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温热的舌探进黎美兰的唇内,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酥软,不由自主地开始喘息,喉间感觉燥热。突然,一股血腥的味道从喉间涌上来,黎美兰感觉到一阵恐惧,下意识地去看那个正拥着自己的男人,他英俊的脸庞瞬间变得血肉模糊,湿漉漉的血正一滴滴地滴向自己的唇边……

“啊!”黎美兰吓得大声尖叫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又做噩梦了,而梦中那个死状惨烈的男人正是她的前情人庄明。庄明是在一场车祸中丧生的,在他死之前,曾经给过黎美兰美好的婚姻承诺。

黎美兰是个半红不紫的女作家,和一个有点神经质的女作家搞婚外情,确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写侦探小说的她还是个天生的阴谋论和怀疑论者。

庄明死了一个多星期,他的一个朋友才打电话通知黎美兰,毕竟,她只是他不为人知的地下情人。黎美兰这才知道,出差后失踪了近十天的情人竟永远地离开了她,而且是死于一场车祸。

黎美兰默默地流了几天眼泪,庄明出差前还信誓旦旦地对她说,这次回来就会和妻子离婚,给她一个名分,没想到一步之差,她永远地成了见不得光的”小三”。

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后,黎美兰去庄明的墓地看他,碰巧庄明的妻子李梅也在。黎美兰假装路过,和她擦肩而过。突然,她那根敏感的神经感觉到李梅从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这让她心里突然蹦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庄明不是死于意外,他的死和李梅有关!

黎美兰跌跌撞撞地跑到公安局报案,要求他们调查清楚庄明的死因。

但警察对她的说法并不认同:”大作家,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庄明是在北京出差时出事的,开车撞他的是北京本地的一个富豪,因为妻子刚刚去世了,心神恍惚,再加上庄明酒后过马路时出现失误,才出了这起交通事故。我们对肇事司机进行了调查,他和庄明或李梅根本就不认识,而且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圈,背景清白。所以没动机进行蓄意谋杀。那么有钱的他,更不可能是你推测的被李梅雇凶杀人。”

晚上,黎美兰一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黎美兰知道,庄明早就在为结束这段婚姻做准备了,他悄悄地准备了一些资料,想在离婚时获得女儿的抚养权。因此,如果庄明这次没有出事,回来后应该会和李梅有一场腥风血雨的较量。黎美兰觉得,这就是李梅杀害庄明的动机。

动机有了。可李梅是如何安排这场谋杀的呢,那个肇事司机到底是同谋还是被利用的棋子,没有利益可言,他又为什么要帮李梅呢?

黎美兰决定正面出击,去会会李梅。没想到她这一去,竟真的找到了答案。

黎美兰的不请自来确实让李梅大吃一惊,她眼里燃烧的愤怒和痛苦让黎美兰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不错,其实李梅早就认识自己了。

但李梅比黎美兰想象中还要沉着,她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礼貌地问她:”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

黎美兰觉得,要想让这个自制力如此之强的女人露出马脚,不能走常规路线,必须要想办法激怒她。让她失去方寸,这样她才能露出破绽。

于是,黎美兰进一步毫无保留地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她还故意添油加醋地说:”庄明说过,他在银行的保险箱里给我留了一些东西,现在他人虽然不在了,但那东西是他留给我的,希望你能给我。其实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是我们两人在一起的纪念品。”

果然,再有涵养的女人也经不住情敌这样的羞辱,李梅终于暴怒了,她把压抑许久的痛苦全部爆发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走了别人的老公还能如此理直气壮?你不是作家吗,难道一点不懂礼义廉耻吗?告诉你,他什么也没留给你。”

黎美兰知道机会来了,她又添了一把火,说:”你撒谎,你根本就打不开他’的银行保险箱,说不定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在银行还有个保险箱,要想打开保险箱,需要密码,而这个密码就是我的生日。”在黎美兰赤裸裸的伤害下,李梅终于崩溃了,她哭着大吼:”他爱你又怎么样,最后也只能走上黄泉路!”

“是你杀了他!”黎美兰趁此机会,迅速质问。

“是啊,是我杀了他,那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就来抓我吧!”李梅疯狂地吼叫着,已经完全失去了她的优雅范儿。

“是的!是她杀的!”黎美兰的心随着李梅的叫嚣声颤抖起来,可另一个艰巨的难题摆在了她的面前:是啊,我该到哪儿去找证据呢?

黎美兰决定,去北京找找那个肇事司机。

肇事司机名叫洪武,是个身家千万的富豪,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在一所大学当老师。前段时间,洪武的妻子出了意外。妻子的突然离世让洪武痛不欲生,日日以泪洗面,精神恍惚,后来就开车时出了事。,

目前,洪武还因为撞死庄明的事被拘留,不过负责的警察告诉黎美兰,由于洪武愿意提供不菲的赔偿,而且已取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再加上当时庄明喝了酒,过马路时违反交通规则,自己也有责任,因此,极大可能会从轻发落。

对于黎美兰的推断,北京负责此案的警察同样给予了推翻,他说:”你说是庄明的妻子雇凶杀人,那她应该给洪武钱才对呀,可现在却是洪武要赔钱给李梅,哪有帮别人杀了人还要倒贴钱的。他们两人以前又从来不认识,这完全说不通,他没有杀人的动机啊!”

“可李梅亲口对我承认,是她杀了庄明。她早就知道我和庄明的事了。那天,我去找她的时候,她指责我不像个作家,她怎么知道我是作家,这说明她早就认识我了。那她为什么要装成什么都不知道,这肯定有问题……”黎美兰拿出当日和李梅的录音,放给警察听。

–无动机谋杀交易_侦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