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卓是私家侦探,开张不久的早晨,来了个叫吴明的年轻人,告诉他,自己需要帮忙。吴明告诉他,昨天晚上,自己突然接到电话,有朋友约他去咖啡馆。他匆匆赶去,却空无一人。他拨打朋友电话,朋友告诉他,自己去国外旅游去了。

看来,是有人开玩笑。他无奈地打的回家,发现门已被撬,家里东西很乱。他忙搬开床,撬开一块地板一看,自己藏在那儿的一块祖传玉石不见了:这东西从无外人知道啊。

朱卓听了提醒,不会是他随嘴说出去的吧?

吴明摇头,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会乱说。

吴明说罢拿了张卡,里面有四万元,做为侦探费预付给他。而且保证事成之后,自己再当重谢。朱卓答应下来,可是,基本没有什么线索啊。就在这时,吴明又叩他的手机,告诉他,自己那儿还有线索,让朱卓快去。朱卓忙告诉他自己马上就来,话没说完,手机那边,吴明突然传来叫声:”不…………别……啊–“

朱卓心里一惊,连喊几声吴明都没人应。他觉得吴明可能出事了,于是拦辆出租向吴明家赶去。到了地方,吴明家门开着,屋里窗帘拉着,一片漆黑。他连喊:”吴明,吴明!”不见人答应,突然被什么一绊,一跤跌倒地上,身下软乎乎的,拉开窗帘一看,竟然是吴明。吴明胸口满是鲜血,看来已不行了。看见他,垂死的吴明道:”不接手这个案……就算了,可为什么要……杀我?”

朱卓大惑不解:”我?”

吴明气喘吁吁地说:”不是你……能是谁?”

朱卓迅即明白,有人假扮自己来杀吴明灭口。对,那人一定知道吴明请自己侦破案件。于是假扮自己,将吴明刺成重伤,这样,吴明一定会告诉警察是自己刺伤他的,那样以来,玉的丢失,也可顺茬推在自己身上。

果然,吴明说他已报案了,警察马上就到。

朱卓头上冷汗直冒,突然看见一张面具扔在地上,拿起来一看,是仿画自己的,非常逼真。这个杀手戴着这个面具,黑暗之中,吴明当然以为是自己。杀手达到目的后,慌乱中,很可能不慎把它丢在了这儿。

他拿了面具让吴明看,吴明一把攥住他的手:”我……冤枉了你……”然后,吴明张着嘴竭尽全力道:”他虽……蒙面,可小指……是……断……指……”然后,停止了呼吸。

朱卓落下泪来,他知道警察快来了,到时自己将百口莫辩,拿着面具能说明什么呢?警察一定会认为自己欲盖弥彰。他得逃走,找到真凶,替这个死不瞑目的受害人报仇。

刚回到家,外面响起敲门声。他开了门却没人,门下放着封信,打开来,一叠照片落下来,照片上,他浑身血淋淋的,站在死去的吴明身边。他脑袋嗡一响,直觉告诉他,他去吴明那儿,杀手并没逃走,而是躲在暗角里偷偷拍摄了这一切。目的无他,就是为了栽赃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