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野百合

汽车修理工赵进在二手车市拣个天大便宜:就是花3.5万元买了一台价值35万元的奥迪A6轿车。

这车足有九成新,各种状态良好而且手续齐全,赵进真怀疑车主是不是穷疯了。

他乐不可支地把车启动,来到车市门口,门卫惊奇看着这辆车嘟囔一句:”这车怎么又卖了?”赵进问:”你什么意思?这车不好么?”门卫连忙摇头,说:”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奇怪,这车一个月卖四次了,都是买了不几天回来再减价卖,真是邪门啊!”

赵进笑了笑将车开跑了。其实他心明净这车可能有点故障,不然能这么便宜么,不过自己修车技术是一流的,什么毛病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当下也不在意,直接将车开上高速公路测试,半天下来一切正常。于是他决定去老婆跟前炫耀一番。

赵进老婆叫李伊蕊,是市局刑警,一向喜欢车,等她见了这等好车乐得快晕过去了,直接钻进车里给赵进一阵狂吻,然后坐上驾驶位开车在市里兜起风来。

赵进把买车经过说了,李伊蕊兴奋地说:”太便宜了,就是有毛病你会修怕什么!”

自此,夫妻俩整天抢着开车,一周过去了,车也没出什么毛病。这天,李伊蕊对赵进说,这回正好有车了,你去郊区给我妈接来小住几天,我想我妈了。赵进立即同意了,开车上了高速,以最快的速度向郊区开去,车子过一个弯道时候他稍微减慢速度,看到前面有个里程碑写着14公里,他知道离郊区已经不远了。这时,怪事发生了,他的方向盘竟不受控制地向外旋转,车子一下子向道下冲去,赵进吓得心都快蹦出来了,急忙使劲全身力气一回舵,车子才从道牙子边转了回来,赵进吓出一身冷汗,用手去擦额上的汗水,一抬头发现后视镜里有个女人,披头散发,满脸是血,一双眼睛正冷冷地看着他。他妈呀一声踩了刹车,胆战心惊的回头看去,后座却什么也没有。这大白天见鬼吓坏了赵进,当下丈母娘也不想接了,把车开到前面便道掉了头,便往回开,不想还是在刚才的地方方向盘失控,不同的是这次方向盘是往里转,车子依然向里程碑方向冲去。赵进一脚踩刹车不想刹车也失灵了,危急之中,拼命转舵却感觉似有一双手和他对抗,他用尽吃奶力气才把方向盘转过来……

好不容易把车开回家来,赵进已经魂不附体了。李伊蕊见没将老妈接回来,老公又吓成这样,便急忙问出了什么事?赵进哆哆嗦嗦地说了经过,李伊蕊根本不相信会有这等事情,便说,明天咱俩去,我倒要看看你说的是真的么?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伊蕊开车和赵进一起上了高速公路,等远远看见14公里里程碑时,李伊蕊早早减了速,赵进紧紧抓住老婆的手臂,说:”注意了,昨天就在这里。”李伊蕊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双手却稳稳把握方向盘慢慢行进,不想车子一上弯道,方向盘鬼使神差地向外转,李伊蕊怎么回舵也打不过来,车子失控般滑下高速,向路旁的树林里冲去,李伊蕊夫妻俩吓得闭上眼睛紧抱在一起,感觉像末日到来。车突然一顿停住了,两人张开眼睛面面相觑,良久,打开车门下了车,一瞧之下,不禁惊恐万分。这车子是撞上一个土包才停住的,被车刮去一层覆土的土包里,赫然躺着一具尸体,那尸体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一阵恶臭在空气中弥漫。

李伊蕊毕竟是刑侦人员,虽然感觉事情怪异,但是定下心来,她走近前仔细查看,发现尸体是一个女子,胸部和颈部已经骨肉模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被重物碾轧的。”是,车轧死的!”李伊蕊肯定地说。赵进却胆战心惊地问:”你说世间有没有鬼魂之说?”李伊蕊说:”按说没有,但许多怪异的事情连科学也无法解释。”赵进说:”车子一到这里方向盘就失控,而且我又在车里看见满脸是血的女人,能否就是说这一切都是这个女子的鬼魂在作怪?”李伊蕊深思良久,忽然说:”这是一宗大案,我们报警吧!”

市刑侦人员不一会儿都到了,尸体被装上车,赵进的车子也被弄出来,大家一起回到市局。两个小时后验尸结果出来:死者是一个30岁左右的妇女,死于车轮碾轧,死亡时间大约50天左右。按伤口状况分析,死者先是被撞击胸腹部,然后颈部又被碾轧,据创伤部位和胎花印痕的结论,肇事车辆是轿车。李伊蕊心里一动,带刑侦人员来到赵进的车前验证胎花,最终结果是,赵进这辆奥迪A6就是肇事车辆。

市局把这个案件交给李伊蕊所在小组进行侦破。

–一束野百合_侦探故事–