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过后,一张无形的网掩盖着真相,

透过支离破碎的线索,

谨守职业操守的记者,

能让幕后操纵者曝光于世人吗?

天王洗浴中心凌晨三时突然起火,虽经消防人员奋力扑救,但后果严重:九名青年女子香消玉殒,一名十八岁男孩魂归故里。

因为事故重大,琼禹县县长夫牙子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他看到情况紧急,立即拨通了远在美国考察的县委书记求元的越洋电话。求书记听到夫县长的汇报后,沉吟片刻,马上指示三点:即刻召集公安、通讯、信访、宣传等部门领导,封锁消息;即刻向市领导请示处理方案;即刻调集公安干警,保护好事故现场。

夫县长按求书记电话精神,凌晨四点,召开有关单位一把手会议。他严肃宣布:根据县委求书记命令,从四点一刻起,无论是移动通信,还是中国电信,还有网通,一律中断信号到五点一刻!公安部门迅速安排警力,保证现场周围一百米之内无任何观望者!

夫县长的话音刚落,移动通信何经理便问:”夫县长,如果要中断信号一小时,须得省公司批准方可执行。”

网通公司朱经理也说:”夫县长,我们企业是要对客户负责的,否则,我们会被投诉!”

夫县长脸色阴沉,把手一挥:”我是目前地方行政主要领导,如果有问题,我负全责!希望大家以大局为重,统一行动,协助县委县政府处理好这次突发事故!散会!”

随后,夫县长又召集新闻媒体领导,亲自宣布:所有天明要见诸电台电视报纸的有关事故报道,均以宣传部的通稿为准,不准多一字,也不准少一字!

最后,他把宣传部长叫到办公室,耳提面命:我们暂时中断与外界联系,也只是为抢得时间,以防事故消息蔓延扩大,但终究纸包不住火,你们赶紧去事故现场了解情况,写出的东西要交县委常委讨论决定。

宣传部长不敢怠慢,急匆匆出门安排工作。

早五时,市领导一行来到现场,看到那个醒目的霓虹灯广告牌子上写着”天王洗浴中心”,就皱起了眉头问:”怎么?还没有换吗?”

夫县长赶紧布置人手去撤牌子,然后把手中准备发通稿的文章递给市领导,小声说:”市长,您看看文稿,写的是足疗馆。”

市长看了看文稿,说:”再把文字斟酌一下,估计下午各地媒体就会向你们杀来,要准备一个说得过去的东西,别让人家挑出什么毛病来。”

早上五点一刻,琼禹县城中断一小时的通讯又恢复了正常。当然,不管是移动通讯、电信,还是网通,他们后来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得不支付许多客户要求的经济赔偿。

果然,正像市长说的那样,各地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扛着长枪短炮,朝琼禹县城开来。经过市长拍板的新闻通稿发到了记者们的手中:琼禹县城”天王足疗馆”今日凌晨三时许发生特大火灾,九人重伤,一人死亡。目前,伤者正在县医院进行抢救。琼禹县委县政府领导去医院看望并慰问了伤员。火灾原因正在调查中。

记者们不满意这份仅仅不足一百字的东西,他们纷纷来到事故现场。可是他们想尽办法,也靠近不了那座烟熏火燎的建筑物。只能隔着百米以外,拍些照片,录录现场。但是,立刻就有公安人员走过来,厉声说:”不准拍照,不准录像!”

当天下午,好多人从网络、电视、手机短信、广播、报纸上知道了琼禹县发生了重大火灾,伤九人,死一人,其他的则一无所知。

晚上,琼禹县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记者招待会,所有的记者都被安排住进了乾坤大酒店。休息有豪华套间,吃喝有山珍海味,出门有县里同志陪同采访,方便极了。

不远五千里赶到的海燕电台记者侯来心里却十分难受,台里破例让他坐飞机来此采访,可是,就发一篇百十来字的新闻,实在说不过去。他不相信这起火灾像县里说的那样简单,凭职业感觉,这里面肯定大有文章。

他去县公安局采访,结果吃了个闭门羹。他又去工商局,因为他们是负责办理营业执照的。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倒是接待了他,却没有查到”天王足疗馆”的任何证件,并被告知:所有证件都被公安局收缴。

侯记者不甘心,晚饭后,他借口散步,出了酒店直奔县医院。从伤者那里,应该可以了解一些内情。

–谁在犯罪_侦探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