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间屋子里了。

雪白的天花板,带着很多蓝色点点的墙壁,铁质的窗框里嵌的只是简简单单的旧玻璃。透过窗户能开到外面白茫茫的光,但是却感觉不到阳光的透入和温暖,仿佛只是一面虚假的白色玻璃。屋内很亮,两根疝气灯管发出的光芒足以将屋内照射得如同白昼。

一切都很正常,却又有些不正常。

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

还来不及等我深究,就只听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响起:”快点!快点!”

一股大力毫无征兆地将我从床上拽起来。

精致的妆容,将头发高高盘在脑后,一丝不苟。

看着精明干练,却并不刻薄,诡异的只有与她面容不符的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

那个女人安排这房间里大部分的人出去了,独独留下了我还有另外的三男两女。

那个女人拍了拍其中一个男生的肩膀,沉重地说道:”就拜托你了,你们的牺牲会换来大家的生命。”

说完,她便从房间中离去。

他看起来像是班长,像个领队的,只听他指着我说道:”双双,你赶紧把房间整理好,今天轮到你值班!”

说完,他们便都去整理自己的行李了,把所有的值钱东西都从各自的储物柜里拿了出来放在自己的包里。

独留我一个人打扫房间。

凭什么又要轮到我?

等到我整理完房间,班长让我们集合。

我拉开自己床下的抽屉,将里面整齐摆放着的包裹背上来到一扇门前。

动作熟悉得仿佛不是第一次了。

可是,为什么我会提前把行李准备好呢?

看着自己纤细修长的双手,我眼中满是迷茫。

“听着!空间时间都有限,我们现在一共有6个人,必须有序地安排好。”班长说道,”我们走这边,你们几个女生走那边,都则大家都来不及!”

他指挥着剩下的两个男生走进右边的岔道。

那里通向一个车库,车库的门是自动的,只是在开启后必须关上才能再次开启,而每次开启也只能够一个人通过的时间。

而我们的时间只有十分钟了。

班长让我们几个女生走左边的岔道,说只要找到一个没上锁的门打开就能出去了。

哼,他当我不知道吗?

车库门一开一合是绝对不能让这么多人都出去的,于是就挑了身强力壮又不墨迹的几个男生。让我们几个女生自生自灭,左边根本就没有活路!

打的如意算盘真好!

我们中的一个女生起了疑心,厉声说也想走右边,于是班长只能拉她到一旁偷偷地告诉她,这只是个防火演习,让她看着点我们,别真的跳楼什么的。

女生放心的走进了左边的路。

在班长进入右边的通道后,后面的两个男生接连跟上。

只有排在最后的那个灰衣男生,在大家看不到的角度,扭头温和地看了我一眼,对我微微一笑,然后就跟着走了。

诡异得没有人反抗,包括我自己,我们很顺从的听从了班长的安排,进入了左边通道。

通道很亮,也很宽,越走越觉得精神,越走越觉得暖和,越走越觉得有劲,鼻翼仿佛能闻到外面带着泥土芬芳的空气。

走道通向一个宽敞的房间,足足有两个蓝球场那么大。

房间里每扇门前都有一辆着了火的玩具小汽车,可门上统统都上了铁锁。

不,我不要死在这里!

我很着急,急切地寻找着出口。

突然,我看见一扇窗户没上锁。于是我赶紧搬来了一张桌子,大喊道:”帮帮忙!再抬一张桌子来!我们打开这个通道,大家都能出去了!”

一个脸胖胖的看着性格很开朗的女生,赶忙帮我推来了一张桌子。我们吃力地打开窗户,却发现还需要一根木棒支撑,否则只要任何一个人的手离开了,窗户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就会重重关上。

我们俩呼喊着另外一个女生,:”快点啊!找根棒子给我们,要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儿的!”

但是那个女生丝毫不为所动,还在弄她的橡胶圈,试图把门锁打开。

我旁边那个女生就说了一句:”我准备跳了,不能再等了。”

说完,她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还正好蹦到了围墙外小商店白色的顶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