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样妖娆

她叫做洪宝,喜欢别人叫她宝宝,更喜欢别人叫她女王。洪宝洪宝,像是红包。所以同行叫她红包。更有客人叫她红包女王。

她是一个流莺。以取悦男人为生。

她不记得自己做了这行多久,好似已经是半辈子了。她是被自己养母捡来的,她养母也是流莺。

每天,她都浓妆艳抹的接待着各色男人。老的,年轻的,英俊的,丑的。但是总结起来还是一个–有钱的。

太久了,她也不想去数自己到底睡了多少男人,或者说是被多少男人睡了。

“喂,红包。”老板看着穿着睡衣没有化妆的她说道:”还不出去找活?”

“现在东莞抓的那么严格,我怎么找活?”她说道,手里叼着一根烟,只是烟,因为她买不起毒品。

老板没有说话,走了。

“呸,贱男人。当日老娘红的时候你那副嘴脸和狗似得。”她吐了一口唾沫说道。但是,事实却是,最近真的很久没有客人来了。

就在她愤愤不平的时候,一个男人忽而出现了。

男人长得不好看,方块脸,上面还有很多的疙瘩,像是一口泡泡糖上面糊满了芝麻。不过男人出手很阔绰,一出手,就是一千。

“你,过来。”男人没有脱掉自己的衣服,只是说:”我不要你做什么,你就抱着我,就可以了。”

洪宝觉得这个男人好似有病,来妓院不睡觉,只是拥抱?

“你叫红包女王?”男人塞了一个红包到她的手上:”给你的。”

“是,我是叫红包女王。”她其实喜欢别人叫她女王,却讨厌红包二字。

一个晚上,男人什么也没做。只是要洪宝抱着他,临到天亮,才说道:”你很像一个女人。”

“谁?”洪宝问道。男人瞪了她一眼:”别问太多。我明天还来。”

“那今天你不来吗?”

男人摇摇头,说道:”我不来。”

一个晚上,洪宝足足等了一个晚上,那个男人很阔绰,一出手就是好几千,这样的男人,应该天天来,刻刻来。

而就在红包沉溺与幻想中时,老板跑来了:”不好了,红包女王,小玉死了!”

小玉叫做龚小玉,算是遗腹子。据说她妈妈怀孕的时候,她爸爸就死了。但是谁知道那个是不是她爸爸?

她妈妈也是妓女,比红包女王要来,和红包女王养母是同辈。

两个女人从小一起长大,然后一起伺候男人。所以感情很好,现在她死了,红包女王不禁觉得悲痛。

“是怎么死的?”

“被人杀了!”

“被人杀了!”红包女王诧异。其实她知道小玉会死,做这行的,哪有不得病?而小玉偏又得了最该死的病–艾滋。

已经是第三期了,没得治。但是医生说吃药的话,还可以保持住活下去,而且可以活很久。药是免费的,但那是对正常人。毕竟流莺不是什么好职业,那种卖淫卖骚的女人,怎么好去大医院拿药?

去的话,人家会问你的,怎么回答?不好回答。

但是那药只有大医院才有,小医院的,要钱。

其实也不是没人去过,一个叫做高涵的妓女去过。但是那医生愣是不给药。他们不歧视同性恋,甚至同情吸毒的人,但是对于妓女,却总觉得是自找的。

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