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墙

“妈的!臭娘们!老子辛辛苦苦的出去赚钱,回来连口饭都没有!”隔壁的夫妻又吵起来了,摔东西的声音没有停过。

龚茹姬把电视声音调响些,看着电视想起了自己的继父,她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母亲嫁给了继父,继父经常不让她吃饭。

有时母亲烧饭烧晚了他就动手打她母亲,母亲不在时还会偷看她洗澡。

导致她现在洗澡时还总觉得门缝会漏出一双眼睛盯着她。

就在3年前妈妈病死了,继父没过几天也消失不见了,她想着自己吃的苦终于到头了。

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后隔壁安静了,龚茹姬叹了口气,关了电视躺在床上进入深深地睡眠。

第二天早晨”啊~”一声尖叫从隔壁传来吵醒了龚茹姬,龚茹姬穿上外套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魏姨,怎么了?”龚茹姬看着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妇女说。

妇女没有说话,用颤抖的手指了指他们家的房间,龚茹姬连忙跑过去,刚走进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龚茹姬心里咯噔一下,压抑着恐慌的心理走了进去,遍地的血迹,有些被溅到墙上,衣柜敞开里面男主人的尸体被剁开了!

龚茹姬再也忍受不住捂着嘴跑到自己房间,拿起手机”喂!警察嘛!平安小区10幢9楼这里有人死了!快来!”

报完警龚茹姬把魏姨叫进自己的房子里,安慰道:”魏姨,先喝点水冷静一下,一会警察就到了。”

魏姨呆滞的点了点头,看起来被吓的不轻。

没过多久警官赶到了,查看了一下现场没有发现凶器,便找龚茹姬和魏姨了解情况。

警官刚进门就被龚茹姬家血红色的电视背景墙所吸引了:”这面墙漆的挺好看。”

龚茹姬笑了笑说:”我也这么认为。”

“好了,进入正题吧!”警官严肃到。

龚茹姬走到魏姨身旁坐下,警官开始询问:”请问魏女士,你和你丈夫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魏姨点了点头:”昨天我在家做饭有些晚了,我老公回家就骂了我一顿,还把家里的东西摔了,大概吵了两个小时,我觉得自己委屈就跑去娘家了。”

“大概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是……有八九点了吧!”

警官点了点头又问到:”龚女士,你呢?昨天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龚茹姬想了想道:”昨天我在家里看电视,就听到隔壁吵起来了,还有摔东西的声音,过了很久听到很大的摔门声,之后安静了我就睡了,没有听到别的声音了。”

“魏女士回来过吗?”警官转头询问道。

“没有,我睡在娘家了。”

“那你今天回来是要干嘛?”

魏姨搓了两下手说到:”今天早上我想回家那行李,跟他办离婚,谁知道……”

“魏女士是做什么工作的?”警官抬头问到。

“我没有工作,是家庭主妇。”

“那龚女士呢?”

龚茹姬淡淡的说:”我是灵异漫画家。”

警官看了看四周起身说:”好了,就到这里吧,我去调一下楼道里的摄像头。”

看警官叫走了在隔壁查看的另一个人,龚茹姬对魏姨说:”魏姨,你别多想了,这几天你就先住在娘家吧。”

“好。”魏姨点了点头,不在多说,像没有灵魂似的走进了电梯。

目送魏姨进了电梯,龚茹姬走到隔壁观察了一下,里面有几个警官真在搜查现场。

她心里想着,魏姨也是个可怜人,每天都做着家务,还要被那个男人打,现在算是解脱了。

–血色的墙_侦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