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的女病人

走在冰一般冷寂的走廊上,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在走廊里传来空荡的回音。镇流器”吱吱”地响着,日光灯一闪一闪的,这气氛有点诡异。

包括这鬼天气,冷得要人命,我不由得裹了裹身上的大衣。这个时候还要来查房,当医生真是命苦啊。我工作的这所医院叫兰草医院,其实是一个精神病专科治疗中心。在这深夜,所有的病人都服了安眠药,都睡得死死的,有必要查房么?

转了一圈,天下太平,我回到了医生值班室,心想可以歇一会儿了。但在这个时候,电话刺耳地响了起来。

电话是医院里的秃头主任打来的,他告诉我马上要送过来一个23岁的女病人,让我准备个单人房间,因为她是个极度危险的精神病人!

23岁的女病人?我浅浅地笑了笑,吞了一口唾沫。在兰草医院,还没来过这么年轻的女病人,不知道漂亮不漂亮。极度危险?呵呵,只要住进这所医院,又有几个是不危险的?

值班室的窗户正对着电梯的大门。电梯是最老式的一款,门已经漆过无数次了,绿得让人的眼皮发涨。”当!”的一声,电梯升到了我所在的四楼,门慢慢地打开了,像是魔鬼的嘴一般。我看到四个结实的护工推着一张移动担架走出了电梯。

领着他们进了我安排的单人病房。我好奇地转身望了一眼这个女病人。她好漂亮!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因为注射过安定药剂的原因,她陷入最深沉的睡眠中,脸色苍白,白得像是透明的一般。微微凌乱的发丝搭在她的额头上,遮住了她的眼睛。她的鼻孔微微地翕动着,如此地沉静。我的心跳仿佛停止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偏偏是个精神病患者呢?这世界真是不公平!为什么还说她是最危险的病人呢?我的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个重重的问号。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在我心里,竟莫名其妙地涌起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正当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可能安定药剂的效力过了,漂亮的女病人挣扎了一下。但是她的四肢已经被结实的钢箍固定在了移动担架上,不能动弹,只能徒劳地扭动着她的身体。

我走到她的身边,说:”小姐,这里是医院,你放心好了,这里的医生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不要紧张。”

她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一丝怨恨,但更多的是一片迷茫。她望了我一眼之后,又继续进入了睡眠之中,但她那幽怨的眼神却深深刻进了我的脑海,让我无法忘却。当护工推着担架离开的时候,我翻了翻她的铭牌,上面写着:李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