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城一户居民家中发生了一起命案。刑警宋瓣接警后,迅速赶往案发现场。死者名叫徐朗,是高城附中的一名体育老师。

徐朗的妻子俞莉哭着叙述了昨晚的情景。昨晚11点,她和丈夫徐朗一起上床睡觉。可是,半夜时,她却隐约听到徐朗嘁疼的呻吟声。徐朗生性要强,上次出车祸,全身骨折,也没听他喊过疼。俞莉以为丈夫在说梦活,于是又沉沉睡去。

今早醒来,俞莉叫徐朗起床,却发现徐朗没有一点反应,她转头去看徐朗,这才发现,徐朗已经死了,而且左臂不翼而飞!

这-次的案件对宋新而言,并不陌生,因为在一个星期前发生了类似的案件。34岁的公员职员王力,尸体在家中被人发现,而他的右臂同样不翼而飞。

两名受害者均为男性,也没有死前挣扎过的痕迹,凶手又是如何将两名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杀害的呢?

根据调查发现,徐朗是在昨夜凌晨被人杀害。宋新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俞莉那时就睡在徐朗身边,那为什么徐朗遇见危险的时候没有呼救,而是喊疼呢?

宋新观察案发现场后发现,俞莉家的大门有被人撬开过的痕迹,对方手法非常娴熟。俞莉家中的财物也没有遗失,看来凶手的目的相当明确–杀害徐朗并取走他的左臂。俞莉卧室的床单上有一大片血迹,应该是凶手取走左臂时留下的。俞莉当时则睡在徐朗的另外一侧,所以身上并没有沾上血迹。

难道这是一起连环凶杀案?宋新在心里作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说不定还会有第三个,第四个受害者,自己必须要在凶手下一次行凶之前,将他抓捕归案!

第二天,俞莉前往警局补充了自己所录的口供,看得出来她也想赶快抓到杀害丈夫的凶手。

录完口供后,宋新提出送俞莉回家。回去的路上,俞莉说:”宋警官,前面的那个路口能不能左拐?”

“左拐?可是左拐不是回你家的方向啊。”

“我只是突然想去超市买些东西。”透过后视镜,宋新看见了俞莉讪讪的笑容。

“好的。”宋新向左打方向盘,眼角却突然瞥见了一个身影出现在车前,他立刻踩下了刹车。

韩琪!那是上一名死者王力的女朋友。自从王力死后,韩琪便失踪了,宋新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韩琪。说不定她能给警方提供一些线索。

“啊!”后座传来了一声惊呼,宋新急忙回头察看。

“那个人,那个人可能是凶手!”俞莉惊恐着指着车窗外,不远处正是俞莉和徐朗夫妇上班的地点–高城附中。

宋新咬咬牙,看着韩琪消失在视野里,然后掉转车头,开始追俞莉所说的凶手。

“凶手”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追赶,跑得更快了些,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一个小巷子里。

宋新在巷口停了车,走进巷子里,”凶手”早已不见了踪影,但宋新在巷子里发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线索–王力的右臂和徐朗的左臂。

“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凶手的?”宋新回头问正啜泣不止的俞莉。

俞莉只好道出了实情,因为临近毕业考试,丈夫常常要留在学校加班,训练体育不合格的学生,于是俞莉下班后便独自步行回家,后来就遇上了跟踪狂。

“跟踪狂?”宋新好奇地问。

俞莉点点头,这个跟踪狂一开始只偷偷摸摸出现在远处,但后来干脆明目张胆地跟在俞莉身后,俞莉实在害怕。有一天下班的时候,她请丈夫跟他一起回家,徐朗当场抓住了跟踪狂,揍了他一顿。

按照俞莉的说法,应该是这个跟踪狂怀恨在心,于是潜入了俞莉家中杀害了徐朗。宋新的脑海里浮现出王力健壮的身躯,王力虽然是普通的上班族,但平时有健身的习惯。也许那个跟踪狂也曾经尝试跟踪韩琪,但被韩琪发现,找了王力教训了他一顿,因此才惹来了杀身之祸。

宋新通知了警局,同事们取走了王力和徐朗的手臂。如果凶手真的是那个跟踪狂,那么他一定会在手臂上留下蛛丝马迹,到时候顺藤摸瓜,就能将他绳之于法。

宋新为了尽快拿到鉴定结果,拜托了一位熟识的法医加班加点地完成了鉴定工作。

当晚,法医打来电话,告诉宋新手臂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法医说,他在王力和徐朗的手臂上都发现了一个细微的针孔,同时也检测出手臂里含有一部分新型的麻醉药物。这种药物有止痛的作用,但长期使用会引起肌肉和神经的萎缩。

“这并不奇怪。”宋新回答。徐朗是体育老师,王力是健身爱好者,说不定二人在训练的过程中受了伤,需要注射药物进行治疗。

“不。”法医否定了这种可能,根据他的检测,两名受害者的手臂和肩部都没有受伤或者病变的症状,而且两名受害者都是只有被取走的手臂有被注射过的痕迹。

宋新好像突然间明白了些什么,他向法医道谢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同态复仇_侦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