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属于我们

“莉莉,你肯定你丈夫今晚不回来?”阿平有点担心。

“放心吧,他去杭州开会了。今晚是属于我们的。”莉莉沐浴之后,换上丝质的半透明睡衣,凹凸毕显,她的头发没吹干,湿漉漉地披在双肩,既妩媚又撩人。阿平一阵心急火燎,按捺不住搂住那诱人的身躯。两个人扑倒在床上,呼吸逐渐加粗。

“这么美丽的身体,却在独守空房,真是浪费啊。”阿平开玩笑道。

“哼,他呀!”莉莉恨恨地说,”整天在外拈花惹草,哪能顾得到家里。”

莉莉舒心地轻叫一声,幸福地闭上眼睛。他们正入佳境,门铃响了。

门铃响了两次,随后有人开始砸门,”莉莉,开门!该死的,睡得像头猪。”

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二楼卧室,两个人的脸都白了。”糟了,是他,”莉莉推开阿平,”快,躲到衣橱里,把你的衣服收拾好。”边说她边打开窗,把烟灰缸里的烟头倒掉,把红酒塞到床底。下楼同时,嘴里喊道:”来了来了,吵死人了。”

楼下门前,她丈夫睁着一双醉眼,一张口,酒气扑鼻:”开个门怎么这么久?”

“人家正睡得香,谁晓得你这么晚回来。”莉莉打着哈欠,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不是在杭州开会吗?”

“这是我的家,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噢,我明白了,你怕我回家,是不是藏了个小白脸?”

莉莉心虚地说:”你喝醉了,我们去厨房沏杯茶醒醒酒。”

她丈夫甩开她的手,”哼,想支开我好让小白脸开溜是不是?少来这一套,我现在就把他揪出来。”她丈夫斜着脑袋冲进洗手间,随即又冲出来,跌跌撞撞地上楼,”一定在楼上。”

莉莉赶紧跟上楼,丈夫在卧室里使劲嗅了几下,跺着脚暴跳如雷:”有烟味,该死的。果然在这儿,你给我出来。”他环顾房间,直奔衣橱而去。危在须臾,来不及细想。莉莉抓起床头的景泰蓝花瓶砸向丈夫的脑袋,她丈夫双手向空中一阵乱抓,仰天倒下,后脑被床头磕了一个洞。在他死前一刻,衣橱门打开了,阿平赤身坐在里面瑟瑟发抖。

他们瘫坐在地上,被这变故吓呆了。莉莉丈夫的尸体横躺在中间,血仍不断地从伤口流出,染红地毯。偏偏这时,死者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