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格里纳小镇发生了一件杀人案。据说罪犯是不满上司对自己才能打击嫉妒才动杀机。老探长菲利刚奉命接管调查此案。

案子主要嫌疑犯只有一个,汤姆。是一个刚满三十的年轻伙子,特别嗜好烟草,据说一天起码抽掉四十根烟。

虽说大伙已经有确凿证据起诉汤姆了,可照规矩,老菲利觉得还是得和汤姆谈谈。

此刻的汤姆显得疲惫不堪。只见他两眼布满血丝,嘴唇干裂,胡子头发稀里拉渣,俨然一副死囚的模样。除此之外,老菲利感觉到汤姆内心有一股绝望,似乎是一种孤立无助的绝望。

老菲利轻轻拍拍桌子,温和地说着:”汤姆,来,我们谈谈吧!”

“谈?有什么好谈的?”汤姆疲惫乌黑的眼睑使他看起来像苍蝇那么讨厌。

“说说你的动机,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或者谈谈你现在的感受。伙计,我看你似乎很丧气,难道你没有一丝的悔恨或者对家人的牵挂?据我这里资料显示,你有一个很爱你的妻子,一个即将面世的小孩,你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嘛!”

谈到家人,汤姆死鱼一般的眼球又唤起一丝的光彩。老菲利见状,顺势问:”告诉我,事情怎么会这样子,汤姆?”他还是耐着性子尝试了解汤姆内心。

或许是老菲利温和的慈善打动了汤姆,或许是汤姆对家人的眷恋,汤姆终于低声地道出事情经过,原来,汤姆为了戒烟而住进宾馆,谁想到杰克到访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得不以失败而告终。正当汤姆懊悔地回家途中,他被捕了,原因是他那总是针对自己的上司被人谋杀了。而含有汤姆唾液的一根烟头意外地留在作案现场。于是警方有理由相信汤姆住进宾馆是为自己制造不再场证据,作为一个一天抽掉几十根烟的烟鬼,他房间里五六根烟头更说明汤姆并不在房间里。而且,汤姆上司的死,对整个公司而言,也只有汤姆收益。谁都知道,汤姆是工作组的大梁,凭借关系作后台的上司永远对汤姆只有批评。于是怀恨在心的汤姆精心策划这场谋杀。

“我没有杀人,没有……求你,求求你替我查清楚……”汤姆像一个像小孩子般似的跪地乞求着,不同的是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不断在哽咽。

真是可怜的孩子!老菲利轻轻地拉起汤姆:”让我们从头开始吧!回想一下,在案发当天,又没有谁可以证明你一直在宾馆里呢?”

“没有,为了不让自己看到香烟,我一直都是反锁自己在房内,就连午饭我也一早准备好了”汤姆显得有点沮丧。

“那有谁知道你到宾馆戒烟?”老菲利紧皱着眉头,这是他思考的一大特征。

汤姆摇摇头,”除了杰克,没有人知道,就连杰克也不知道我是在戒烟,因为从前失败例子太多,这次我没对任何人说。”

老菲利看了一下提审记录,记录上写的是汤姆因为屡次受到上司的无理打击嫉妒,于是怀恨在心,以到访者为名进屋杀死受害人。而汤姆为了制造不再场证明,以工作没完成为由,到家附近的宾馆处住下,再偷偷走出房间作案,再潜入房间假装办公。而作案现场发现的烟头估计是凶手不小心遗留的,其唾液化验与汤姆是完全吻合。

动机,时间,证据!种种数据显示,汤姆的确是凶手。

“汤姆”老菲利又问那个最令汤姆畏惧的问题:”那这次戒烟你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罗?”

“嗯”汤姆战战兢兢地点点头。

“那为什么你的房间里有五六根烟头?”

“我最后又放弃了!是的!我放弃了!因为杰克的来访让我放弃了!从他在我眼前吸第一口烟起,我就放弃了。于是在杰克走后我马上跑出去买一包烟回来,可那是已经是傍晚的事了,当然只有五六根烟头。”老菲利点点头,再次陷入沉思。

忽然,汤姆疯地一般紧紧抓着老菲利衣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以为我是捏造事实,实际我根本不在房间里,事情哪有这么巧合!我这是狡辩,就连我自己听都像狡辩!你们根本就把我打死,那该死的烟头让你们以为我是在狡辩!是那该死的烟头……”汤姆因为情绪太激动而不得不押送回拘留室。

留下的老菲利头绪非常混乱,一方面,证据显示汤姆就是凶手,另一方面,他的直观感觉汤姆不是凶手,那绝望而冤枉的神情,证明自己激动的情景还在老菲利眼前浮现。让我重新组织一下!老菲利拍拍脑袋,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