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太太是个年过七十岁的人,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好,很多时候都需要有人照顾。她有个儿子,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至今仍是单身,不过别人都说他对周老太太很好。而平时他们的家中也很少发生什么事。

但最近的一天晚上,周老太太和她的儿子却焦急的来到了肖乐的家里。肖乐是一名女警官,家住在离老太太住处不远的地方。平时,这附近的人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都首先来找她。

“我的钱被偷了,肖警官。”周老太太很着急的说。

“什么时候?”

“就前不久。”

“看到是什么人了吗?”

“看到了,虽然没有看到他的样子,但从背影和衣着上,我断定他是吴康。”周老太太面容坚定。

“吴康。”

肖乐一听这个名字就想起了这个人。吴康以前因为偷窃坐过牢,因为这样,她对他很熟悉。而且因为他也住在这附近,所以这一带的人也都很熟悉他。

“您这么断定是他?”肖乐想知道周老太太有没有更充分的证据。”

“对。我看到了那个人穿的衣服跟他的一模一样,所以一定是他。还有,前些日子我出去散步,偶然间还发现他在跟踪我,这更加说明那个偷窃者是他。你们也知道,我虽然已经老了,但还是有些钱的。”肖乐觉得周老太太说的很有道理。

“虽然是这样,但您始终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所以认定吴康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的。”肖乐认为这个案子还要进一步调查。

“那该怎么办?”周老太太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现在我需要把案子的过程清楚的了解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证据,您能把案发过程清楚完整的描述一下吗?”

“我想我能。”

“情况是这样的,今晚我像往常一样很早就睡了,而且很快进入了熟睡状态。但不久,我就听到什么被打破的声音,声音很大,所以我被惊醒了。醒后,我立刻打开灯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我发现我屋里的一个玻璃瓶被打碎了。然后我又看到我屋里的门也被打开了,那时我立刻觉得不对劲,于是立刻向客厅走去。”

“而当我来到离客厅不远的地方后,我发现一个人正朝外面走去,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是用白手帕包起来的。我一眼就看出那是我存的钱。而且他穿的衣服跟吴康的一模一样,所以我知道他是来偷钱的。当时我立刻追了上去,但因为我身体不好的关系,他还是逃走了。后来不久我儿子从屋里出来了,但一切都晚了。”

“接着我们就来找你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这是一定的。不过现在我得去你们的家里看看。”

于是肖乐跟着周老太太他们来到他们的住处。现在他们的客厅里还亮堂堂的,在加上屋外的路灯亮着,这座黑夜中的房子跟白天一样。

“您当时出来时这客厅里就这么亮着吗?”肖乐一进屋就问。

“不是,当时这屋里只有一个灯是亮着的,可能是他为了照明屋里的情况才打开的吧。”

“那能不能把这屋里的灯关一下?”肖乐想要证实一下她才发现的一个疑点。

“可以。”周老太太不解的点点头。

接着屋里的灯一个一个的关掉了,这使愿本明亮的屋子渐渐暗了下来。而当全部的灯关完以后,屋里并非黑的不见五指。因为外面路灯亮着的关系,屋里的情况可以明显的看清楚。

然后,他们又来到了周老太太的屋里。屋里除了那个被打破的玻璃瓶碎片外,还有一个抽屉被弄开了。周老太太说那是放钱的地方。

不久,肖乐在打量过屋里的所有情况后,带着疑惑的眼光看向了那些玻璃碎片。它们的位置处在一个角落里,离门和放钱的抽屉都有点远。

“玻璃瓶肯定是吴康在逃出这屋时不小心碰倒的。”周老太太指着那些碎片说道。

“您是说,那花瓶原先就在那个位置?”肖乐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对。”

肖乐沉默了起来。

“您被惊醒后,在屋里呆了多久?”片刻后,肖了又开口了。

“大约有三分钟吧。我行动不便。”

“三分钟?”肖乐认为从这间屋到走过客厅然后到屋外面,最多不过要一分钟。

“那当时这屋是亮着的吗?我是说那个小偷进来时开灯没有?”

“没有。因为我睡觉灯亮着是睡不着的,如果他开了灯我肯定会醒。”

“那您看这屋里有什么地方被那人不小心碰倒了吗?除了那玻璃瓶。”

“没有。”

“那好,就这样吧。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会去查一下吴康的。”

–黑屋里的凶手_侦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