情况下无论你打死的是谁,顶多算是误杀。你多大了?”

“我是个学生。”他补充了一句,”大学生。”

“赶紧打电话报警,然后通知你的父母。”我坚定地说。

“晚了。”他绝望地说。”现在警察不会相信我的。”

“出了什么情况?”我紧张地问。

“我……”他欲言又止,好半天才下定决心似的开了口,”我把她的尸体丢到河里了。”

“愚蠢!”我猛地站起身。声音提高了八度,”你纯属是自掘坟墓。知道吗?”

“知道,我现在后悔了,所以才打电话找你。”他抽了下鼻子,”尸体已经被水冲得无影无踪。”

“你的意思是要我去把尸体捞出来。然后再弄回你的住处?”我讥讽地问。

沉默了很久,他蹦出一句话:”我可以给你双倍酬劳。”

“别冲动。”我用安慰的语气说。”你知道我的住址吗?知道?那太好了,马上赶过来,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有些事情还是面谈为妙。”

“雾很大。”他犹犹豫豫地说,”天亮后再去不行吗?”

“天亮后尸体很可能被发现。”我加重了语气,”倘若你不介意的话。”

“我立刻就去。”他说,”可是街上没有出租车。我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到。”

“没关系,我等你。”挂了电话后,我发出了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