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王少松死了

2月20日天将拂晓,蒸江市向阳机械厂食堂采购员李清泉像往常一样,5点钟就起了床。他蹬着三轮车还没挨近厂门,就大声呼喊:”小万,开门!”他知道万文成是个瞌睡虫,正要再叫时,传达室里的灯亮了。

“你这老鬼,天还没亮呢!”万文成嘟哝着。

李清泉跳下车,发现侧门并没上锁。他推开铁门,心里嘀咕道:”谁这么早就出去了?”路上没有行人,北风冷飕飕的,李清泉蹬车拐过弯,沿坡往下滑。这时,前面驶来的卡车灯光雪亮,刺得他急忙转过脸。忽然,他发现不远处的臭水沟旁躺着一个人,忙下车捏亮手电一看:”啊!这不是王少松吗?”伸手一摸,人早凉透了。李清泉吓坏了,撒开腿没命地往厂里跑,惊呼道:”万文成,快,快,三车间的王少松死了!”

万文成是厂传达室的门卫,又兼厂里保卫科干事,他马上打电话向公安局报警。

顷刻,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驶出了城南公安分局,不多时便”刷”的一声在出事地点停下,跳下城南分局”二唐”:刑侦队长唐孝仁和副队长兼侦察股长唐克。唐克的妻子程娜是机械厂医务室的医生,他家就住在机械厂内,这一夜,他是带班警官。

对尸体的各个角度拍完照后,法医对死者作了初步检查,否定他杀,只是死者双手抠泥,身体痉挛,说明死前有过微弱的痛苦和挣扎。

不一会,刑侦队员黄平在水沟旁发现两个交迭不全的鞋印,一个是男式火箭高跟鞋印,一个是工作皮鞋印。他马上把这些拍了下来。

翌日早晨,法医送来了验尸报告单。唐孝仁看后,自语道:”是脑溢血?”

“是的。”法医说,”饮酒过量引起脑溢血。”

“死者还只有27岁啊!”唐克惋惜道。

法医补充说:”死者没有一处外伤,血液及胃中均无毒,脑袋肿得像个血球,无疑是脑溢血。”

“那就通知家属吧。”唐孝仁吩咐唐克,唐克点点头,直奔接待室,见王妻刘桂香哭得像个泪人儿。他望着可怜的女邻居,安慰一番后问道:”少松昨晚在哪儿喝了那么多的酒?”(加我爱故事网微信:aigushi360分享精彩好故事文章)

“昨天厂里小李结婚,我俩都在帮忙,晚上8点才顾得上吃晚饭。少松确实喝醉了,和衣倒在床上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后,我叫他回家,他说没给新娘敬酒不合算,赖着不走。我要上早班,就先回厂里了,哪知他……”刘桂香说着又”嘤嘤”啜泣起来。

“据法医检查,王少松是饮酒过度而引起突发性脑溢血。””脑溢血?唐股长,这不可能!””你有依据吗?””没有。””是不是怀疑他有仇人?””不是。唐股长……”刘桂香欲言又止。

根据死者家属的再三请求,城南分局请来了蒸江市最权威的脑科主任医师作了检验,确认王少松为突发性脑溢血死亡。同时,法医对死者作了全面解剖,发现王少松死前有性行为。

二、激烈的争论

22日晚上,城南分局的会议室里灯火通明,刑侦队员们为王少松的死因争论得面红耳赤。

“我认为该案应是凶杀案,臭水沟是抛尸场所,为第二现场,两个交迭的鞋印是很好的启示,一个是李清泉的,另一个很可能是抛尸者的。”刑侦队员黄平说。

“应该说,鞋印是一个疑点。如果是凶杀案,那用的是什么凶器呢?或者是什么毒药呢?”唐孝仁提出一个关键的问题。

黄平含糊道:”可能是软物窒息而死吧。”

“这也许有可能,因为死者有过痛苦的挣扎,说明当时并没死。倘若窒息时间不太长,抛尸野外,是能复活的。”唐孝仁针锋相对。

“小黄的分析不无道理,最大的疑点是死者生前的性行为。”唐克为黄平辩护,同时也提出自己的推理:”王少松是深夜11时左右离开小李家,12时前后死的。从小李家到机械厂正常步行只需半小时,他剩余的半小时在干什么呢?”

唐孝仁说:”这半小时我们假设他在情人家,而且还喝过酒,因而导致脑溢血死亡。”

“有可能,但为何偏偏死在野外?既然11点能呆在那儿,这意味着他能够在那儿过夜的。”唐克的话更深入一层。

“应该是这样。可是王少松怕老婆,你曾对我讲过,有一次他回家晚了,两口子干起架来,王少松打不赢,钻进床底。刘桂香叫他出来,他假装胆气十足地说:’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唐孝仁的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后来,蒸江市公安局根据城南分局上报的案卷,确认王少松为酒精中毒导致突发性脑溢血死亡,案子就这样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