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离奇的遗嘱

薛少华的大名在东城市可谓家喻户晓,因为他不但是位拥有千万资产的企业家,而且头上还有一连串光环:市政协委员、劳动模范、十佳企业家……他还经常在电视上露面,今天向智障康复小学捐款20万元,明天给白血病小患者捐款10万元,后天又向社会福利院孤寡老人捐款20万元……一年下来总得有百十万。东城市电视台频频采访这位慈善家,无怪乎市民们对他那张圆乎乎的笑脸那么熟悉了。

薛少华今年才48岁,精力充沛,前途无量。谁知一场车祸,突然中止了他的生命。今年4月的一天,薛少华自驾车到苏州谈一笔生意,半夜返回东城市。一辆大卡车因爆胎,从逆向道上翻滚过来,薛少华刹车不及,轿车一头撞在大卡车上,车头彻底撞瘪,虽有安全气囊,薛少华仍给挤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剪纸”。交警勘查后认定这纯粹是桩意外事故。消息传开,东城市民都为之惋惜,许多人自发地前往殡仪馆吊唁,《东城晚报》还发了专题报道。

丧事办完,亲属暂时放下哀痛,着手处理后事。薛少华名下有一家旅游公司、两家贸易公司、三家实业公司,”大华实业集团”,另有房产两处,存款若干,粗略估算身家上千万,这些财产怎么分配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按继承法,薛少华父母早亡,妻子关玉凤是唯一继承人。薛少华与关玉凤结婚十年,一直未曾生育,那么他遗下的巨额资产就该由关玉凤全盘继承了。但是,关玉凤念在丈夫生前与两位妹妹感情很好,表示愿意拿出一部分财产馈赠小姑。至于确切的遗产数目,关玉凤说,多年前丈夫说过,他在银行里租了个保险柜,大家一起到银行去看看吧。

关玉凤带领两位小姑、姑爷等一大帮亲戚来到银行,银行工作人员当着他们的面打开薛少华租用的保险柜,取出一个信封,内有一张薄纸。关玉凤一瞥之下顿时花容失色,众人凑上去一看也莫名惊诧。原来这张薄纸是一份遗嘱,上面只有一行字:”本人全部财产由马雯雯母子继承。薛少华×年×月×日。

二、马雯雯是谁?

马雯雯是谁?怎么会让薛少华五年前就立下了这份遗嘱?

“是她!一定是她!”薛少华的大妹薛小娜叫了起来,”哥哥公司里的财务总监!”

“对,就是她!我也一直在怀疑,她为什么一直单身!”薛少华的小妹薛小梅附和道,”原来她和哥哥……”

只有关玉凤懵懵懂懂,搞不清这里头的玄机,她决定去会会那个马雯雯。本以为可以分一杯羹的薛小娜、薛小梅心中充满了愤懑,自告奋勇带嫂子去找马雯雯理论。

罗马花园78号别墅是薛少华的两处房产之一。薛少华三天两头住在罗马花园,把关玉凤独自留在位于香江明珠花园的别墅里。关玉凤一直以为丈夫平日公司事务繁忙需要清静,所以不曾过问,从未来过这里。今天见到这里的小洋楼比她住的别墅还豪华,别墅里有个比她年轻漂亮的女主人,还有个满地跑的与她丈夫相貌酷似的小男孩,她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涌出来了。

马雯雯面对一大帮人镇定自若,她让保姆把儿子带到花园里去玩,然后双臂抱在胸前,站在客厅中央,冷冷地望着关玉凤。关玉凤嘴唇哆嗦着,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倒是薛小娜、薛小梅按捺不住,带头开了炮。薛小娜说:”马雯雯,你这个狐狸精,是怎么迷昏我哥写下那份混账遗嘱的?”薛小梅说:”马雯雯,遗嘱是你写的,硬要我哥签字画押的吧?”马雯雯睬也不睬,薛小娜、薛小梅只得转而鼓动关玉凤:”嫂嫂,你来告诉她,哥哥留下的财产,只有你才有资格继承!”

关玉凤想:对呀,我与薛少华是合法夫妻,夫妻共同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她有了底气,开口说:”你就是薛少华遗嘱上说的遗产继承人马雯雯?我想问你……”

马雯雯打断她的话头:”你什么也不用问,我这儿有一张光盘,你拿回去看看,看完后再想想怎么办。”说完指一指茶几,一扭身就上楼去了。

众人这才发现,墙边茶几上躺着一张光盘。薛小娜说:”这又是什么呀?这儿不是有DVD机么,就在这儿放来看。”关玉凤慌忙扑过去抓起光盘,脸色蜡黄,一言不发,往外就跑,上了自己的车,也不管别人就开走了。

关玉凤已有预感,这张光盘里藏着她最怕外人知晓的一桩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丈夫剥夺她继承权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